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传记

李清照年谱

李清照年谱

李清照传记2023.02.28
李清照年谱一岁(公元1084年,宋神宗元丰七年),清照生于济南(今山东章丘明水)。父李格非,字文叔,“苏门后四学士”之一,《宋史·文苑传》有传,有《洛阳名园记》等著作传世。母王氏,元丰宰相王珪之父王准的孙女,善属文。六岁(1089年,宋...
李清照其人其词

李清照其人其词

李清照传记2023.02.28
李清照其人其词面 影李清照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是一个异彩。但她崛起于大宋这个时代,似乎并不完全是偶然。“华夏民族文化历千年之演变,造极于赵宋之世。”两宋文化的空前繁荣,给她提供了土壤。两宋文化清雅阴柔的审美气质,给她提供了契机。而宋词,...
李清照传记:子虚为友

李清照传记:子虚为友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子虚为友终于,清照抵达了莱州,再见那个在心里念了千万次的人。纵然是心有准备,却依然难抑心中悲戚。这时的明诚,不但纳了妾,还蓄养了歌妓。任何一个时代都是一样的,有哪个女子愿意看到他的心里还有其他人的位置?她只有怔怔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和...
李清照传记:著写词论

李清照传记:著写词论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著写词论清照以其才学赢得婉约词宗主之名,可见她的词学成就之高,而与此同时,不得不提的便是她的一篇词学理论专著——《词论》。《词论》可算是中国词史上第一篇系统的词学专论,对于中国词学的发展可谓是起到了里程碑的作用,有着重要的意义。但是而今...
李清照传记:征鸿过尽

李清照传记:征鸿过尽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征鸿过尽我们望着隔了岸的岁月,在璀璨的星光下颤抖。自以为心中能装满原谅,只要有爱,便能给委屈的自己一个妥善的交代,却不曾想过,生命总需一种信仰支撑,从中获得延续的力量。爱情太短,当一切轻易崩塌,才发现,最不肯放过的,还是自己。明诚到底是...
李清照传记:长门闺怨

李清照传记:长门闺怨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长门闺怨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着意过今春。——《小重山》我弹过《梅庵琴谱》里的古琴曲《长门怨》,低音区大量的吟猱,如深居妇人的泣诉...
李清照传记:远赴寻夫

李清照传记:远赴寻夫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远赴寻夫人生有情皆过往,每一段因缘,聚合有时,离散有时,不是你我可以做主的。若是都要计较,倒不如当初不要相遇,不要沉恋于这顷刻的欢娱里。原来,桐花万里路,只不过芳菲一时,山水不欠,谁也不是谁的归宿。在深爱里的人,听不进任何的劝告,遮住自...
李清照传记:元祐祸起

李清照传记:元祐祸起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元祐祸起如果没有那一场劫难,是否就不会有别离?岁月安然,她就可以保持往昔的心志,囊下所有的幸福于怀中,固守天真,淡然来去。只是生命如一杯搁置已久的茶,越喝越寒,直到人世荒凉,惊醒了这一场缤纷旖旎的梦,打乱了她优雅行走的脚步,才发现,她也...
李清照传记:一别永诀

李清照传记:一别永诀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一别永诀如果这是生命最后的告白,那么你将向谁诉说即将而来的命劫?所有的祈望,随着他的离去,轰然倒塌,蹿起的火光,猝然灼伤了你深藏的魂灵。我知道,我们都知道,你成了这世间翩跹孤寂的舞者,极力伸展羽翅,裸露出苍白的梦。若是没有他,这爱恨情殇...
李清照传记:烟火与共

李清照传记:烟火与共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烟火与共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三日前,催妆的花粉送至清照手中,轻轻一吸,淡淡幽香缓缓漫起,宛若女子的千千心事,纷纷扬扬,是前世今生再也难解的情尘。事前的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皆不需她操心,不过是插上定亲金钗,半是羞喜半...
李清照传记:寻寻觅觅

李清照传记:寻寻觅觅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寻寻觅觅夜色缱绻,万籁俱寂,素月高悬,晚风吹过,带下了一串串的胭脂泪。罗帏凄清,红烛泪下,炉烟缭绕,莲花漏转,在这样的天空下,闺阁重帐内,夜夜如斯,她便是如此虚耗着自己生命,寂寂地坚持着守望的姿势。一枕黄粱春梦,注定了这一生的孤孑。往日...
李清照传记:相思难寄

