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19日星期三

围炉夜话

《作善降祥,不善降殃,可见尘世之间,已分天堂地狱;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可知庸愚之辈,不隔圣域贤关。》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六十四则【原文】作善降祥[1],不善降殃[2],可见尘世之间[3],已分天堂地狱;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可知庸愚之辈,不隔圣域贤关[4]。【注释】[1]祥:吉祥。[2]殃:灾祸。[3]尘世:佛教、道教等用词,指人世间,现实世界。【译文】多做好事吉祥自然会降临,做恶事自然会招来恶报,由此可知,人间...

《纵容子孙偷安,其后必至耽酒色而败门庭;专教子孙谋利,其后必至争赀财而伤骨肉。》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六十七则【原文】纵容子孙偷安[1],其后必至耽酒色而败门庭[2];专教子孙谋利,其后必至争赀财而伤骨肉[3]。【注释】[1]偷安:只求目前的安逸,不顾将来。[2]耽:沉溺、入迷。门庭:指家庭或门第。[3]赀:通“资”,财货。骨肉:比喻至亲。【译文】放纵子孙让他们只图眼前的安逸,子孙日后一定会沉...

《自虞廷立五伦为教,然后天下有大经;自紫阳集四子成书,然后天下有正学。》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五十六则【原文】自虞廷立五伦为教[1],然后天下有大经[2];自紫阳集四子成书[3],然后天下有正学[4]。【注释】[1]虞廷:虞舜之世。五伦:古代指君臣、父子、兄弟、夫妻、朋友之间的五种伦理体系。即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后成为人们的道德规范。教:教化。[2]大...

《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安望知人?古人已往之得失,且不必论,但须论己。》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六十六则【原文】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1],安望知人[2]?古人已往之得失,且不必论,但须论己。【注释】[1]尚:还、又。[2]安:哪里。【译文】自己的行为举止是对是错,还不能确知,又怎么指望能够知道他人的对错呢?过去古人所做的事是得是失,暂且不要讨论,只要先能正确判断自己是对是错。...
《紫阳补《大学·格致》之章,恐人误入虚无,而必使之即物穷理,所以维正教也;阳明取孟子良知之说,恐人徒事记诵,而必使之反己省心,所以救末流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紫阳补《大学·格致》之章,恐人误入虚无,而必使之即物穷理,所以维正教也;阳明取孟子良知之说,恐人徒事记诵,而必使之反己省心,所以救末流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九十四则【原文】紫阳补《大学·格致》之章,恐人误入虚无,而必使之即物穷理,所以维正教也[1];阳明取孟子良知之说[2],恐人徒事记诵,而必使之反己省心[3],所以救末流也[4]。...

《子弟天性未漓,教易入也,则体孔子之言以劳之(爱之能勿劳物),勿溺受以长其自肆之心。子弟习气已坏,教难行也,则守孟子之言以养之(中也养不中,才也养不才),勿轻弃以绝其自新之路。》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零五则【原文】子弟天性未漓[1],教易入也,则体孔子之言以劳之(爱之能勿劳物),勿溺受以长其自肆之心[2]。子弟习气已坏,教难行也,则守孟子之言以养之(中也养不中,才也养不才),勿轻弃以绝其自新之路。【注释】[1]漓:浅薄。[2]自肆:自我放纵。【译文】当后辈子弟的天性尚未受到社会恶习感染...

《种田人,改习尘市生涯,定为败路;读书人,干与衙门词讼,便入下流。》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六十则【原文】种田人,改习尘市生涯[1],定为败路;读书人,干与衙门词讼[2],便入下流。【注释】[1]尘市:这里泛指市场上的商业行为。[2]干与:参与。词讼:诉讼。【译文】种田的人,改做生意,一定会失败;读书的人,参与衙门诉讼打官司的事情,品格便会日趋低下。...

《忠有愚忠,孝有愚孝,可知“忠孝”二字,不是伶俐人做得来;仁有假仁,义有假义,可知“仁义”两行,不无奸恶人藏其内。》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十一则【原文】忠有愚忠[1],孝有愚孝[2],可知“忠孝”二字,不是伶俐人做得来;仁有假仁,义有假义,可知“仁义”两行[3],不无奸恶人藏其内。【注释】[1]愚忠:不明事理的忠心。[2]愚孝:指不明事理地尽孝,已经到了被人认为是非常愚昧地尽孝。[3]两行:两种答案,两种道路。【译文】忠心到了...

《忠实而无才,尚可立功,心志专一也;忠实而无识,必至偾事,意见多偏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零六则【原文】忠实而无才,尚可立功,心志专一也;忠实而无识,必至偾事[1],意见多偏也[2]。【注释】[1]偾事:败坏事情。[2]偏:偏执。【译文】如果一个人竭心尽力,虽没有什么才能,只要专心在一件事上,还是可以建功业的;如果一个人竭尽心力,却无什么见识,必定会产生偏见,将事情办坏。...

《治术必本儒术者,念念皆仁厚也;今人不及古人者,事事皆虚浮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六十七则【原文】治术必本儒术者[1],念念皆仁厚也[2];今人不及古人者,事事皆虚浮也。【注释】[1]治术:治理国家的方法。本:根本。儒术:儒家的方法和理论。[2]念念:每一个想法。【译文】治国之所以要本于儒家的方法,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儒家的治国之道都出于仁爱宽厚之心;现代人之所以不如古代人...

