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星期六
首页/文史百科/吴莱对《乐府诗集》的批评

吴莱对《乐府诗集》的批评

吴莱(公元1297—1340年)字立夫,本名来凤,以隐居讲学而终, 门人私谥曰“渊颖先生”。《吴莱集》中论乐府之诗文颇多,除上所举《夜 观古乐府词忆故友黄明远明远曾作〈乐府考〉录汉魏晋宋以来乐歌古词》 《与黄明远第三书论乐府杂说》《田居子黄隐君哀颂辞》等诗文外,另还 有《宋铙歌骑吹曲序》等文。这些诗文表明,作为诗人的吴莱,对于乐 府诗乃是相当关注的。如上所言...

吴莱(公元1297—1340年)字立夫,本名来凤,以隐居讲学而终, 门人私谥曰“渊颖先生”。《吴莱集》中论乐府之诗文颇多,除上所举《夜 观古乐府词忆故友黄明远明远曾作〈乐府考〉录汉魏晋宋以来乐歌古词》 《与黄明远第三书论乐府杂说》《田居子黄隐君哀颂辞》等诗文外,另还 有《宋铙歌骑吹曲序》等文。这些诗文表明,作为诗人的吴莱,对于乐 府诗乃是相当关注的。如上所言,吴莱由于受黄景昌的影响甚深,因而 所持乐府观与黄景昌基本相同,即亦属“主于声”而不“主于辞”者。正 因此,吴莱即对郭茂倩的《乐府诗集》表示出了非常之不满,并因此而 重新编撰了一部百卷本的《乐府类编》,以与之相抗衡。据现有文献资 料可知,吴莱是唐后乐府诗史上公然反对郭茂倩《乐府诗集》的第一人, 而其《乐府类编》一书,亦因此而成为了元代乐府诗史上的第一部“乐府 诗集”的重编本。

《乐府类编》今已不传,仅就书名言,知其乃为对乐府诗重新分类 (相对于《乐府诗集》而言)编撰而成的一部总集,而《吴莱集》卷十二 《乐府类编后序》一文,又可为之佐证。吴莱的这篇《乐府类编后序》, 不仅记载了其批评郭茂倩《乐府诗集》的原因,而且还就《乐府类编》的 编撰宗旨,以及其之于乐府诗的认识等,均进行了实事求是之录载,而 成为元代乐府诗批评之一份不可多得的资料。为便于认识与讨论,兹节 录其有关文字如次:

初,太原郭茂倩次古今乐府,但取标题,但时世先后,纷乱庞 杂,摹拟蹈袭,层见间出,厌人视听。今故就茂倩所次,辨其时 代,且选其所可学者,使各成家。又从而论之曰: 古之言乐者必本 于诗,诗者,乐之辞而播于声者也。……自秦变古,诗、乐失官, 至汉而始于修之。燕、代、荆、楚,稍协律吕,街衢巷陌,交相唱 和。当世学者司马相如之徒,徒以西蜀雕虫篆刻之辞,而欲立汉家 一代之乐府。传之魏晋,流风寖盛,而其所谓乐者亦止于是。呜 呼! 今之去汉则又远矣,故今或观乐府之诗者,一切指为古辞…… 诚以古辞重也。魏晋以降,盖唯唐人颇以诗名家,而乐府至杂用古 今体。当其初年,江左齐梁宫闱粉黛之尚存,及其中世,代北蕃夷 风沙战伐之或作,是则古之所谓乱世之怨怒、亡国之哀思者,而唐 人之辞为尽有之,欲求其如汉魏之古辞者少矣。……予闻唐有宋沉 者,开元宰相宋璟之曾孙,每太常乐工奏伎,即能揣其乐声之休 咎。遇有工善篳篥者,且曰: “彼将神游墟墓。会伎虽善,至尊不 宜近。”已而果然。众工大惊。……诗本所以为乐也,诗殆难言矣 乎?今之学者深沉之思不讲,而讲为麄疏卤莽之语; 中和之节不 谐,而益为寂寥简短之音。……予故论之,使后之读是编而欲学是 诗者,可不慎哉。①

就已引录的这段《后序》文字言,吴莱于其中共涉及了有关乐府诗的六 个问题: 其一是对郭茂倩的《乐府诗集》大加批评,认为其“但取标题, 无时世先后,纷乱庞杂,摹拟蹈袭,层见间出,厌人视听”。所谓“但 取标题”,乃指《乐府诗集》据以分类之“乐”,主要是就乐府诗题所表示 的“音乐性”而言,如“鼓吹曲辞”“相和歌辞”等,但“鼓吹曲辞”之“曲” 究竟如何,郭茂倩却没有对其作任何文字方面的笺释。这一批评,实质 上是指《乐府诗集》依音乐以分类的不科学性。其二是对《乐府类编》编 撰宗旨的说明,即“就茂倩所次,辨其时代,且选其所可学者,使各成 家”,其中,“辨其时代”最为关键,即其为区别于郭茂倩《乐府诗集》的 核心点,但因《乐府类编》早已佚亡,故吴莱的“辨其时代”究竟如何, 现已无可获知。其三是主张乐府诗“古、今体”并重,并对“以诗名家” 的唐人乐府之“杂用古今体”进行了首肯。吴莱的这一认识,如上所言, 无疑是受黄景昌“古、今乐府体”论影响的结果。其四是对齐梁迄唐之 间的乐府诗,基本上持否定态度,即在吴莱看来,元及其前的乐府诗, 应以汉、魏乐府为正宗。其五是举唐人宋沉之善识乐为例,以强调 “声”在乐府诗中的重要性,并认为,为“今”人所称道的“古辞”,不一 定就是古乐府。换言之,在“乐”与“辞”两个方面,吴莱认为“乐”是第 一位的,“辞”则为第二位,这与刘勰《文心雕龙·乐府第七》之所言, 乃如出一辙。其六是提倡乐府诗的“深沉之思”与“中和之节”,其中的 “中和”,既包含着“中和之乐”,也包含着“中和之辞”。

综上可知,吴莱的乐府观,在这篇《乐府类编后序》中,已得以较 为全面之反映。

而值得注意的是,吴莱对郭茂倩《乐府诗集》之批评与否定,于其 门人也深有影响,如胡翰即为其一。胡翰(公元1307—1381年)字仲 子,今浙江金华人,《明史·文苑传》载其生平,其《胡仲子集》10卷, 为门人刘刚等编,有《四库全书》本等。胡翰对于乐府诗的认识,基本 上与吴莱一脉相承,即唯汉、魏乐府为其指归。《胡仲子集》卷四有《古 乐府诗类编》一文,记载了胡翰对于郭茂倩《乐府诗集》之不满,以及其 重编“乐府诗集”的一些情况。据是文可知,胡翰之于郭茂倩《乐府诗 集》的批评,除了音乐之外,还曾着眼于“感鬼神,和上下,美教化, 移风俗”的政教功能方面,因而认为: “今郭茂倩之所次有是哉?”①正 因此,其即重新编撰了一部收诗以汉、魏为主的古乐府总集,并将其取 名为《古乐府诗类编》。但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战争等方面的原因,胡 翰的《古乐府诗类编》与乃师吴莱的《乐府类编》,均未能流传于后世。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shiwenxuan.com/china-wenshi/2022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