李清照传记:相思难寄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相思难寄与君既已执手结缡,何忍轻言离别?这朝朝暮暮的牵挂,如同路上丛生的荆棘,不可退避,稍一分神便被伤得无声无息。或许还会偶尔忆起花烛洞房里的那一方喜帕,盛烈的鲜红,映着满腔的情意,一晌贪欢。如若可以守住一时的安稳,也许她可以对窗外的喧...
李清照传记:武陵人远

李清照传记:武陵人远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武陵人远屏居的时光,有如斜插鬓间的一枝嫣红,娇羞若滴,正是人间芳菲四月天,浅黛恬静,不知世间流转。她的爱是直率的、坦白的,没有过多的修饰,也没有铮铮的誓言。春露滴下来,扰乱一片隐秘心事,泛起轻轻的欣喜。这样的幸福,并没有惊动任何人,甚至...
李清照传记:梧桐应恨

李清照传记:梧桐应恨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梧桐应恨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鹧鸪天》此篇写于建炎二年(1128)秋,这时候,明诚已任江宁知府,清照贵为知府夫人,衣食总是无...
李清照传记:望断归路

李清照传记:望断归路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望断归路还记得,那一年,芳菲若海,香雪盈肩,他就这样来到她的身边。同是如许春深,身后飞舞着的恋恋风尘,在她的生命里,刻下了一个名字,再也磨灭不去。从不曾想过,他会隔岸而去,留下一个影子,在阳光的照映下,更显面目全非。不是说好要一辈子吗?...
李清照传记:同结连理

李清照传记:同结连理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同结连理我是那么的相信,所有的相遇,不过是前生未了缘分的再续,是故人的久别重逢。这不需要意志去坚守,不需要在忘川河边痴痴地等待,那是故事里最为自然的继续,没有谁可以追寻,也没有谁可以拒绝。情之所在,也仅是低眉浅笑间的一缕心思,弱水三千,...
李清照传记:逃难金华

李清照传记:逃难金华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这一年,她五十一岁,逃难金华。那些在紫陌年华翻飞的浪漫诗情,到如今,只剩下一身缟素的衣裳,守着时光的荒凉。思念是这漫长的黑暗当中唯一的光,深埋在乱世里,撕裂,愈合,无法回头……她用笔墨描出生命道道皱褶,待到打破了镜花水月的想象,回归真实...
李清照传记:岁月静好

李清照传记:岁月静好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岁月静好一生太长,总有一些人事会随时光而去,擦肩而过,再也寻不回来。太长,以至于在一个人的日子里,竟看不见生命的尽头是何其的惶然,而答案又显得那么的渺茫。于是往后的日日夜夜,都仅剩下一片灰寂,没有生机。一生又太短,总有一些人事想努力记起...
李清照传记:失尽遗珍

李清照传记:失尽遗珍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失尽遗珍从明诚离世后,清照强抑着丧夫之痛,只身颠沛流离,拖着病躯,几个月来为追及帝踪而历尽艰辛,海路陆路相继而行,不辞劳苦,难道仅仅为了找到弟弟李迒,以求一安身之所吗?那一股支撑她坚强地面对苦难的力量,并不是缘于此,而是因为一件关于“玉...
李清照传记:生为人杰

李清照传记:生为人杰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生为人杰每说起南宋这段历史,眼前总浮现金戈铁马中那个顶天立地的身影,耳边总呼啸而来一曲壮怀激烈的英雄悲歌。那是抗金名将岳飞,一生戎马倥偬,精忠报国,数次北伐,收复多处大宋河山,金人闻岳家军而丧胆,大快人心。眼见乘胜势而追击,迎二帝、报国...
李清照传记:人比花瘦

李清照传记:人比花瘦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人比花瘦只是寻常女子,心里眼里生生地也满是他的好。于是,她在离别的日子里,书写着长相思,一点一点,洇染了整个岁月。天若咫尺,人分南北,依旧只有苍凉的坚守。人间四季,也抵不过一刻相思。柳永说:“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辜负的时光,好...
李清照传记:憔悴东篱

李清照传记:憔悴东篱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憔悴东篱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是她心里最简单的愿望,却还是不抵世相的无情。从当年初见时的惊喜,到二十年的离离合合,再到而今的背离,恍若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迁,原来不过是刹那的光阴。《仁王经》里有道:“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
李清照传记:屏居青州

李清照传记:屏居青州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屏居青州终是倦极无言,世间繁芜不过弹指云烟,当年那个“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灵动活泼的少女,早已不记得那些饱满纯粹的日子了。离别的时光,那么久,那么久,久到足以掏空一切眷念。若是没有人提醒,连悲伤都快要忘记了。她的心里,生出多少隐逸...
李清照传记:难堪折枝

