2024年06月19日星期三

名人书信

康德书信《致约翰·雅可布·恩格尔》1779年7月4日

27 致约翰·雅可布·恩格尔1779年7月4日尊贵的、至堪敬慕的教授先生:在这良好的鉴赏力日益加剧堕落的时刻,只有为数不多的人还在试图通过在语言的纯洁性、质朴纯真、兴致等方面树立真正的典范,从而维护德国的荣誉。能够同一个在这为数不多的人中如此出类拔萃的人物一起,进入一些文献活动的团体,使我感到非...

康德书信《致约翰·舒尔茨》1788年11月25日

43 致约翰·舒尔茨1788年11月25日德高望重的、极为尊敬的先生:在关系到纠正人类认识,尤其是诚挚地、直言不讳地描绘我们的能力的著作中,不是通过隐瞒自己体系中出现的错误,也不是通过拉党结派、说人坏话从而制造幻象,而是在任何地方都以“以诚待人”这句话作为座右铭,这完全符合我的思维方式。因此,我...

康德书信《致约翰·舒尔茨》1784年2月17日

35 致约翰·舒尔茨1784年2月17日阁下,从邓厄尔先生那里得知,您已经准备把自己对批判哲学所作的详细的、同时也是通俗的研究交付出版,这使我感到非常愉快。我曾经打算把一些东西提供出来,供您选用,看是否对您的意图有些用处。我觉得,这些东西将有助于防止误解,在某些方面,也有助于使我的著作更易于理解...

康德书信《致约翰·舒尔茨》1783年8月26日

34 致约翰·舒尔茨1783年8月26日看到像阁下您这样思想深刻的人物在我的尝试性活动中助我一臂之力,真使我感到非常高兴。尤其使我高兴的是,对于最重要、最合目的性的东西来说,您善于处处作出与我相同的概括,而且善于理解我的心意。对于几乎没有人理解我这种状况,我感到非常委屈。此外,我也很担心,在一个...

康德书信《致约翰·卡斯帕尔·拉法特》1775年4月28日

15 致约翰·卡斯帕尔·拉法特1775年4月28日尊贵的朋友:年轻的霍尔斯泰因—贝克王子的陪同人卢斯特先生和社交待臣冯·内格莱因先生,希望我能把他们的主人引荐给一位遐迩称誉的人物。我是在给这位王子上课的时候认识他的。我认为,他是一位具有天赋和良知的年轻人。他计划到瑞士去学习。我夸耀了您对我的亲切...

康德书信《致约翰·亨利希蒂夫特隆克》1797年10月13日

88 致约翰·亨利希蒂夫特隆克1797年10月13日尊敬的朋友:得悉您与贝克先生(请代我向他致敬)的商谈,我很高兴,但愿商谈的结果能够使双方达成一致。同样使我高兴的是,得知您打算从我的批判著述中搞一个解说性的摘要。此外,您同意我不参与此事,对此,我表示感谢。值此机会,我请您谨慎地对待我的超批判朋...

康德书信《致约翰·亨利希·萨姆埃尔·弗尔门》1763年6月28日

6 致约翰·亨利希·萨姆埃尔·弗尔门1763年6月28日高贵的、博学的教授先生极为尊敬的先生:我高兴地从《柏林日报》上读到,我的文章在王家科学院会议上被宣布为极其接近于获奖的作品。这篇文章用的箴言verum animo satis haec etc(真理充满了心灵,它们……)出自卢克莱修的长诗,...

康德书信《致约翰·亨利希·兰贝特》1770年9月2日

11 致约翰·亨利希·兰贝特1770年9月2日高贵的先生至堪敬慕的教授先生:借此机会,由我论文答辩的辩护人,一位能干的犹太大学生,把我的答辩论文呈送给您,以求尽可能地消除因我长期没有回复您的珍贵来信而可能引起的误解。这种可能的误解使我深感不安。不是别的,正是在您这封来信中感受到的震动重要性,导致...

康德书信《致约翰·亨利希·兰贝特》1765年12月31日

8 致约翰·亨利希·兰贝特1765年12月31日先生:您的来信赐我以荣耀,再也没有比它更能使我感到愉快和满意的了,因为我把您看作德国首屈一指的天才人物,这只不过是表达了我坦率的看法。您有能力对我主要从事的那种研究作出一些重大的、持久的改善。我没有及时给您应有的答复,请您不要把这归咎于我的拖沓。因...

康德书信《致约翰·亨利希·蒂夫特隆克》1798年4月5日

91 致约翰·亨利希·蒂夫特隆克1798年4月5日尊贵的朋友!非常高兴能读到您的来信。尤其使我高兴的是,我看到您如此坚决地维护批判事业的纯洁性,澄清批判哲学,并且勇敢地捍卫它。您的成就已经表明,您永远不会有理由对此感到后悔的。关于我的短篇著作集,如果您能在撰稿前,或者在交付出版前,把它寄给我,使...

康德书信《致约翰·亨利希·蒂夫特隆克》1797年12月11日

90 致约翰·亨利希·蒂夫特隆克1797年12月11日极为尊敬的朋友:尽管我被各种各样互相干扰的工作搅得思想难以集中,但我仍然不让完成这些工作的最终目的在这最后的时刻从我的视野里消失。您于11月5日给我的来信使我感到非常愉快,其中有一段话就是:“如何理解《纯粹理性批判》第177页那个介绍怎样把范...

康德书信《致约翰·哥特利布·费希特》1797年12月

89 致约翰·哥特利布·费希特1797年12月极为尊敬的朋友:对您的来信,我的答复耽搁了九个月,如果您把这看作缺乏友谊和不礼貌,我对您也几乎不能责怪什么。不过,如果您知道了我的健康状况以及年迈所引起的虚弱,您就会认为我的行为是可以原谅的。一年半以来,这种身体状况迫使我放弃了一切讲演活动,这当然不...

