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19日星期三
首页/文史百科/王蒙-宗教

王蒙-宗教

宗教爱心加上崇拜、敬畏、依托与慰安,加上对于生命、命运、遭际、生死、死后的自我的忧虑、迷茫与大困惑,许多人、许多族群的文化走向宗教。宗教不能证明,不需要证明,也难以证伪。例如佛家所言“生、老、病、死”的焦虑,确是通向宗教的契机。古老的中华在信仰问题上有自己独特的清醒、智慧、善意、中庸与适可而止。中就是准确与包容,庸就是正常与稳定。中庸在古代,就是留有余地、勿...

宗教

爱心加上崇拜、敬畏、依托与慰安,加上对于生命、命运、遭际、生死、死后的自我的忧虑、迷茫与大困惑,许多人、许多族群的文化走向宗教。宗教不能证明,不需要证明,也难以证伪。例如佛家所言“生、老、病、死”的焦虑,确是通向宗教的契机。

古老的中华在信仰问题上有自己独特的清醒、智慧、善意、中庸与适可而止。中就是准确与包容,庸就是正常与稳定。中庸在古代,就是留有余地、勿为已甚的最大公约数。中国的古圣先贤,对于民间的神鬼说与多神说,认为不必附和,也不必认真驳斥。庄子名言:“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庄子·内篇·齐物论第二》),不可能亲见亲闻亲历掌握第一手材料的经验性现实外的一切,只能挂起来备考;而有第一手材料的一切,也不必轻易去做价值判断和前景预判。那么,玉皇或者上帝,兔儿爷还是灶王爷的有无,不以我或他人的论证为根据,也无法由你我他查实。

老子更绝: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道德经》第五十六章、第八十一章)。智者不怎么说话,话多了不智,真实可信的话语未必好听,好听的话语未必可信。精通者不与他人争论,爱争论的人绝非精通。

中华传统文化的这种聪明,举世无双。或谓,缺少了点死磕与条分缕析的精细精神,也罢。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