李清照传记:难堪折枝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难堪折枝又到了寒梅盛放的季节,清照撑着病躯,再看她所钟爱的雪梅,自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想当年,她曾写梅姿“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又说“此花不与群花比”,尽是自矜自得的意味。那时的她,正是新婚,欢愉之情显于表。一缕芳...
李清照传记:明月入梦

李清照传记:明月入梦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明月入梦她绝代的才华,如阳光与清露般温润着当时的文坛。因着数曲小词,再加上张耒、晁补之等文豪大家的极力称赏推荐,多少人愿上门一睹芳容,看看这位正是二八佳岁的才女到底是怎样的惊艳。显赫的家世,美丽的年华,动人的才情,如隔在云端的神秘,让京...
李清照传记:梅香暗留

李清照传记:梅香暗留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梅香暗留何人在说:一月气聚,二月水谷,三月驼云,四月裂帛,五月祫衣,六月莲灿,七月兰浆,八月诗禅,九月浮槎,十月女泽,十一月乘衣归,十二月风雪客。一年四季,云像变幻无穷,世事更易无常,倒更像女子的一生,几度春至,几度秋凉,几度夏花灿烂,...
李清照传记:绿肥红瘦

李清照传记:绿肥红瘦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绿肥红瘦当细雨湿了流光,那曾经涩涩的无忧青春,那被温暖的日光宠溺着的岁月,在不知不觉中,已淡了光影。骑在竹马上的那些纯粹的快乐,也随之渐行渐远。直至尝有三分愁绪,才明白,这朵洁美娇羞的小花,已徐徐绽开,开成红尘陌上最绚丽的风景……淡荡春...
李清照传记:囹圄风波

李清照传记:囹圄风波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囹圄风波如若,这不过是一场赌注,她并不会料到的是,输的不仅仅是希望。岁月相催,如何能不问因果?这里面,经历了太多滋味,遗世的悲伤,成了不可磨灭的宿命。我们看不见立于繁花摧落之中的清照,看不见她的单薄、她的寡淡……生命里突然闯入的意外,并...
李清照传记:莲初长成

李清照传记:莲初长成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莲初长成那一季,山东章丘的明水湖,烟波荡漾,清可濯缨。风乍起,水光潋滟,如若清丽少女明澈的双眸。人间事本就纸短情长,掬一捧春水,研一湖墨香,守一叶云影,采一寸月光,是哪位温和而聪慧的女子,把这座小镇所有的故事攥在手里,填满了含蓄的诗意?...
李清照传记:泪融残粉

李清照传记:泪融残粉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泪融残粉她在沉郁的日子里,生生地心疼,但也依然能看到春的希望。人们只道清照不堪这日复一日的浓愁闺怨。我却以为,灰色的眼睛,是无法捕捉到自然里那些细致生机的。纵然,她还是在渲染“浓愁无好梦”的气氛,可你看见了吗?她尚为春而心动。那一颗渴望...
李清照传记:空梦长安

李清照传记:空梦长安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空梦长安往事只堪哀,身为大宋的子民,面对国仇家恨,终究无能为力,有志者会在危难中奋起,而大多数人,都只能在变幻的尘世浪涛中沦陷。南宋的建立,是所有人的希望。他们以为,大宋千秋万世,总有一天,会让施恶者加倍偿还民族血泪的代价。清照则用笔去...
李清照传记:空对烛花

李清照传记:空对烛花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空对烛花泛黄的往事,被浸泡在酒里,一任思绪泛滥,清晰若在眼前,却又触手不及。在这样的夜里,一个人慢慢地尝,欲醉难休。那残留舌尖的苦涩,和镜中憔悴的容颜,提醒着日子的孤清。任你如何挣扎,也摆脱不掉映在苍白墙上的那身影,一如别离的愁绪,像鬼...
李清照传记:旧时情怀

李清照传记:旧时情怀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旧时情怀还是明诚走后的这一年秋,清照写了一首诗《偶成》:十五年前花月底,相从曾赋赏花诗。今看花月浑相似,安得情怀似昔时。只是一秋芳华、一窗月,就把这哀切的思念推向了极致。韶光犹在眼前,一朝便历成身后劫。回忆成了最悲伤的呻吟,在灵魂深处,...
李清照传记:教郎比看