康德书信《致约翰·哥特利布·费希特》1793年5月12日

73 致约翰·哥特利布·费希特1793年5月12日可敬的人,我衷心地祝贺您幸运地得到了闲暇,以便献身于重大哲学问题的研究,虽然您认为,关于您希望在何处以及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消受这个闲暇的问题,最好还是保守秘密。到目前为止,您的成名之作《一切启示的批判》我只读完了一部分,就被中间插入的工作打断了。要...

康德书信《致约翰·哥特利布·费希特》1792年2月2日

61 致约翰·哥特利布·费希特1792年2月2日阁下,您要求我告诉您,是否能够为您在目前严格的书报检查中未获批准的作品谋求一种补救办法,以使它不致完全被扔到一边去。我虽然没有通读您的作品本身,但您的来信引用了这部作品的主要命题,即“按照理性,对一种给予的启示的信仰,不能建立在奇迹信仰之上”。就我...

康德书信《致约翰·戈特黑尔夫·林德耐》1759年10月28日

5 致约翰·戈特黑尔夫·林德耐1759年10月28日高贵的先生极为尊敬的硕士先生:借助贝伦斯先生的好意,我向阁下您致以最衷心的感谢,感谢您对我多次表示友好关注。能与贝伦斯先生这样一位可敬可爱的朋友结识,真是一件幸事。我想,这应该归功于那个想法,按照您那一贯的友好方式,大概您已经事先代我把那个想法...

康德书信《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800年7月8日

99 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800年7月8日尊贵的老朋友:两卷本的《驳赫德尔的后批判》(它使您获得了全面的荣誉)这个礼物,在我心中唤起了我们一起度过的令人愉快的岁月。那时,我们曾经历了真、善,以及我们两人永远不会忘却的事情。我现在已经77岁了。由于身体虚弱(尽管如此,...

康德书信《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798年10月19日

95 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798年10月19日尊贵的朋友!通过您那详尽的来信,您不断地给我足够的机会,使我甜蜜地回忆起我们那始终不渝的友谊。现在,由于特尔托夫萝卜,请允许我再次激起这种周而复始的回忆。我期望,今年冬天,您仍然能够费心供给我这种萝卜。不过,我不愿意让您...

康德书信《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795年10月15日

84 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795年10月15日尊贵的朋友:您在去年送我的特尔托夫萝卜把我给宠坏了,以致本地的萝卜再也不能合我的胃口了。您能否慷慨地再给我弄来一些这种生活必需品?我可以告诉您商人约·康拉德·雅可比的地址,在那里付给车夫货物和运输的费用,或者以任何一种您...

康德书信《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790年4月20日

52 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790年4月20日您3月3日的来信真使我感到高兴。您期待我马上作出回答,但我这么晚才给您回信,委实不是我的过错。因为我直到前天才看到您这封信。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德·拉伽尔德先生于3月10日从柏林给我寄来了一包校样,内容一直到“N”,但我是在...

康德书信《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790年3月25日

50 致约翰·戈特弗里德·卡尔·克里斯蒂安·基塞维特尔1790年3月25日尊贵的朋友,得知贵体依然欠安,使我深为忧虑。您同时接手那么多的工作,可能就是贵恙的部分原因。但是,我担心您在下午还要从事许多脑力劳动,甚至在晚上还要工作到很晚,这倘若没有一个健壮的体魄作基础,则无论对脑力还是体力,都是有害...

康德书信《致约翰·弗里德利希·布卢门巴赫》1790年8月5日

53 致约翰·弗里德利希·布卢门巴赫1790年8月5日高贵的、尊敬的先生:很荣幸现在介绍给您的医学博士雅赫曼先生是我以前的学生。他希望很好地利用在哥廷根作短暂停留的时间,得到一位名流的亲切教导。就此机会,我对您去年寄给我有关生成本能的著作表示衷心的感谢。您的著作使我受到多方面的教益,尤其是在两种...

康德书信《致约翰·本明·艾哈德》1799年12月20日

97 致约翰·本明·艾哈德1799年12月20日尊贵的朋友:收到您从柏林的来信,得悉您在那里不是为了听课,而是为了在那里居住,这使我很开心。一方面,这是由于我那很糟的健康状况,我并没有疾病,更多的是感到不适;另一方面,是由于有了这样的前景,即可以不断地通过文献方面的新闻得到消遣,并且焕发新的精神...

康德书信《致约翰·本明·艾哈德》1792年12月21日

69 致约翰·本明·艾哈德1792年12月21日亲爱的朋友:您对迟迟见不到我早在一年多以前就该写的回信有点不满,对此,我是决不会责怪您的。不过,我也不会把这算作我自己的过错。因为清除这种延误的原因,已非我力所能及,与其说我能描述这些原因,倒不如说我只能感觉到它们。您的友谊是我能够信赖的,甚至它也...

康德书信《致约翰·贝林》1786年4月7日

38 致约翰·贝林1786年4月7日阁下,您的思想深刻、阐述明晰的论文以及您寄给我的两封信,对我来说是非常令人愉快的惠赠。我迟迟没有问答您的第一封信,一直拖到我终于认识到,没有任何关于我的讲演的笔记能够满足您的要求,但这时,我觉得再回信已经太晚了。而后一封信我又是在众多的事务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收到...