《志不可不高,志不高,则同流合污,无足有为矣;心不可太大,心太大,则舍近图远,难期有成矣。》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三十则【原文】志不可不高,志不高,则同流合污[1],无足有为矣;心不可太大,心太大,则舍近图远,难期有成矣[2]。【注释】[1]同流合污:同于俗流,合于污乱。引申比喻同化于邪恶或与恶人共同作恶。[2]期:盼望、希望。【译文】一个人的志向,不能不高,如果志向不高,就容易被世俗所影响而同流合污,不...

《知往日所行之非,则学日进矣;见世人可取者多,则德日进矣。》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五十六则【原文】知往日所行之非[1],则学日进矣;见世人可取者多[2],则德日进矣。【注释】[1]非:不是之处。[2]取:取法。【译文】能够认识到自己过去做得不对的地方,那么学问就能每天都有所进益;能够看到他人可学习的地方很多,那么德行就能日益增进。...

《知过能改,便是圣人之徒;恶恶太严,终为君子之病。》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三十三则【原文】知过能改,便是圣人之徒;恶恶太严[1],终为君子之病[2]。【注释】[1]恶恶:厌恶恶事恶人。前“恶”作动词解,指厌恶。后“恶”作名词解,指恶事恶人。严:激烈。[2]君子:古代指地位高的人,后来指人格高尚的人。【译文】知道自己的过错而加以改正,便是圣人的门徒;攻击恶人恶事过...

《知道自家是何等身份,则不敢虚骄矣;想到他日是那样下场,则可以发愤矣。》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三十六则【原文】知道自家是何等身份[1],则不敢虚骄矣[2];想到他日是那样下场[3],则可以发愤矣。【注释】[1]身份:原指一个人在社会上的地位、资历等。这里指人的能力和素质。[2]虚骄:浮华不实,骄傲自大。[3]下场:结局、收场。【译文】明白自己具有的能力,就不敢妄自尊大;想到贪图安逸的后...

《正而过则迂,直而过则拙,故迂拙之人,犹不失为正直;高或入于虚,华或入于浮,而虚浮之士,究难指为高华。》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一十则【原文】正而过则迂[1],直而过则拙,故迂拙之人,犹不失为正直;高或入于虚,华或入于浮,而虚浮之士,究难指为高华。【注释】[1]迂:不通世故,不切实际。【译文】做人太过方正就会不通世故,行事太过直率就会笨拙,但都不失为正直之人;理想太高有时会成为空想,注重华美有时会变得虚浮,这都难成...

《在世无过百年,总要作好人、存好心,留个后代榜样;谋生各有恒业,那得管闲事、说闲话,荒我正经功夫。》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百二十一则【原文】在世无过百年,总要作好人、存好心,留个后代榜样;谋生各有恒业,那得管闲事、说闲话,荒我正经功夫。【译文】人活在世上不过上百年,总要做个好人、存些善心,为后人留个学习的榜样;谋求生计是每个人恒常的事业,哪有时间去管一些无聊的事,说一些无聊的话,荒废了自己正当的工作。...

《遇老成人,便肯殷殷求教,则向善必笃也;听切实话,觉得津津有味,则进德可期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六十三则【原文】遇老成人[1],便肯殷殷求教[2],则向善必笃也[3];听切实话,觉得津津有味,则进德可期也。【注释】[1]老成人:年长有德的人。[2]殷殷:恳切的样子。[3]笃:深重。【译文】遇到年长有德的人,便恳切地请求教诲,那么这个人向善之心必定十分深重;听到非常真切实在的话,便觉得...

《与其使乡党有誉言,不如令乡党无怨言;与其为子孙谋产业,不如教子孙习恒业。》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则【原文】与其使乡党有誉言[1],不如令乡党无怨言;与其为子孙谋产业[2],不如教子孙习恒业[3]。【注释】[1]誉言:称誉的言辞。[2]产业:田地房屋等能够生利的叫作产业。[3]恒业:可以长久谋生的事业。【译文】与其让邻里对自己称颂有加,不如让邻里毫无抱怨;与其替子孙谋求财富产业,不如让...

《与朋友交游,须将他好处留心学来,方能受益;对圣贤言语,必要我平时照样行去,才算读书。》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则【原文】与朋友交游[1],须将他好处留心学来,方能受益;对圣贤言语,必要我平时照样行去[2],才算读书。【注释】[1]交游:交往、交际。[2]行:实际地做。【译文】和朋友交往,必须仔细观察他的优点和长处,并且用心地学习,这样才能获得益处;对于古代圣人和先贤留下的言论,一定要在日常生活中遵照...

《余最爱《草庐日录》有句云:“淡如秋水贫中味,和若春风静后功。”读之觉矜平躁释,意味深长。》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百零八则【原文】余最爱《草庐日录》有句云:“淡如秋水贫中味,和若春风静后功。”读之觉矜平躁释[1],意味深长。【注释】[1]矜:自大。释:消释、解除。【译文】我最喜欢《草庐日录》中的一句话:“贫穷的滋味就像秋天的流水一般淡泊,静下来的心情如同春风一样平和。”读后觉得心平气和,这句话真是意味深...