李清照传记:教郎比看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教郎比看她的新婚生活如同一场绚丽芬芳的杏花雨,让众看客都醉于其中,不忍惊扰。春去春回,属于书中人的故事,从开场到落幕,无须向任何人交代,经已散去。唯有我们,还陷在那些或清香、或残破的情节里,各自成梦。在烟尘飞扬的路上奔走、为了生计与名利...
李清照传记:花词寄韵

李清照传记:花词寄韵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花词寄韵《全宋词》载录的清照四十七首词中,咏物词占的比例几近半数,其中又以花木意象为最,而花木中以“咏梅”出现的最多。古人曾道:“搜求于象,心入于境,神会于物,因心而得。”又有言:“但见情性,不睹文字。”清照的咏物词正恰如此,借物象而造...
李清照传记:国破南渡

李清照传记:国破南渡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国破南渡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乱世里,个人的恩怨其实真如沧海之粟,湮没在每一场战役里,微不足道。纷乱的世道甚至让人忘记了疼痛,每个人都只会记得一个选择,要么苟且于世,要么殉身就义……乱世的天空只有哀号,所有的光华都已黯淡无色,没有谁可以逃离...
李清照传记:归去来兮

李清照传记:归去来兮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归去来兮三生石上一笔一画的尘缘,注定在轮回深处,只许有一次的邂逅。于是放空了自己,只为等待那一笔绚烂,书写最浓烈的爱情。那是人生在世,唯一的救赎。如果人的一生只若优昙花的修炼,守三千年才得一夜的盛放,那么清照屏居青州的日子,正是她最美丽...
李清照传记:归鸿声断

李清照传记:归鸿声断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归鸿声断宋高宗对金退避妥协、卑躬屈膝的政策,直接导致了南宋政权在最初时的动荡状态。宋高宗贪图安逸,苟且偷安,听从奸臣黄潜善、汪伯彦的话,一路南逃至扬州,然后压制主战派,排斥李纲,杀害支持抗战的志士。其时,权奸误国,宦官干政,将领们不以民...
李清照传记:浮槎来去

李清照传记:浮槎来去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浮槎来去似乎是一段很久远的故事,在遥遥的时光长河里,找不到属于彼此的温暖归途。银汉迢迢,隔着一声叹息。那里经年触摸不到边际的空虚,任你千言万语,也抚慰不平心上的皱褶。鹊桥长恨,搭不了牵牛织女的天长地久。一年一夕的相逢,是有心人因不忍而填...
李清照传记:颠沛流离

李清照传记:颠沛流离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颠沛流离光阴最为无情,伉俪恩爱已是不可触及的痛,那些留在纸墨上的往昔,沾有相携陌上的花香,还有脉脉深情的温软细语,点点滴滴,仿若风烟一般消散,徒留的只是生者无可复加的哀伤。她久久凝望天际的繁星,或有璀璨的一颗,宛似他的模样。而在人间,他...
李清照传记:打马图赋

李清照传记:打马图赋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打马图赋绍兴三年(1133),清照有诗句:“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抔土。”原来,激荡在她心中的那一股爱国热情并没有由此沉寂,只是这种民族忧患意识显得更加深沉,一腔赤诚,都表现在诗句中。当年五月,宋高宗任命尚书吏部侍郎韩肖胄为端明殿学...
李清照传记:催落梧桐

李清照传记:催落梧桐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催落梧桐清照曾经为明诚写有一篇祭文《祭赵湖州文》,全文已经散佚,就剩下了一对残句:白日正中,叹庞翁之机捷。坚城自堕,怜杞妇之悲深。这里是两个典故。“白日正中,叹庞翁之机捷。”话说唐代有一位禅门居士庞蕴即将入灭,他让自己的女儿灵照到外面观...
李清照传记:词名方显

李清照传记:词名方显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词名方显道贺的宾客来往于汴京李府上,官场上的你来我往纵是名如李格非也无法自如应对。刚荣升为礼部员外郎的他,看起来并无特别的欢喜,倒是想起家中寂寞,打算把妻女从清冽自然的泉城接到繁华的汴京。共享团圆之余,也好让聪敏的女儿看看这煊赫的朝代。...
李清照传记:病中再嫁

李清照传记:病中再嫁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病中再嫁三寸日光,拉长了的红尘之上,是她孤苦的绝望。野渡无人,隔岸遥望,遍开的曼珠沙华,装饰着她天上人间相逢的梦。浮槎来去,却承载不起她的思念。爱情那么重,青衫旧了,岁月凉了,竟也没有放轻丝毫。魂归何处,只怕,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寻找了……...
李清照传记:病起闲思