康德书信《致约翰·贝尔诺利》1781年11月16日

31 致约翰·贝尔诺利1781年11月16日高贵的、极为尊敬的先生:阁下本月1日的来信,我于10日才收到。要满足您在信中提出的要求,透露某些有关兰贝特书信往来的事情,不仅需要在文献活动中对一位著名人物应有的义务,而且需要我本人的兴趣,这种兴趣是与介绍这位人物密切相关的。但是,要按照您的期望,令您...

康德书信《致约翰·埃利希·比斯特尔》1794年5月18日

76 致约翰·埃利希·比斯特尔1794年5月18日尊敬的朋友!在结束我们两人之间的著作事宜之前,我必须赶快把已许诺的文章寄给您。倘若在这期间,这种著作事宜已经结束,则请您将这篇文章寄给耶拿副主祭艾哈德·施米特教授先生的《哲学杂志》。我感谢您报告给我的消息。我可以证明,任何时候我都没有违背良知、越...

康德书信《致约翰·埃利希·比斯特尔》1792年7月30日

65 致约翰·埃利希·比斯特尔1792年7月30日极为尊敬的朋友,据我猜测,为使我的前一章书在《柏林月刊》上获准发表,您作出了种种努力,因此没有按照我过去的请求,把它立即寄还给我。现在,我再次重复这个请求,因为我别有用途。而且请立即寄出。由于没有后继的部分,前面的文章必然会在您的《月刊》上造成一...

康德书信《致约翰·埃利希·比斯特尔》1781年6月8日

30 致约翰·埃利希·比斯特尔1781年6月8日高贵的博士先生尊敬的朋友:我为讨人喜欢的埃特纳提供了一些小小的赞助,阁下把这看作帮了您的忙,这证实了您那崇高的思想境界,同时也使我时刻准备为您效劳,如果您以后肯赏光有所吩咐的话。也许正是这种使我感到愉快的信念,导致了《全德丛书》上那篇涉及我与善良的...

康德书信《致约阿希姆·亨利希·卡姆佩》1794年7月16日

78 致约阿希姆·亨利希·卡姆佩1794年7月16日尊贵的、杰出的人:您在我永远忘不了的6月27日的来信中提出的善良建议,出自体贴入微的心灵,同时还伴随着在对待善行方面的极大的爱护和委婉的担忧。您的建议使我深受感动,尽管利用这个建议的情况并不存在,但我还是应该表示衷心的感谢。我们城市的指挥官(本...

康德书信《致约阿希姆·亨利希·卡姆佩》1777年10月31日

19 致约阿希姆·亨利希·卡姆佩1777年10月31日尊敬的朋友:获悉对自我保存的担忧迫使您作出决定,遗弃博爱学园,以挽救您和您的家庭免遭毁灭,对此,我感到非常惋惜。如果由于缺乏支持,为公众的福利而结合起来的人们被工作的沉重负担所压倒,而我们这个时代的公众却冷漠无情地看待这件事,那么,对于人的本...

康德书信《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4年7月1日

77 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4年7月1日最尊贵的朋友:您就一本计划中的著作向我通报了您关于“原初的附加”(即作为主体规定的表象与一个和它相互区别的客体的关系,通过这种关系,表象不纯粹是感觉,而是知识的一部分)的想法,您的每次来信都使我感到愉快,这次,除了稍作以下说明之外,我没有什么要再...

康德书信《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2年12月4日

68 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2年12月4日尊贵的人,由于您在11月10日的来信中,允许我推迟4个星期再作答复,而这封信也只不过超了几天,因此,我相信,随信寄去的这些说明不会到得太晚。在此,我必须首先提醒您:由于我无法假定,在给我寄来的抄件中,页码和行款与您手中的是否完全一致,因此,如果...

康德书信《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2年7月3日

64 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2年7月3日尊贵的朋友,阻碍我回复您上次来信的原因,肯定不是我低估了您向我提出的问题,而是我当时从事的另一些工作和我的年迈。现在,年迈使我绝对不能让任何异样的东西打断我对研究题材的思考,若不然,线索一旦放下,再拾起来就不大可能了。在我看来,表象在一个概念中的...

康德书信《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2年1月20日

60 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2年1月20日尊贵的朋友:您去年12月9日的来信我已收到,但回信却让您久等了,不过这责任并不在我。因为我现在承担了许多紧迫的工作,但年迈却又使我意识到了一种通常不会感到的必要性,即就我所研究的某个对象来说,在我结束这项任务之前,不能让任何胡闹打断我的思维。若...

康德书信《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1年11月2日

59 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1年11月2日尊贵的硕士先生:您10月8日的来信使我感到高兴,但我的回信却有点晚了。但我仍希望不算太晚,以免耽搁您的工作。长期以来,我的系主任工作和其他工作困扰着我,使我甚至把回信的计划也排挤掉了。您担心,纯粹为了点收入而同一帮讨厌的书商打交道。这种担心是有...
康德书信《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1年9月27日

康德书信《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1年9月27日

58 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1年9月27日尊贵的朋友,特附上哈特克诺赫给我的来信,从中您可以看到,由于哈特克诺赫希望有一位能干的人,能够并且愿意从我的批判著述中,按照他自己的风格作一个摘要,并且在其中融进他自己思维方式的独创性...

康德书信《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1年5月9日

56 致雅可布·西吉斯蒙德·贝克1791年5月9日高贵的硕士先生珍贵的朋友:您来信谈到自己走上了新的生活道路,当上了一名学校教师,这个消息以及您送给我的论文使我非常高兴。这篇论文充分证明,您具有为此所必需的重要技巧。不过,它同时也使我想起了一个因疏忽而犯的错误,我希望能够弥补这个错误。当您第一次...