《有生资,不加学力,气质究难化也;慎大德,不矜细行,形迹终可疑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八十八则【原文】有生资[1],不加学力[2],气质究难化也;慎大德,不矜细行[3],形迹终可疑也[4]。【注释】[1]生资:天赋优良的资质。[2]学力:学习的努力程度。[3]不矜细行:不拘小节,不拘于小事。[4]形迹:行动迹象。【译文】天生的资质很好,但如不努力学习,气质终究还是难有改进;只在...

《有才必韬藏,如浑金璞玉,暗然而日章也;为学无间断,如流水行云,日进而不已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十四则【原文】有才必韬藏[1],如浑金璞玉[2],暗然而日章也[3];为学无间断,如流水行云,日进而不已也[4]。【注释】[1]韬藏:掩藏、深藏。[2]浑金璞玉:没有经过提炼的金和未经雕琢的玉。比喻人的品性纯真质朴。[3]暗然:昏暗的样子。章:同“彰”,显明。[4]已:停止。【译文】真正有才能...

《有不可及之志,必有不可及之功;有不忍言之心,必有不忍言之祸。》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三十则【原文】有不可及之志[1],必有不可及之功;有不忍言之心[2],必有不忍言之祸。【注释】[1]不可及:达不到。[2]不忍言:发现错误而不忍去指责、纠正。【译文】一个人有他人所不能企及的志向,就必然能建立他人所不能及的功业;对人对事若发现错误而不忍心指正,那就会因不忍心去说而造成祸患。...

《友以成德也,人而无友,则孤陋寡闻,德不能成矣;学以愈愚也,人而不学,则昏昧无知,愚不能愈矣。》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百零二则【原文】友以成德也[1],人而无友,则孤陋寡闻,德不能成矣;学以愈愚也[2],人而不学,则昏昧无知[3],愚不能愈矣。【注释】[1]成德:成就德业。[2]愈:医治、治愈。[3]昏昧无知:昏蒙愚昧,不明事理,没有知识。【译文】朋友可以帮助自己德业进步,人如果没有朋友,就会学识浅薄,见闻...

《忧先于事故能无忧,事至而忧无救于事,此唐史李绛语也。其警人之意深矣,可书以揭诸座右。》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百零七则【原文】忧先于事故能无忧,事至而忧无救于事,此唐史李绛语也[1]。其警人之意深矣,可书以揭诸座右[2]。【注释】[1]李绛:字深之,唐代赵州赞皇人。为官敢于直谏,以直道为进退。元和初任翰林学士知制诰。时宦官干政颇盛,上奏论列,极言其非。元和六年任户部侍郞、同平章事。次年魏博度使田兴举...

《隐微之衍,即干宪典,所以君子怀刑也;技艺之末,无益身心,所以君子务本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八十六则【原文】隐微之衍[1],即干宪典[2],所以君子怀刑也[3];技艺之末,无益身心,所以君子务本也[4]。【注释】[1]隐微:隐蔽而细小。衍:过失。[2]干:违犯。宪典:法律、法典。[3]君子怀刑:君子心中时刻不忘礼法。语出《论语·里仁》:“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然人欲既胜,天理或亡;故有道之士,必使饮食有节,男女有别。》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百零五则【原文】饮食男女[1],人之大欲存焉[2],然人欲既胜,天理或亡[3];故有道之士,必使饮食有节[4],男女有别。【注释】[1]饮食男女:指人类对吃喝和情爱的需求。语出《礼记·礼运》:“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2]大欲:人主要的欲望。[3]天理:伦常、法则...

《义之中有利,而尚义之君子,初非计及于利也;利之中有害,而趋利之小人,并不愿其为害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八十则【原文】义之中有利,而尚义之君子,初非计及于利也;利之中有害,而趋利之小人[1],并不愿其为害也。【注释】[1]趋:追求、追逐。【译文】在道义之中也会得到利益,而追求道义的君子,最初根本没有考虑过是否会有利可图;在谋利的时候也会有不利的事情发生,这是一心求利的小人不愿得到却最终得到的...

《以直道教人,人即不从,而自反无愧,切勿曲以求容也;以诚心待人,人或不谅,而历久自明,不必急于求白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六十则【原文】以直道教人[1],人即不从,而自反无愧[2],切勿曲以求容也[3];以诚心待人,人或不谅[4],而历久自明,不必急于求白也[5]。【注释】[1]直道:正直的道理。[2]自反:自我反省。[3]曲:曲意迁就。[4]谅:原谅。[5]求白:求说明以洗刷清白。【译文】以正直的道理教育他...

《以汉高祖之英明,知吕后必杀戚姬,而不能救止,盖其祸已成也;以陶朱公之智计,知长男必杀仲子,而不能保全,殆其罪难宥乎?》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九十二则【原文】以汉高祖之英明[1],知吕后必杀戚姬[2],而不能救止,盖其祸已成也;以陶朱公之智计[3],知长男必杀仲子[4],而不能保全,殆其罪难宥乎[5]?【注释】[1]汉高祖:西汉的开国皇帝刘邦,庙号高祖。[2]吕后:即汉高祖刘邦的皇后,惠帝的母亲。名雉,秦末单父人。曾经帮助刘邦诛...