李清照传记:病起闲思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病起闲思风波渐息,嘈杂的人声也离她越来越远。芳华染尘,指下灵性犹在。一念花开,一念花落,她并没有被这世间的污浊侵染,依然是那个才高传世的词女。风吹来,把忧伤摊开,也就无所谓希望,无所谓绝望了。再行走陌上,没有轻歌浅吟,没有芳翠欲滴,没有...
李清照传记:最思念的,还是旧人

李清照传记:最思念的,还是旧人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最思念的,还是旧人这一年的秋天,似乎格外凄冷。思念,便在这样一个秋日浓烈得无以复加。也许,余生都必将伴着这般蚀骨的痛,直到与故人在另一个世界重逢。清照回想起十五年前,她与明诚还是那样恩爱的一对夫妻。他们在青州隐居,趁着花开时节出门赏花,...
李清照传记:最美的青春,正含苞待放

李清照传记:最美的青春,正含苞待放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最美的青春,正含苞待放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处。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欧鹭。故事的开篇,一切都带着岁月静好的模样。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在阳光下酝酿着一场绽放。故事的主人公,已经准备好与这个世界开始一场邂逅。不知...
李清照传记:最好的爱情,是我在闹,你在笑

李清照传记:最好的爱情,是我在闹,你在笑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最好的爱情,是我在闹,你在笑从小到大,清照都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子,这才塑造了她纯净率真的心境。她总是以为,岁月会永远这样美好,两个彼此相爱的人,也将这样一直相爱下去。她的天真,终将为她带来最惨痛的打击,若清照早点看透人世冷暖,或许在面对...
李清照传记:自由的代价太惨烈

李清照传记:自由的代价太惨烈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自由的代价太惨烈然而,如清照这般倔强的女子,怎么可能在张汝舟的铁拳之下妥协?她无数次在心中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一定要让世人看到张汝舟这张丑恶的嘴脸。她将自己的遭遇全部告诉弟弟李迒,在弟弟的帮助下,清照开始搜集张汝舟虐待自己的种...
李清照传记: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清照传记: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与同年代的女子相比,清照无疑是生命的宠儿。她有着最开明的父母,不用被所谓的戒律捆绑在庭院中。于是,清照有了自由的脚步,只要她兴致所至,便能大大方方地走出家门,到广阔的天地中尽情地呼吸自由的空气。去郊外游玩已经成为...
李清照传记:政治哪有读书有趣

李清照传记:政治哪有读书有趣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政治哪有读书有趣分别两年,清照终于再次踏上了前往京城的土地,京城的景象没有任何变化,清照在见到明诚的那一刻,却觉得恍如隔世。他们无法在众人的视线之下紧紧拥抱在一起,只能隐忍着心中的激动,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十指紧扣,生怕稍一松手,便又是一...
李清照传记:缘,妙不可言

李清照传记:缘,妙不可言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缘,妙不可言女儿家的情思,已经蒙上了一层羞赧。闺阁中的清照,依然习惯将自己的心事寄托在诗词中,李府门外的世界,似乎人人都在为她的婚事操心。不知是谁传出了当朝礼部员外郎李格非准备为其千金寻觅如意郎君的消息,一时间,前来提亲的媒婆几乎踏破了...
李清照传记:一转身,便是一辈子

李清照传记:一转身,便是一辈子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一转身,便是一辈子对于爱情,清照一向是执着的。她觉得,爱情可以战胜时间,战胜平凡,甚至超越生死。与明诚成亲的那一日,她就已经决定,将自己此生的爱情交付予他,无论沧海桑田,世事变迁,都不会更改。可是,如今这样的明诚,让清照如何继续深爱下去...
李清照传记:乡愁最是难挨

李清照传记:乡愁最是难挨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乡愁最是难挨秋日已经快要过去,白昼依然漫长。闲坐房中,清照却内心不安。她想为南宋朝廷做些什么,却又因身份与性别的限制而无事可做。她想起了东汉末年的王粲,那个文采飞扬的“建安七子”之一,纵然满腹才华,却因躯体羸弱而没能得到刘表的重用。一怒...
李清照传记:我与你,共赴来生

李清照传记:我与你,共赴来生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我与你,共赴来生在无法出门的天气里,清照便留在家中整理《金石录后序》,那里凝结了她与明诚无数个温柔的瞬间,纵然岁月凉薄,只要翻开明诚留下的那些文字,仿佛便能从黑暗中探寻到一丝曙光。五十一岁,是清照此时的年纪,她脸上的道道褶皱都是岁月描摹...
李清照传记:万水千山踏遍,终是客