康德书信《致雅可布·林德布罗姆》1797年10月13日

87 致雅可布·林德布罗姆1797年10月13日尊贵的主教先生极为尊敬的先生:有劳尊驾探究我的族系,并把您的研究结果通知我,这是完全值得感谢的。尽管从事情的状况来看,无论对于我,还是对于别的什么人,都不可能从中得到任何一种现成的好处。我的祖父来自苏格兰,住在普鲁士——立陶宛的城市梯尔西特。上世纪...

康德书信《致威廉·克利希顿》1778年7月29日

21 致威廉·克利希顿1778年7月29日阁下,我毫不怀疑,一旦您确信一个为世界的福利而建立起来的机构是有益的,就可以期望您对维持和赞助这一机构给予极大的、同情的关注。由巴泽道夫开创的学园,现在由沃尔克全权领导。在这个不知疲倦、为改革教育事业而降生的人物的领导下,学园焕然一新。由博爱学园出版的信...

康德书信《致神学院》1792年8月底

66 致神学院1792年8月底我荣幸地给阁下们送去三篇哲学文章,它们应该与在《柏林月刊》上发表的那篇文章一起构成一个整体。呈送的目的不仅是为了请你们审查,而且也是为了请你们评判,神学院是否认为自己有权审查这部作品,这样,哲学院就可以根据这部作品的标题,毫不迟疑地行使他们的审查权了。因为在这里,按...

康德书信《致莫色斯·门德尔松》1783年8月16日

33 致莫色斯·门德尔松1783年8月16日可敬的先生:的确,对根茨先生的儿子这位前程无量的年轻人来说,不可能得到更有效的推荐信了,因为这是一位我对其才能和品质极其崇敬和爱慕的人为他提供的。您预先已经假定我对您持有这种看法,并把这种看法估计在内,使我没有必要再向您作出这种保证,看到这一点,真使我...

康德书信《致莫色斯·门德尔松》1766年4月8日

9 致莫色斯·门德尔松1766年4月8日先生:承蒙您的关照,转交了我寄去的文章,对此我表示衷心的感谢。我十分乐意随时为您效劳,以回报您的友谊。您对拙文的语气感到惊讶,我认为,这恰好证明了您对我正直性格的好评。甚至您对我这种性格模棱两可的表现深感不满,我也觉得是可贵可亲的。事实上,您将永远不会有机...

康德书信《致马丽娅·冯·赫伯特小姐》1792年春

63 致马丽娅·冯·赫伯特小姐1792年春您充满感情的来信出自一颗必然是为德性和正直所塑造的心灵,这样的心灵是易于接受德性和正直的教诲的,因为这种教诲在自身中不包含任何阿谀奉承的东西。因此,您的来信把我引向这种教诲要求我加以注意的方向,也就是说,它要我对它进行设身处地的思考,为它思索一种进行纯粹...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89年5月26日

47 致马库斯·赫茨1789年5月26日最尊贵的朋友,每次收到您的来信,都使我感到真正的高兴。在发展您那卓越的自然禀赋方面,我作出了一些微薄的贡献,您对此怀有那样高贵的感激之情,这是我的大多数学生所没有的。当一个人行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这要比他看到自己的一生没有白过,曾把一些人,哪怕只是很少几...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81年5月1日

28 致马库斯·赫茨1781年5月1日高贵的、珍贵的朋友:这次复活节博览会将出版我的一本书,书名为《纯粹理性批判》。它是由哈特克诺赫的贝·格鲁内特出版社在哈勒印刷的,销售事宜由柏林的书商施柏纳先生负责。我们曾在《可感世界和理知世界》这个名称下共同讨论了一些概念,这本书就包含了所有从这些概念出发的...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9年1月

26 致马库斯·赫茨1779年1月尊贵的先生可敬的朋友:冯·诺尔滕先生是一位令人喜欢的年轻骑士,通过他,我已经收到了您友好地惠赠予我的门德尔松先生的纪念章,对此,我表示衷心的感谢。在比斯特尔秘书先生的信中,海因茨博士曾向我保证,您的讲座赢得了普遍的、非常的赞誉。现在,克劳斯先生又对我说了同样的话...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8年12月15日

25 致马库斯·赫茨1778年12月15日尊贵的朋友:尽管我没有马上满足您的委托,但这绝不是我把它忘掉了。因为要弄到一份哲学全书讲座的笔记,又不花费时间去通读它,或者对它加以某种改变,对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尽管如此,我现在仍把它寄给您,因为您也许可以从中发现或者猜测出某种东西,可以帮助您系...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8年10月20日

24 致马库斯·赫茨1778年10月20日极为尊敬的、极为尊贵的朋友:能为我正直的、以自己的禀赋孜孜不倦地工作的朋友效劳,对我来说,在任何时候都是令人愉快的、重要的事情,更何况在这件事情上,我的朋友由此而获得的赞誉还会反过来给我增光。不过,要完成委托给我的这件事情,委实困难不少。在我的学生中,最...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8年8月28日

23 致马库斯·赫茨1778年8月28日极为尊敬的朋友:顺从您的要求,特别是考虑到一个与我自己的兴趣密切相关的意图,只会使我感到非常愉快。但是,若要像您所要求的那样迅速地办到,则是不可能的。所有这些东西都取决于我的学生的勤奋和技巧,这在任何时候都是棘手难办的事情。这不仅是因为,能在某个时候拥有一...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8年4月初

20 致马库斯·赫茨1778年4月初杰出的、尊贵的朋友:您的那些信使我产生了一种感受,按照我自己的鉴赏力,这种感受使我深深地体验到生活的甘甜。在某种程度上说,它似乎是另一种生活的先兆。我的主要目的是:传播善良的、建立在基本原则上的意向,把这种意向巩固在善良的心灵中,并由此为发展禀赋指出唯一合目的...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7年8月20日