《一言足以召大祸,故古人守口如瓶,惟恐其覆坠也;一行足以玷终身,故古人饬躬若璧,惟恐有瑕疵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四十八则【原文】一言足以召大祸[1],故古人守口如瓶,惟恐其覆坠也[2];一行足以玷终身[3],故古人饬躬若璧[4],惟恐有瑕疵也[5]。【注释】[1]召:招引、招致。[2]覆坠:倾倒坠亡。[3]玷:白玉上面的斑点,比喻人的缺点、过失。[4]饬躬:修身正己。[5]瑕疵:本指玉的疵病,比喻微小的...

《一室闲居,必常怀振卓心,才有生气;同人聚处,须多说切直话,方见古风。》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七十四则【原文】一室闲居,必常怀振卓心[1],才有生气[2];同人聚处,须多说切直话[3],方见古风[4]。【注释】[1]振卓:振作奋发。[2]生气:活力、生命力。[3]切直:恳切正直。[4]古风:古人之风。指质朴淳古的习尚、气度和文风,也指质朴的生活作风。【译文】闲居散处之时,一定要怀着振作...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所以人不可无也;一“恕”字是接物之要,所以终身可行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六则【原文】一“信”字是立身之本[1],所以人不可无也;一“恕”字是接物之要[2],所以终身可行也。【注释】[1]信:信用,守信用。立身:处世、为人、自立。[2]恕:原谅、宽容。【译文】诚实守信是人立身处世的根本,所以做人不能没有信用;宽容他人是与人交往的重要品行,所以应该终身奉行。...

《尧、舜大圣,而生朱、均。瞽、鲧至愚,而生舜、禹;揆以余庆余殃之理,似觉难凭。然尧、舜之圣,初未尝因朱、均而灭。瞽、鲧之愚,亦不能因舜、禹而掩,所以人贵自立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百一十一则【原文】尧、舜大圣[1],而生朱、均[2]。瞽、鲧至愚[3],而生舜、禹[4];揆以余庆余殃之理[5],似觉难凭。然尧、舜之圣,初未尝因朱、均而灭。瞽、鲧之愚,亦不能因舜、禹而掩[6],所以人贵自立也。【注释】[1]尧、舜:尧和舜都是传说中中国上古时代的两位贤能君王。尧,名放勋,号...
《颜子之不较,孟子之自反,是贤人处横逆之方;子贡之无谄,原思之坐弦,是贤人守贫穷之法。》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颜子之不较,孟子之自反,是贤人处横逆之方;子贡之无谄,原思之坐弦,是贤人守贫穷之法。》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四十九则【原文】颜子之不较[1],孟子之自反[2],是贤人处横逆之方[3];子贡之无谄[4],原思之坐弦[5],是贤人守贫穷之法。【注释】[1]颜子之不较:本句称赞颜回的胸怀宽广。颜子,即颜回,字子渊。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颜回...

《严近乎矜,然严是正气,矜是乖气,故持身贵严,而不可矜;谦似乎谄,然谦是虚心,谄是媚心,故处世贵谦,而不可谄。》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四十三则【原文】严近乎矜[1],然严是正气,矜是乖气[2],故持身贵严[3],而不可矜;谦似乎谄,然谦是虚心,谄是媚心,故处世贵谦,而不可谄。【注释】[1]矜:矜持、拘谨。[2]乖气:邪恶之气,不正之气。[3]持身:立身处世。【译文】庄重有时后看似傲慢,然而庄重是正直之气,傲慢却是一种乖僻的习...

《兄弟相师友,天伦之乐莫大焉;闺门若朝廷,家法之严可知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百零一则【原文】兄弟相师友,天伦之乐莫大焉[1];闺门若朝廷[2],家法之严可知也。【注释】[1]天伦之乐:指父子、兄弟等亲属关系。[2]闺门:内室的门。这里指家规。【译文】兄弟之间能够彼此成为师友,天伦之乐的极致也就是如此了;家规像朝廷一般威严,由此可知家法的严厉了。...

《性情执拗之人,不可与谋事也;机趣流通之士,始可与言文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六十二则【原文】性情执拗之人[1],不可与谋事也;机趣流通之士[2],始可与言文也。【注释】[1]执拗:坚持己见,固执任性。[2]机趣流通:天性趣味活泼无碍。【译文】性情乖戾而又固执的人,是无法与他商量事情的;天性风趣而又活泼无碍的人,才可以与之谈文论艺。...

《心能辨是非,处事方能决断;人不忘廉耻,立身自不卑污。》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十则【原文】心能辨是非,处事方能决断[1];人不忘廉耻,立身自不卑污[2]。【注释】[1]决断:果断、有魄力。[2]卑污:卑鄙、龌龊。【译文】心中能够辨别事情的对与错,处理事情的时候才能有魄力,刚毅果断;人不忘了廉耻之心,为人处世就不会做出卑鄙龌龊的事来。...

《心静则明,水止乃能照物;品超斯远,云飞而不碍空。》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零八则【原文】心静则明,水止乃能照物;品超斯远[1],云飞而不碍空[2]。【注释】[1]品超斯远:品行高尚,能远离世事的纠缠。[2]碍:阻碍、妨碍。【译文】内心清静则自然明澈,就像静止的水能映照事物一样;品格高超便能远离物累,就像无云的天空一览无余一样。...