李清照传记:万水千山踏遍,终是客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万水千山踏遍,终是客清照的出现,的确唤醒了明诚对她的那份爱,对于清照的到来,明诚是高兴的,然而也仅仅是高兴而已,他不再愿意走进她的内心,去体会她的感受,分享她的喜乐。歌妓与小妾的陪伴,让明诚沉陷在温柔乡中,早已无心去照顾清照的心思与感受...
李清照传记:他的爱情充满算计

李清照传记:他的爱情充满算计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他的爱情充满算计一个名叫张汝舟的男人,就这样闯入了清照的生命当中。原本清照与这个人并不相识,他却在清照重病时频繁探望,并自称是明诚在国子监太学时的同窗,当时正担任右奉承郎监诸军审计司的职务。听到明诚的名字,清照觉得与面前这个人的距离拉近...
李清照传记:是该理解,还是该原谅

李清照传记:是该理解,还是该原谅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是该理解,还是该原谅从始至终,清照都没有责怪过明诚,那是他们夫妻之间无需言说的默契。清照能够理解明诚的无奈,但凡明诚能有解救父亲的方法,便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清照随父回乡归宁。她更知道,明诚走上仕途,不过是皇帝对赵挺之施恩,明诚根本无心为官...
李清照传记:十八岁,远得像前生

李清照传记:十八岁,远得像前生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十八岁,远得像前生一场淅淅沥沥的夜雨,打扰了清照的幽梦,从梦中醒来,就再无睡意。她回想着刚刚做的一个梦,梦中的明诚早已在莱州为她准备好了一切,正满面笑容地等待清照的到来。清照多期盼梦境可以成真,她也偷偷安慰自己,说不定明日就会收到明诚的...
李清照传记:若时光重来,愿与你一夜白头

李清照传记:若时光重来,愿与你一夜白头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若时光重来,愿与你一夜白头身边少了一个人,仿佛连生命都变得不完整,更令她渐渐无法找回曾经的自我。再难以接受的现实,也只能一点一点地接受。原来,永恒的不只是爱情,还有离别的苦痛。不是未曾想过,若是当初低头与命运妥协,或许能继续与明诚过着神...
李清照传记:若你向我靠近,我便向你狂奔

李清照传记:若你向我靠近,我便向你狂奔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若你向我靠近,我便向你狂奔这世间最难熬的滋味,莫过于不知期限的等待。清照不知道这种夫妻分隔两地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春去春来,又再度离去,她对明诚的思念浸透了严寒与酷暑,终于迎来了一个黎明。命运对清照的恩赐,便伴随着这样一个暖风和煦的...
李清照传记:热闹的地方最寂寞

李清照传记:热闹的地方最寂寞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热闹的地方最寂寞近日的天气总算好了一些,清照也终于打起精神走出房门。前几日,她收到友人的邀约,与几名姐妹一同到友人家中小聚。这是清照平日里最大的休闲活动,之前明诚没有做官时,清照也会偶尔出门与姐妹们聚一聚。清照的个性比一般女子开朗,因此...
李清照传记:群花姹紫嫣红,不如一枝清丽出尘

李清照传记:群花姹紫嫣红,不如一枝清丽出尘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群花姹紫嫣红,不如一枝清丽出尘清照的心中,天生便有一片宁静。或许正因如此,才能让她写出一阕阕唯美的诗词。她一身傲骨,不与凡尘俗世同流合污,人间的烟火气,也没能改变她的出尘脱俗。又是一年荷花盛开,距离那一次写下“误入藕花深处”,已经过去了...
李清照传记:漂泊的旅程,是余生的宿命

李清照传记:漂泊的旅程,是余生的宿命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漂泊的旅程,是余生的宿命很长一段时间里,清照都能感觉到撕心裂肺的悲伤。即使有人故意逗她开心,她也会笑着笑着就不自觉地流下眼泪。从小到大,她从不轻易表露自己的脆弱,也觉得自己过了多愁善感的年龄。可是,越是想不动声色,心就越痛。因明诚故去而...
李清照传记:女为悦己者容

李清照传记:女为悦己者容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女为悦己者容当二人相对,郑重地朝着彼此深施一礼,天地日月便可见证他们此生的结发。那一刻,清照多感激命运对自己的馈赠。多少女子都一心觅得有情郎,她却如此幸运,在父母的手心中享受了十八年的宠爱之后,又被他们亲手交到了这个真情人的手里。那一年...
李清照传记:女人无法割舍的,除了爱,还有青春