18 致马库斯·赫茨1777年8月20日高贵的医师先生尊贵的朋友:今天,您的朋友门德尔松先生离开了这里。我可以冒昧地说,他也是我值得尊敬的朋友。他性情温柔,精神活泼,头脑清晰。在哥尼斯贝格的亲密交际中,能有这样一个人,真是一种难得的精神食粮。这是我在哥尼斯贝格深感欠缺的东西,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6年11月24日

17 致马库斯·赫茨1776年11月24日高贵的医师先生尊贵的朋友:从弗里德伦德尔先生那里得知,您的医药学实习进展很顺利,对此,我感到非常高兴。这是一片广阔的田地,在这里,除了它能够带来的好处之外,知性由于保持着适度的劳动,而不是像在我们的大分析家,例如鲍姆嘉登、门德尔松、伽尔韦等人那里所遭遇的...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3年底

14 致马库斯·赫茨1773年底高贵的先生尊贵的朋友:得知您的工作进展顺利,我感到非常高兴。但更使我高兴的是,在您的来信中,我看到了友好的怀念和友谊的标志。您能在一位强干的教师指导下,进行医药学实习,按照我的愿望,这是很合适的。在年轻的大夫学会应当怎样正确地开始工作之前,教堂的墓地是不会被提前占...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2年2月21日

13 致马库斯·赫茨1772年2月21日高贵的先生珍贵的朋友:如果您由于迟迟不见我的回信而感到愠怒,那么,您在这件事情上虽然没有冤枉我,但是,倘若您从中得出了不愉快的结论,我还是请您以您自己对我的思维方式的认识为根据吧。我不想再作任何申辩了,只想简单地给您谈一谈我的思想活动的方式,正是这些思想活...

康德书信《致马库斯·赫茨》1771年6月7日

12 致马库斯·赫茨1771年6月7日尊贵的朋友:我在通信往来中表现得有点粗心大意,对此您有什么意见吗?您的良师益友门德尔松先生和兰贝特教授先生又有什么意见?这些正直的人一定认为,我这个人很没礼貌,对他们在给我的来信中所付出的精力,给予了很差劲的回报。如果他们决定,再也不让我的信引诱他们耗费这种...

康德书信《致路德维希·亨利希·雅可布》1787年9月11日

40 致路德维希·亨利希·雅可布1787年9月11日高贵的、尊敬的先生:对您寄来的优秀著作以及您在上次来信中告诉我的令人愉快的消息,我愿借此机会,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祝贺您获得教授职位。托尔纳的小册子很适用于逻辑课,依我愚见,应该陈述在《批判》中已经说明的必然性,仅仅在作为思维的形式规则的总...

康德书信《致路德维希·恩斯特·鲍罗夫斯基》1790年3月6日—22日

49 致路德维希·恩斯特·鲍罗夫斯基1790年3月6日—22日您问我,目前日益加剧的这种耽于狂想的倾向是从哪里来的,如何才能消除这种弊病。对于精神病医生来说,这两个问题是一个难以解决的任务,就像几年前风靡世界、在维也纳所说的俄国感冒(流行性感冒)一样,那场病使许多人不断地病倒,后来却自己突然消失...

康德书信《致莱昂哈德·欧拉》1749年8月23日

1 致莱昂哈德·欧拉1749年8月23日高贵的先生博学而著名的教授先生极尊敬的先生:鉴于阁下您的重大成就,世人对您负有普遍的义务。这种义务可以解释我的冒昧行为,即把拙著《关于活力的真正测算的思想》进呈于您,以求明断。我自不量力地妄想考察自然力量的真正尺度,以求发现莱布尼茨先生和笛卡尔先生的辩护士...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多夫·威廉·胡弗兰德》1797年4月19日

85 致克里斯多夫·威廉·胡弗兰德1797年4月19日阁下,但愿您已经收到了我通过柏林的大卫·弗里德伦德尔先生转交给您的信件,在信中,我对您关于延长寿命的赠书表示了感谢。现在,我荣幸地向您介绍一下莫瑟比先生,他是一位在哥尼斯贝格出生的、具有英国血统的年轻人,他才华横溢,知识渊博,志向坚定,行为端...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多夫·弗里德利希·赫尔瓦格》1791年1月3日

55 致克里斯多夫·弗里德利希·赫尔瓦格1791年1月3日高贵的、尊敬的先生:很荣幸地现在介绍给您的尼科罗维先生是我过去的学生,他是一位很有思想的年轻人。他希望利用在欧丁作短暂停留的时间,结识一下您那可敬的朋友圈子。在大城市里,聚集这样一个圈子的尝试往往是白费力气,但它对人的身心却是非常有益的。...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蒂安·亨利希·沃尔克》1778年8月4日

22 致克里斯蒂安·亨利希·沃尔克1778年8月4日至堪敬慕的朋友:如果我在这里堆砌起只有最大的谄媚才能想起的颂词,那么,它们确实也只不过是表达了我心灵中正直、真诚的信念。您是那项事业的最后支柱,单是那项事业的思想,就足以令人心潮澎湃了。现在,它的参加者们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您的身上了。不顾如此众...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蒂安·亨利希·沃尔克》1776年3月28日

16 致克里斯蒂安·亨利希·沃尔克1776年3月28日尊贵的先生极为尊敬的教授先生:值此向您转达一个对我的委托,我怀着由衷愉快的心情,向阁下您,倾吐我对您那杰出的博爱学园的极大关切。罗伯特·莫瑟比先生是在这里落户的一位英国商人,也是我尊贵的朋友。他期望能把自己的独子乔治·莫瑟比送到博爱学园,托付...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蒂安·哥特利布·赛勒》1792年2月24日