《孝子忠臣,是天地正气所钟,鬼神亦为之呵护;圣经贤传,乃古今命脉所系,人物悉赖以裁成。》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七十六则【原文】孝子忠臣,是天地正气所钟[1],鬼神亦为之呵护;圣经贤传[2],乃古今命脉所系,人物悉赖以裁成[3]。【注释】[1]钟:聚集、汇集。[2]圣经贤传:指圣贤所传下来的有权威性的论述作品和经典著作。[3]裁成:裁剪修成,衡量。【译文】孝子忠臣都是由天地间浩然正气凝聚而成,所以连鬼神...

《小心谨慎者,必善其后,畅则无咎也;高自位置者,难保其终,亢则有悔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八十一则【原文】小心谨慎者,必善其后,畅则无咎也[1];高自位置者,难保其终,亢则有悔也[2]。【注释】[1]畅则无咎:通达就没有过失。[2]亢则有悔:居高位的人要以骄傲自满为戒,否则就会有败亡的灾祸。【译文】小心谨慎的人,一定谋求事后的安全,因为戒惧就不会犯过错;身居高位的人,很难维持长...
《伍子胥报父兄之仇,而郢都灭,申包胥救君上之难,而楚国存,可知人心足恃也;秦始皇灭东周之岁,而刘季生,梁武帝灭南齐之年,而侯景降,可知天道好还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伍子胥报父兄之仇,而郢都灭,申包胥救君上之难,而楚国存,可知人心足恃也;秦始皇灭东周之岁,而刘季生,梁武帝灭南齐之年,而侯景降,可知天道好还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十三则【原文】伍子胥报父兄之仇[1],而郢都灭,申包胥救君上之难[2],而楚国存,可知人心足恃也[3];秦始皇灭东周之岁,而刘季生[4],梁武帝灭南齐之年,而侯景降[5],可知天道好还也。【注释】[1]伍子胥:春秋时期楚国人,后为吴国...

《无执滞心,才是通方士;有做作气,便非本色人。》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八十六则【原文】无执滞心[1],才是通方士[2];有做作气[3],便非本色人[4]。【注释】[1]执滞:固执、偏执。[2]通方士:通达事理的方正之人。[3]做作气:矫揉造作的虚浮习气。[4]本色:本来面目。【译文】没有偏执的思想,才是通达事理的人;有矫揉造作的习气,便失去了人的本色。...

《无论做何等人,总不可有势利气;无论习何等业,总不可有粗浮心。》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三十五则【原文】无论做何等人,总不可有势利气[1];无论习何等业,总不可有粗浮心[2]。【注释】[1]势利:看财产、地位分别对待人的恶劣表现。[2]粗浮:轻率、浮躁。【译文】不论做哪一种人,都不可有嫌贫爱富,以财势度人的习气;不论从事哪一种行业,都不可有轻率浮躁之心。...
《无财非贫,无学乃为贫;无位非贱,无耻乃为贱;无年非夭,无述乃为夭;无子非孤,无德乃为孤。》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无财非贫,无学乃为贫;无位非贱,无耻乃为贱;无年非夭,无述乃为夭;无子非孤,无德乃为孤。》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三十二则【原文】无财非贫,无学乃为贫;无位非贱,无耻乃为贱;无年非夭[1],无述乃为夭[2];无子非孤[3],无德乃为孤。【注释】[1]夭:短命夭折。[2]无述:没有值得一提的。述,讲话,陈说。[3]孤:老而无子。【译文】没有钱财...

《稳当话,却是平常话,所以听稳当话者不多;本分人,即是快活人,无奈做本分人者甚少。》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四则【原文】稳当话[1],却是平常话,所以听稳当话者不多;本分人[2],即是快活人[3],无奈做本分人者甚少。【注释】[1]稳当:牢靠妥当。[2]本分:安于所处的地位和环境。[3]快活:高兴、快乐。【译文】既牢靠又妥当的话,都是很平常的话,不足以吸引人,所以喜欢听这种话的人并不多;安分守己的人...

《文、行、忠、信,孔子立教之目也,今惟教以文而已;志道、据德、依仁、游艺,孔门为学之序也,今但学其艺而已。》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八十五则【原文】文[1]、行[2]、忠、信,孔子立教之目也,今惟教以文而已;志道、据德、依仁、游艺[3],孔门为学之序也,今但学其艺而已。【注释】[1]文:指《诗》《书》《礼》《乐》等典籍。[2]行:指行为。[3]志道、据德、依仁、游艺:孔门为学的次序。语出《论语·述而》:“志于道,据于德...
《为乡邻解纷争,使得和好如初,即化人之事也;为世俗谈因果,使知报应不爽,亦劝善之方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为乡邻解纷争,使得和好如初,即化人之事也;为世俗谈因果,使知报应不爽,亦劝善之方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九十一则【原文】为乡邻解纷争,使得和好如初,即化人之事也[1];为世俗谈因果[2],使知报应不爽[3],亦劝善之方也。【注释】[1]化人:感化、教化他人。[2]世俗:指世人、凡人。即当代一般的人,多含有平常、平庸的意思。[3]报应不爽...