李清照传记:女人无法割舍的,除了爱,还有青春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女人无法割舍的,除了爱,还有青春隐居青州这十年来,清照鲜少有词作问世。也许,淡然的心境会让人减少感慨,自然也就无需借助词句来宣泄那些说不出的心事。平日里,清照除了帮助明诚研究金石碑刻,她也会利用一些时间来进行创作。虽然词作不多,却将更多...
李清照传记:牛郎织女,不见鹊桥

李清照传记:牛郎织女,不见鹊桥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牛郎织女,不见鹊桥离开京城已经有大半年的光景,清照的心还是时不时会痛。光阴带走了些许难过,却无法抚平心底的伤口。她期盼安稳的生活,期盼幸福的婚姻。每当思念明诚,清照心中便大雨滂沱。世人都说,夫妻应一生荣辱与共,说这些话的人,又何尝体会过...
李清照传记:你来,我在;你不来,我便你寻你

李清照传记:你来,我在;你不来,我便你寻你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你来,我在;你不来,我便你寻你清照总觉得,在青州隐居的这十年,自己体会到了真正的幸福。她还记得搬到青州的第一天,明诚为她讲了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那是明诚从《列仙传》中读来的神话传说,在读这个故事时,明诚只觉得一股暖流在心中流淌,于是就想...
李清照传记:内心丰盈,粗茶淡饭也有滋味

李清照传记:内心丰盈,粗茶淡饭也有滋味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内心丰盈,粗茶淡饭也有滋味随着藏书越来越多,清照与明诚在家中建起一座书库。他们将书籍分门别类,分别放置在几个巨大的书橱中,又为每一本书编上“甲乙丙丁”作为记号,再将这些记号用一本册子记录下来,做成这些藏书的登记簿。如果想要找哪一本书,需...
李清照传记:乱世,他是唯一的家

李清照传记:乱世,他是唯一的家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乱世,他是唯一的家在青州家中,他们还有更多的藏品,清照无暇去整理,更无法带走。她抱着一丝侥幸,认为青州距离汴京遥远,战事不会在一时之间绵延到那里。她希望等自己与明诚在江宁安顿下来,再抽出时间返回青州细细挑选。一场发生在青州的兵变,让清照...
李清照传记:流言比死亡更可怕

李清照传记:流言比死亡更可怕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流言比死亡更可怕宋高宗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三月,清照结束了近两个月的休整,开始追随宋高宗的船队离开温州。没人知道她是凭借怎样的意志一路跟随下来,海上漂泊,充满了未知的险阻,这名弱女子硬是又坚持了一个多月。她已经学会欣赏沿途的风景,...
李清照传记:浪漫与现实,都是残忍

李清照传记:浪漫与现实,都是残忍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浪漫与现实,都是残忍回忆经年,如同一场梦。国破家亡,是多么残忍的梦境。她恨不得立刻从梦中醒来,让一切残酷的场景土崩瓦解,不留一丝痕迹。只可惜无论如何执着期盼,这一场梦,终究是无法醒过来。每天清晨睁开双眼,清照都希望自己能够置身于青州的卧...
李清照传记:嫁给你,是我此生最娇羞的模样

李清照传记:嫁给你,是我此生最娇羞的模样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嫁给你,是我此生最娇羞的模样很快,赵府的聘礼就在大红绸缎的映衬下抬进了李府,这些聘礼丰厚得足以匹配赵府和李府的门第。知道赵、李两家联姻,人们都纷纷传说这是朝堂上的强强联合,却忘记了祝福这一对因为真爱而走到一起的新人。成婚的日子已经定下,...
李清照传记:疾病,不是最残忍的捉弄

李清照传记:疾病,不是最残忍的捉弄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疾病,不是最残忍的捉弄每一个夜晚,孤寂的滋味总令清照感觉衾寒枕冷,无数个无眠的夜晚,只能一次又一次地与自己的灵魂对话,默默地对自己讲述那些发生在许多年前的故事。这故事中有她和明诚的爱情,只要回想,便不禁潸然泪下。多少次午夜梦回,那张青春...
李清照传记:夫妻本是同林鸟

李清照传记:夫妻本是同林鸟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夫妻本是同林鸟久别重逢,有时候竟然不是令人快乐的事情,就像此刻的清照与明诚,本以为可以回到曾经,却只是让两人之间变得不自在而已。清照从未想过,面对面相守的滋味,有时竟然比分别更加苦涩,她与明诚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岔路,并且分别选择了不同的道...
李清照传记:繁华的他乡,是最初的清愁