62 致克里斯蒂安·哥特利布·赛勒1792年2月24日尊贵的、至堪敬慕的先生:自从您送我《论……现实性与观念性》这篇文章之后,已经快3个月了。对于您的善意,我还没有给予任何回报。但是,这肯定不是出自对您向我表示的关注缺乏敬意,或者出自对不利于我的论据的轻视。我本来想以发表作品的形式作出回答,如果...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蒂安·戈特弗里德·许茨》1797年7月10日

86 致克里斯蒂安·戈特弗里德·许茨1797年7月10日尊贵的人,虽然不是出自您的要求,但您给我们共同的杰出朋友,宫廷布道人舒尔茨先生的来信,却促使我利用这个机会,向您表示我的愉快心情,祝贺您的健康状况比长期以来传闻的更好。一个为公共福利而积极活动的人,必然会生活愉快、健康长寿。在所说的来信中,...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蒂安·戈特弗里德·许茨》1787年6月25日

39 致克里斯蒂安·戈特弗里德·许茨1787年6月25日值得尊敬的朋友,但愿哈勒的格鲁内特先生已经把我的《批判》的第二版给您寄去一本了。如果还没有,请您将里边所附的一封信通过邮局寄给这位先生。如果您认为有必要为这个第二版写一篇书评,那么,请您提醒人们注意其中的一个抄写错误,这个错误使我感到很尴尬...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蒂安·戈特弗里德·许茨》1785年11月底

37 致克里斯蒂安·戈特弗里德·许茨1785年11月底如果理性把自己规定一般客体的主观条件看作客体本身可能性的条件,那么,在主要问题上,可敬的门德尔松的著作就可以被看作一个欺骗我们理性的杰作。阐述这种欺骗的真实特性,使知性彻底地摆脱这种欺骗,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尽管如此,除了在关于真理、假象...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蒂安·戈特弗里德·许茨》1785年9月13日

36 致克里斯蒂安·戈特弗里德·许茨1785年9月13日在《文学总汇报》上,您清楚地表示了对我在文献方面的微薄努力的强烈兴趣。此外,您正确地阐述了我的这种努力,您就我们的概念的要素所列的卓越表格尤其使我受益匪浅。所有这些,都使我产生了极大的谢意,并促使我在实施由您公布于众的计划时,不辜负您所激起...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蒂安·伽尔韦》1798年9月21日

94 致克里斯蒂安·伽尔韦1798年9月21日尊贵的朋友!我必须马上向您报告:9月19日,我收到了您情意深长、鼓舞人心的书和信(非常遗憾,我找不到这封信的日期)。关于您的病体的描述,实在令人震惊。您置此于不顾、依然乐观地为世界福利而工作的精神力量,在我心中激起了极大的敬佩。如果您设身处地为我着想...

康德书信《致克里斯蒂安·伽尔韦》1783年8月7日

32 致克里斯蒂安·伽尔韦1783年8月7日极为尊敬的先生:很久以来,我就敬仰您那明晰的哲学头脑和由于博学广闻而升华的鉴赏力。您那出众的才能受到疾病的阻碍,不能结出对世界有益的成果,对此我和苏尔策都很惋惜。现在,从您那可敬的来信中,我非常满意地看到了清楚的证据,证明您为人忠诚可靠、通情达理,正是...

康德书信《致卡尔·施柏纳》1793年3月22日

70 致卡尔·施柏纳1793年3月22日尊贵的人:您于3月9日寄给我的来信,我已于17日收到,这使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它使我结识了您这样一个人,您富有高贵的同情心,并不仅仅关心商业利润。不过,您建议至少加上一些针对当今时代状况的附录,为《柏林月刊》上的文章《关于一种出自世界公民意图的普遍历史》新...

康德书信《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94年3月28日

75 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94年3月28日尊敬的先生尊贵的朋友:您决定改变传播您的周密见解的地点,我衷心地祝愿,就像你要去的地方的人们肯定会受益一样,您的决定对您自己来说也是有益的,您的一切愿望都将得到满足。此外,我还希望,尽管我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按照您的要求通盘思考您给我的杰出信...

康德书信《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91年9月21日

57 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91年9月21日尊贵的人,您怎么能够也一时对我产生了怀疑,把我因疏忽而犯的错误归结为我对您的反感,哪怕仅仅是一点点冷淡呢?许多这样的错误,我自己已经承担起来了,而反感和冷淡我也只是对那些天知道只会机械背诵的追随者们表露过。即使不谈对您这样一位如此可爱可敬人物...

康德书信《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89年5月19日

46 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89年5月19日尊贵的朋友,我要为12日寄给您的说明再附上关于前两期哲学杂志的说明。这是一种很让人讨厌的工作(因为它必须纯粹是纠正词意的歪曲),即便是您,也不会要求我做这样的工作。但尽管如此,为了一开始就在学术界面前揭露一个只会玩弄阴谋诡计的作者的浅薄和错误...

康德书信《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89年5月12日

45 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89年5月12日我的最珍贵的、最亲爱的朋友,衷心地感谢您向我表达了您的友好意向,它和您的卓越的赠礼一起,正好在我生日的第二天到达我这里。一位犹太画家列夫先生在未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为我画了一张肖像,据我的朋友们说,肖像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像我的,但是,一位绘画行...

康德书信《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88年3月7日

42 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88年3月7日尊贵的人!请接受我最衷心的谢意。感谢您为一项事业所付出的辛劳以及给予它的关注。这项事业也许是由我给予了第一次推动,但它的完成、明朗化以及传播,却必须寄托于才华横溢的、富于正义感的年轻人,例如您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您的阐述方式明白易懂,惹人喜爱,同...