《为善之端无尽,只讲一“让”字,便人人可行;立身之道何穷,只得一“敬”字,便事事皆整。》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六十五则【原文】为善之端无尽[1],只讲一“让”字,便人人可行;立身之道何穷,只得一“敬”字,便事事皆整。【注释】[1]端:方法。【译文】行善的方法多种多样,只要能讲一个“让”字,人人都可以做到;处世的道理何止千万,只要能做到一个“敬”字,就能使所有事情规范起来。...

《为人循矩度,而不见精神,则登场之傀儡也;做事守章程,而不知权变,则依样之葫芦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二十一则【原文】为人循矩度[1],而不见精神,则登场之傀儡也[2];做事守章程,而不知权变[3],则依样之葫芦也。【注释】[1]矩度:规矩法度。[2]傀儡:木偶。比喻受人操纵,不能自立的人或组织。[3]权变:灵活应付随时变化的情况。【译文】为人如果只知道依着规矩法度行事,而不知规矩的精神所...

《王者不令人放生,而无故却不杀生,则物命可惜也;圣人不责人无过,惟多方诱之改过,庶人心可回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二十四则【原文】王者不令人放生[1],而无故却不杀生,则物命可惜也[2];圣人不责人无过[3],惟多方诱之改过,庶人心可回也[4]。【注释】[1]放生: 释放已捕获的动物。特指信佛的人为发善心、积阴德而把别人捉住的活鸟、活鱼等买来放掉。[2]物命:指万物的生命。[3]责:要求。[4]庶:将近,...

《图功未晚,亡羊尚可补牢;浮慕无成,羡鱼何如结网。》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一十二则【原文】图功未晚[1],亡羊尚可补牢;浮慕无成[2],羡鱼何如结网[3]。【注释】[1]图:谋求。[2]浮慕:凭空羡慕,没有实际行动。[3]羡鱼何如结网:比喻只空想而没有实际行动,就难以成功,只有脚踏实地去做,才有成功的可能。【译文】想要有所成就,任何时候都不晚,就算已经丢了羊,只...
《天有风雨,人以宫室蔽之;地有山川,人以舟车通之;是人能补天地之阙也,而可无为乎?人有性理,天以五常赋之;人有形质,地以六谷养之。是天地且厚人之生也,而可自薄乎?》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天有风雨,人以宫室蔽之;地有山川,人以舟车通之;是人能补天地之阙也,而可无为乎?人有性理,天以五常赋之;人有形质,地以六谷养之。是天地且厚人之生也,而可自薄乎?》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九十七则【原文】天有风雨,人以宫室蔽之;地有山川,人以舟车通之;是人能补天地之阙也[1],而可无为乎?人有性理[2],天以五常赋之[3];人有形质[4],地以六谷养之[5]。是天地且厚人之生也,而可自薄乎[6]?...

《天虽好生,亦难救求死之人;人能造福,即可邀悔祸之天。》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四十六则【原文】天虽好生[1],亦难救求死之人;人能造福,即可邀悔祸之天[2]。【注释】[1]好生:爱惜生命而不嗜杀。[2]悔祸:不愿再有祸乱。【译文】天虽然希望万物都充满生机,却也无法挽救一心想死的人;人如果能自求多福,就可使原本要发生的灾祸不再发生,就像得到上天的赦免一样。...

《天地无穷期,生命则有穷期,去一日,便少一日;富贵有定数,学问则无定数,求一分,便得一分。》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三十八则【原文】天地无穷期[1],生命则有穷期,去一日,便少一日;富贵有定数[2],学问则无定数,求一分,便得一分。【注释】[1]穷期:极限、尽头。穷,极、尽。[2]定数:一定的气数、定命。古代宿命论认为,人世间的祸福、贵贱及命运都是生前已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都是由冥冥主宰决定的,后来形容...
《天地生人,都有一个良心,苟丧此良心。则其去禽兽不远矣;圣贤教人,总是一条正路,若舍此正路,则常行荆棘中矣。》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天地生人,都有一个良心,苟丧此良心。则其去禽兽不远矣;圣贤教人,总是一条正路,若舍此正路,则常行荆棘中矣。》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四十五则【原文】天地生人,都有一个良心,苟丧此良心[1]。则其去禽兽不远矣[2];圣贤教人,总是一条正路,若舍此正路,则常行荆棘中矣[3]。【注释】[1]苟:如果。[2]去:离。[3]荆棘:困难的境地。...
《桃实之肉暴于外,不自吝惜,人得取而食之;食之而种其核,犹饶生气焉,此可见积善者有余庆也。粟实之肉秘于内,深自防护,人乃剖而食之;食之而弃其壳,绝无生理矣,此可知多藏者必厚亡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桃实之肉暴于外,不自吝惜,人得取而食之;食之而种其核,犹饶生气焉,此可见积善者有余庆也。粟实之肉秘于内,深自防护,人乃剖而食之;食之而弃其壳,绝无生理矣,此可知多藏者必厚亡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五十二则【原文】桃实之肉暴于外,不自吝惜,人得取而食之;食之而种其核,犹饶生气焉[1],此可见积善者有余庆也。粟实之肉秘于内[2],深自防护,人乃剖而食之;食之而弃其壳,绝无生理矣,此可知多藏者必厚亡也[3]。【注释】[1]饶:富...