李清照传记:繁华的他乡,是最初的清愁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繁华的他乡,是最初的清愁京城的春日,似乎比章丘来得晚一些,不过,岁月只要静好,又何妨多等待一些时日?寒食节,伴随着又一个春日来临。春风拂面,醺醉了佳人。“人间四月芳菲尽”,那是白居易在几百年前写下的诗句,清照自小便烂熟于心。虽是芳菲已尽...
李清照传记:噩梦,若只是梦,该有多好

李清照传记:噩梦,若只是梦,该有多好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噩梦,若只是梦,该有多好新婚的幸福围绕着清照,让她好似喝了一壶香醇的佳酿,沉醉于其中。她笔下的诗词,越发饱含深情。她与明诚是那样心有灵犀,太多事情无需言语,彼此便能知晓心意。这是清照生命中一段如诗如画的金色年华,美好得如同梦境般不真实。...
李清照传记:当爱变成耻辱

李清照传记:当爱变成耻辱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当爱变成耻辱曾经,清照唯一的愿望是有一个能与自己灵魂相依的伴侣,在疲惫时相互依靠,相互慰藉,如果能够实现,人生便可以称之为无憾。如今,清照更希望国家能结束动荡,国家安稳,家才能安稳,至于长久的爱情,不过是一场奢望。近来,清照总是在思索这...
李清照传记:从此,我与你之间,只剩等待

李清照传记:从此,我与你之间,只剩等待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从此,我与你之间,只剩等待日子一天天过去,青州的良辰美景反复呈现在清照眼前,她觉得怎样都看不厌倦。人人都向往京城的繁华,她却已经从繁华中脱离。那是别人向往的远方,不是她的。她愿意就这样与明诚携手站在原地,从不因为远离繁华而遗憾。她以为,...
李清照传记:纯粹的爱,掺了杂质

李清照传记:纯粹的爱,掺了杂质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纯粹的爱,掺了杂质严寒褪去,爱情已然萌芽,心中有爱的两个人,心房已经百花盛开,满是喜悦。他们怀着忐忑的心等待爱情叩响门扉,又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期待缘分早日降临。离开李府之后,明诚回到家中,便恳求父亲为自己定下这门亲事。当他的视线对上清...
李清照传记:才华傍身,不如懵懂

李清照传记:才华傍身,不如懵懂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才华傍身,不如懵懂不久之后,李格非的官职再一次发生了变动,对于清照来说,这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就在几年之前,随着宋哲宗将年号改为“绍圣”,朝中的官员就已经发生了新一轮的更迭。那一年,章惇成为当朝宰相,他为人严厉,甚至不允许人们自由言论,他...
李清照传记:被最亲的人寒了心

李清照传记:被最亲的人寒了心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被最亲的人寒了心清照一直在父亲为自己撑起的保护伞下享受着岁月的烂漫与安然,从未想过有一天父亲也会需要别人为他撑起一把伞,给他一些庇护。清照此刻有些恨自己,恨自己不是一名男子,为何未曾考取功名,在父亲需要的时候助他一臂之力?李格非已经被朝...
李清照传记:把人生当游戏,似乎更自在

李清照传记:把人生当游戏,似乎更自在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把人生当游戏,似乎更自在果然如同清照预料的那样,宋高宗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十月,金人再次发兵攻取临安,宋高宗再一次失去了安身之所,仓皇逃往泉州。临安的百姓也追随着皇帝的脚步纷纷逃亡,这其中也包括清照。她随着逃难的人群乘船去往金华,...
李清照传记:爱与尊严,哪个更重要

李清照传记:爱与尊严,哪个更重要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爱与尊严,哪个更重要宋徽宗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清照踏上了寻夫之路。长久的等待,已经让她失去了耐性,与其任由思念将自己一点一点地填埋,不如冲破思念,让那个心爱的男人日日都陪在自己的身边。清照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若是任由自己在思念里...
李清照传记:爱与恨,都定格在今生

李清照传记:爱与恨,都定格在今生

李清照传记2023.02.20
爱与恨,都定格在今生清照回想起不久前的三月初三,她与明诚一同度过了“上巳节”。那是从魏晋时期便有的节日,民间总是说:“三月三,生轩辕。”说的便是这一天是黄帝的诞辰,按照习俗,这一日应该去郊外游春,去湖边宴饮。那一日,清照特意用兰草点水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