康德书信《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87年12月28日、31日

41 致卡尔·莱昂哈德·莱因霍尔德1787年12月28日、31日卓越可敬的人,我读完了您那些使我的哲学增光的优美书信,这些信不仅优雅无比,严格认真,同时还在我们这个地区引起了所有可以预期的反响。因此,我更加希望,把您的思想与我的思想完全一致的情况,以及我对您在通俗地解释我的思想这方面取得的成就的...

康德书信《致卡尔·克里斯多夫·许恩》1802年4月28日

100 致卡尔·克里斯多夫·许恩1802年4月28日高贵的牧师先生极为尊敬的先生:我于4月17日收到了阁下于3月16日惠赐我的来信。在来信中,我得悉了两个使我感到欣慰的消息,不仅得悉了阁下对我侄女的照料,而且得悉了您同她的结合。对这两件事,我都怀有真诚的关心,此外还有最好的祝愿。我的力量一天天地...

康德书信《致卡尔·戈特弗里德·哈根》1800年4月2日

98 致卡尔·戈特弗里德·哈根1800年4月2日一位自称陶里纽斯这本书的作者原来叫施蒂里施,陶里纽斯这个名字是根据Stier(Taurus)(公牛)这个词的类比取的。的印刷商写了一部游记。他到过日本,对这部游记的真实性,人们是可以信赖的。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如果把熔化了的铜倒在水上,铜就会平安...

康德书信《致卡尔·弗里德利希·司徒林》1794年12月4日

81 致卡尔·弗里德利希·司徒林1794年12月4日最尊敬的先生最尊贵的朋友:承蒙您的好意,送给我您现已完成的著作《怀疑主义史》,这是一部既有用又艰深,而且洞察力很强的著作。我把它当作您对我的可贵好感的一个标志,对此,我以同样的心情向您表示感谢。对您那封使我非常高兴的来信,我也表示同样的感谢,尽...

康德书信《致卡尔·弗里德利希·司徒林》1793年5月4日

72 致卡尔·弗里德利希·司徒林1793年5月4日值得尊敬的人,对您1791年11月9日的来信和珍贵的礼物《基督教体系批判的思想》,我迟迟没有作出应有的答复,请您不要把这看作缺乏关注和谢意。我本来打算把这封回信附上一份类似的礼物送给您,但由于被一些意外的工作所打断,一直耽搁到现在。很久以来,在纯...

康德书信《致亨利希·容施蒂林》1789年3月1日之后

44 致亨利希·容施蒂林1789年3月1日之后尊贵的人,您充满兴趣地注视着一切涉及人的规定性的研究,这种兴趣为您的思想境界带来了荣耀。绝大多数思辨思想家都没有感觉到这种兴趣,而只是被自己学派的利益或者自己的虚荣所吸引。您追求着学说和希望的可靠根据,试图在福音中寻求这种追求的满足,寻求真正智慧的不...

康德书信《致国王弗里德利希二世》1756年4月8日

3 致国王弗里德利希二世1756年4月8日至尊至强的国王至善的国王陛下:我一向尽心竭力,期望能尽量称职地在陛下您的大学里为您效劳。怀着这样的意图,我选择哲学诸学科作为我研究的主要领域。所以,就像对待哲学的其他所有部分一样,我也从不放过时间和机会,全副精力地改善逻辑学和形而上学。关于我自己的实用性...

康德书信《致国王弗里德利希·威廉二世(草稿)》1794年10月12日后

79 致国王弗里德利希·威廉二世(草稿)1794年10月12日后国王陛下,您于今年10月12日给我的命令使我负担了以下谦卑的义务:第一,我在《纯然理性界限内的宗教》和其他文章中滥用了自己的哲学,歪曲并贬低了圣经和基督教的许多主要教义和基本教义,从而,我犯有玩忽一个青年导师的职守和违背国君最高意图...

康德书信《致格奥尔格·克里斯多夫·利希滕贝格》1798年7月1日

93 致格奥尔格·克里斯多夫·利希滕贝格1798年7月1日极为尊敬的人!现在,我荣幸地介绍给您的冯·法伦海德先生,将要在我过去的学生、应考生勒曼的陪同下,到您的大学里就读。他的父亲尚还健在,是一位非常幸运,在才能和思维方式等方面天赋都很高的人。法伦海德先生要求我把他介绍给一位导师,这位导师不仅要...

康德书信《致格奥尔格·亨利希路德维希·尼科罗维》1793年8月16日

74 致格奥尔格·亨利希路德维希·尼科罗维1793年8月16日阁下,您打算运用您在自己的祖国获取的知识,并打算事先就如何以妥善的、对您自己有利的方式做这件事征求我的意见,我认为,这是一个证据,证明了您那缜密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没有像通常发生的那样,由于旅游的兴致而堕落得只知道寻找差事。您打算...

康德书信《致弗里德利希·席勒》1795年3月30日

83 致弗里德利希·席勒1795年3月30日极为尊敬的先生:能够结识像尊贵的朋友您这样一位学者,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人物,并且能够建立和培植与您在文献方面的交往,对我来说,只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您在去年夏天告诉我关于一个刊物的计划,我已准时收到,最近,还收到了这个刊物的前两期。您关于人的美感教育的...

康德书信《致弗里德利希·尼科罗维》1798年5月9日

92 致弗里德利希·尼科罗维1798年5月9日阁下:对您1798年5月2日的来信,我的答复如下:在给胡弗兰德教授先生的杂志寄去“哲学—医学”部分的时候,我就曾经告诉他,他可以做主把这篇文章刊登在杂志上,如果他愿意,也可以把它单独刊行。当时,我还没有计划把这本《学科之争》写成3个部分,即哲学院与神...