《夙夜所为,得毋抱惭于衾影;光阴已逝,尚期收效于桑榆。》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七十三则【原文】夙夜所为[1],得毋抱惭于衾影[2];光阴已逝,尚期收效于桑榆[3]。【注释】[1]夙夜:从早到晚。夙,早。[2]抱惭:抱愧,有愧于心。衾:被子。“无惭于衾影”是指独处时没有愧对于心的行为。[3]桑榆:日落时阳光照在桑榆间,因借指傍晚。又比喻人的晚年。【译文】每天从早到晚的...

《守身不敢妄为,恐贻羞于父母;创业还须深虑,恐贻害于子孙。》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三十四则【原文】守身不敢妄为[1],恐贻羞于父母[2];创业还须深虑,恐贻害于子孙。【注释】[1]妄为:胡作非为。[2]贻:遗留。【译文】一个人洁身自爱而不敢胡作非为,是怕自己的不良行为使父母蒙羞;创立事业时一定要深思熟虑,仔细选择,以免给子孙留下祸患。...

《守身必谨严,凡足以戕吾身者宜戒之;养心须淡泊,凡足以累吾心者勿为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九十八则【原文】守身必谨严[1],凡足以戕吾身者宜戒之[2];养心须淡泊[3],凡足以累吾心者勿为也。【注释】[1]守身:持守自身的行为和节操。[2]戕:损害。[3]淡泊:对于名利淡漠,不看重。【译文】持守节操必须谨慎严格,凡是能够损害自己操守的行为都应该戒除。要以淡泊名利来涵养自己的心胸,凡...
《守分安贫,何等清闲,而好事者,偏自寻烦恼;持盈保泰,总须忍让,而恃强者,乃自取灭亡。》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守分安贫,何等清闲,而好事者,偏自寻烦恼;持盈保泰,总须忍让,而恃强者,乃自取灭亡。》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九十五则【原文】守分安贫,何等清闲,而好事者,偏自寻烦恼;持盈保泰[1],总须忍让,而恃强者,乃自取灭亡。【注释】[1]持盈保泰:旧指在富贵极盛的时候要小心谨慎,避免灾祸,以保持住原来的地位。盈,盛满。泰,平安。【译文】能持守本分而安...

《事当难处之时,只让退一步,便容易处矣;功到将成之候,若放松一着,便不能成矣。》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三十一则【原文】事当难处之时[1],只让退一步,便容易处矣;功到将成之候[2],若放松一着,便不能成矣。【注释】[1]难处:难以处理。[2]候:时节。【译文】事情遇到了困难,只要能退一步想,便不难处理了;事情将要成功的时候,只要稍有懈怠疏忽,便不能成功了。...

《事但观其已然,便可知其未然;人必尽其当然,乃可听其自然。》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七十八则【原文】事但观其已然[1],便可知其未然[2];人必尽其当然[3],乃可听其自然。【注释】[1]已然:已经如此,已经成为事实。[2]未然:还未变成现实。[3]当然:应当这样。这里指自己的本分。【译文】事情只要看它已经形成的样子,便可推知它未来发展的情况;一个人要努力尽到自己的本分,...
《势利人装腔做调,都只在体面上铺张,可知其百为皆假;虚浮人指东画西,全不向身心内打算,定卜其一事无成。》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势利人装腔做调,都只在体面上铺张,可知其百为皆假;虚浮人指东画西,全不向身心内打算,定卜其一事无成。》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七十九则【原文】势利人装腔做调[1],都只在体面上铺张,可知其百为皆假;虚浮人指东画西[2],全不向身心内打算,定卜其一事无成[3]。【注释】[1]装腔做调:故作姿态,矫揉造作。[2]指东画西:言语杂乱,东拉西扯。[3]卜:古人迷信,...

《世风之狡诈多端,到底忠厚人颠扑不破;末俗以繁华相尚,终觉冷淡处趣味弥长。》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八十九则【原文】世风之狡诈多端,到底忠厚人颠扑不破[1];末俗以繁华相尚[2],终觉冷淡处趣味弥长[3]。【注释】[1]颠扑不破:比喻道理十分正确,不能被推翻。[2]末俗:晚近的衰败习俗。[3]弥:更。【译文】世俗之风越来越流于狡猾欺诈,但忠厚正直之人诚恳踏实,稳重质朴,为人处事总能立于不败之...

《盛衰之机,虽关气运,而有心者必贵诸人谋;性命之理,固极精微,而讲学者必求其实用。》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八十九则【原文】盛衰之机[1],虽关气运[2],而有心者必贵诸人谋[3];性命之理[4],固极精微[5],而讲学者必求其实用。【注释】[1]机:枢要、关键。[2]气运:命运、气数。[3]贵:看重、重视。[4]性命之理:中国古代哲学的范畴,讲究天命天理的学问,即形而上的道理。[5]精微:精深...