康德书信《致弗里德利希·亨利希·雅可比》1789年8月30日

48 致弗里德利希·亨利希·雅可比1789年8月30日高贵的、至堪敬慕的先生:承蒙阁下居中介绍,以及商务枢密顾问费舍尔先生为我预订,文蒂施格勒茨伯爵先生送我的礼物以及他的哲学著作,已经准确无误地到我手中,我还通过书商西克斯特,及时收到了《形而上学史》的第一版。在您方便时,请代我向这位先生转达我衷...

康德书信《致弗兰措斯·特奥多尔·德·拉伽尔德》1794年11月24日

80 致弗兰措斯·特奥多尔·德·拉伽尔德1794年11月24日阁下:对您11月8日寄给我、同月22日到达的来信,以及您寄来的一部《青年阿纳哈尔斯希腊游记》和一部《米夏尔·蒙田关于各种对象的思想和见解》,还有附加的礼物、其见解使我感到非常愉快的《社会哲学》,我表示衷心的感谢。我并不知道,您在给我赠...

康德书信《致弗兰措斯·特奥多尔·德·拉伽尔德》1790年3月25日

51 致弗兰措斯·特奥多尔·德·拉伽尔德1790年3月25日上星期一,也就是3月22日,我通过邮局给阁下寄去了最后一批手稿,共有10张导言和序言以及2张题目,加在一起还不到3个印张(交稿的日期比您给我规定的最迟期限还早两天)。如果您能用比正文小一点的字母排印导言,我会非常高兴。如果能像我希望的那...

康德书信《致迪特利希·路德维希·古斯塔夫·卡斯滕》1795年3月16日

82 致迪特利希·路德维希·古斯塔夫·卡斯滕1795年3月16日高贵的、极为尊敬的矿务监督官先生:能够荣幸地收到阁下的来信,并且由此而结识阁下,以便在必要时利用在您的专业中的广泛的科学知识,使我感到非常高兴。借助于哲学,所有这些知识都有某种亲缘关系。但是,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却使我很不愉快。大约在...

康德书信《致大学校长和评议会》1758年12月11日

4 致大学校长和评议会1758年12月11日本地高等学府的校长阁下杰出的秘书长先生极为尊敬的、极其卓越的评议会诸位先生:由于极为尊敬的神学博士和教授、前任逻辑学和形而上学编内教授基波克先生不幸去世,本地大学的上述职位产生了空缺。在多年来的学术生涯中,尤其是自从我在这个大学里担任讲师职务以来,出于...

康德书信《致阿尔·布莱希特·冯·哈勒》1749年8月23日

2 致阿尔·布莱希特·冯·哈勒1749年8月23日先生:我荣幸地给您寄去一本《关于活力的真正测算的思想》。由于您的主题很重要,所以我冒昧地恳请您公布这篇论文,把它刊登在合适的地方,使其规格不致与其享有的荣誉不匹配,以鼓励世人对其中提出的理由作出精确的、无偏见的研究。在自然学说中,如此多的东西取决...

康德书信《致阿伯拉罕·戈特黑尔夫·凯斯特纳》1793年5月

71 致阿伯拉罕·戈特黑尔夫·凯斯特纳1793年5月值得尊敬的人!请您接受我对您的感谢,感谢您那智慧的、富有教益的来信(这封来信是由我给旅行路过哥廷根的雅赫曼博士写的推荐信为我争取来的)。为了证明我这种感激之情,除了给您寄去一篇延误到现在才出版的文章之外,我确实找不到更适当的机会。您当时提醒我用...

康德书信《人类是否在不断地向善进步?》(译自《康德全集》第7卷第79-94页)

重新提出的问题:人类是否在不断地向善进步?1.人们在这里想知道什么?人们要求有一部人的历史,不是关于过去时代的历史,而是关于未来时代的历史,因此,它也就是一部预告的历史。如果它不是按照已知的自然规律(例如日食和月食)安排的,那么,它就被称作预卜的但却是自然的;然而,如果它仅仅是通过超自然地通报和...

康德书信《回答一个问题:什么是启蒙?》1784年9月30日

回答一个问题:什么是启蒙?启蒙就是人从他自己造成的未成年状态中走出。未成年状态就是没有他人的指导就不能使用自己的知性。倘若未成年状态的原因不在于缺乏知性,而在于缺乏无须他人指导就使用自己知性的决心和勇气,那么,这种状态就是自己造成的。Sapere au-de!(要敢于认识!)要有勇气使用自己的知...

康德书信《关于与费希特知识学关系的声明》1799年8月7日

96 关于与费希特知识学关系的声明1799年8月7日1799年1月11日,在《埃尔兰根文学总汇报》第8期上,布勒的《先验哲学大纲》一书的评论者以学术界的名义向我提出了郑重的要求,对此,我声明如下:我把费希特的知识学看作完全站不住脚的体系。因为纯粹的知识学不多也不少,恰恰就是单纯的逻辑。单纯逻辑的...

康德书信《关于一种出自世界公民意图的普遍历史的观念》(译自《康德全集》第8卷第15-31页)

关于一种出自世界公民意图的普遍历史的观念无论人们出自形而上学的意图制造出一个什么样的意志自由概念,意志的现象,即人的行动,也与其他任何自然事件一样,都是按照普遍的自然规律被规定的。无论这些现象的原因多么隐蔽,以叙述这些现象为己任的历史仍然可以使人产生以下的期望:如果历史从总体上考察人的意志自由的...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