《神传于目,而目则有胞,闭之可以养神也;祸出于口,而口则有唇,阖之可以防祸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二十七则【原文】神传于目,而目则有胞[1],闭之可以养神也;祸出于口,而口则有唇,阖之可以防祸也[2]。【注释】[1]胞:这里指上下眼皮。[2]阖:关闭。【译文】人的精神往往由眼睛来传达,而眼睛则有上下眼皮,合起来就可以修养精神。祸事常常由说话造成,而嘴巴则有两片嘴唇,闭起来就可以避免祸端...
《奢侈足以败家;悭吝亦足以败家。奢侈之败家,犹出常情;而悭吝之败家,必遭奇祸。庸愚足以覆事;精明亦足以覆事。庸愚之覆事,犹为小咎;而精明之覆事,必见大凶。》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奢侈足以败家;悭吝亦足以败家。奢侈之败家,犹出常情;而悭吝之败家,必遭奇祸。庸愚足以覆事;精明亦足以覆事。庸愚之覆事,犹为小咎;而精明之覆事,必见大凶。》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五十九则【原文】奢侈足以败家[1];悭吝亦足以败家[2]。奢侈之败家,犹出常情;而悭吝之败家,必遭奇祸[3]。庸愚足以覆事[4];精明亦足以覆事。庸愚之覆事,犹为小咎[5];而精明之覆事,必见大凶。【注释】[1]奢侈:挥霍浪费钱财,过...

《儒者多文为富,其文非时文也;君子疾名不称,其名非科名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七十四则【原文】儒者多文为富,其文非时文也[1];君子疾名不称[2],其名非科名也[3]。【注释】[1]时文:科举应试之文,明清时期称八股文为时文。[2]疾:担心、忧虑。称:称誉、褒扬。[3]科名:本指科举的名目,这里指科举之名。【译文】读书人的财富便是文章多,然而并不是指应付考试的文章;...
《人知佛老为异端,不知凡背乎经常者,皆异端也;人知杨墨为邪说,不知凡涉于虚诞者,皆邪说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人知佛老为异端,不知凡背乎经常者,皆异端也;人知杨墨为邪说,不知凡涉于虚诞者,皆邪说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一十一则【原文】人知佛老为异端[1],不知凡背乎经常者[2],皆异端也;人知杨墨为邪说[3],不知凡涉于虚诞者,皆邪说也。【注释】[1]佛老:佛教和道教。因为佛教由释迦牟尼佛创立,而道教尊老子为教主,所以用佛老来代表佛教和道教。异...

《人之足传,在有德,不在有位;世所相信,在能行,不在能言。》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九十九则【原文】人之足传[1],在有德,不在有位[2];世所相信,在能行,不在能言。【注释】[1]足传:值得让人传说称赞。[2]位:高贵的地位。【译文】一个人值得人们称赞,在于他有高尚的德行,而不在于他有高贵的地位。世人所相信的,是那些凡事都能实践得很成功的人,而不是那些嘴上说得好听的人。...

《人之生也直,人苟欲生,必全其直;贫者士之常,士不安贫,乃反其常。进食需箸,而箸亦只悉随其操纵所使,于此可悟用人之方;作书需笔,而笔不能必其字画之工,于此可悟求己之理。》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九十八则【原文】人之生也直,人苟欲生[1],必全其直;贫者士之常,士不安贫,乃反其常。进食需箸[2],而箸亦只悉随其操纵所使,于此可悟用人之方;作书需笔,而笔不能必其字画之工,于此可悟求己之理。【注释】[1]苟:假如、如果。[2]箸:吃饭的用具,俗称筷子。【译文】人生来身体便是直的,如果要...

《人心统耳目官骸,而于百体为君,必随处见神明之宰;人面合眉眼鼻口,以成一字曰“苦”(两眉为草,眼横鼻直而下承口,乃“苦”字也),知终身无安逸之时。》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十二则【原文】人心统耳目官骸[1],而于百体为君[2],必随处见神明之宰[3];人面合眉眼鼻口,以成一字曰“苦”(两眉为草,眼横鼻直而下承口,乃“苦”字也),知终身无安逸之时。【注释】[1]统:统帅、总管。官骸:五官和形骸。骸,形骸。[2]百体为君:指心在人体器官中居首要地位。[3]神明:一切...

《人虽无艰难之时,却不可忘艰难之境;世虽有侥幸之事,断不可存侥幸之心。》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一百零七则【原文】人虽无艰难之时,却不可忘艰难之境;世虽有侥幸之事[1],断不可存侥幸之心。【注释】[1]侥幸:意外获得。【译文】人即使处在顺境之中,也不可忘记人生还有逆境的存在;在世上虽然有意外获得成功的例子,但心中一定不可抱不劳而获的想法。...

《人生境遇无常,须自谋一吃饭本领;人生光阴易逝,要早定一成器日期。》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九十六则【原文】人生境遇无常[1],须自谋一吃饭本领;人生光阴易逝,要早定一成器日期[2]。【注释】[1]境遇:景况和遭遇。指环境的变化和个人的遭遇。[2]成器:成为可用之器,比喻成为有用的人。【译文】人生的环境、遭遇是不定的,一定要谋求足以养活自己的一技之长,才不至于受困于境遇;人一生光阴短...

《人生不可安闲,有恒业,才足收放心;日用必须简省,杜奢端,即以昭俭德。》围炉夜话·原文与赏析

第八十三则【原文】人生不可安闲,有恒业,才足收放心;日用必须简省,杜奢端[1],即以昭俭德[2]。【注释】[1]杜:杜绝、避免。[2]昭:昭示、显示。【译文】人生在世上不能只是安逸度日,有了长远的事业,才能够收住放纵之心;平常花费必须简单节省,杜绝奢侈的习性,才可以昭示节俭的美德。...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