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文史百科/王蒙-自然性、人文性、社会性与信仰的结合

王蒙-自然性、人文性、社会性与信仰的结合

自然性、人文性、社会性与信仰的结合中华文化注意的是天道、自然、天理、天命、圣王、仁义、礼法。杀身舍生,仁义,这个哲学—道义链条就是终极价值。“朝闻道,夕死可矣”,道的哲学就是终极信仰。天地、上苍、日月、正气、英烈、美誉,就是精神的上帝,概念的上苍,灵魂的顶峰、支柱与主宰,是极高极久极大与极其不朽。中国的神是概念神、哲学神、道德神、智慧神、文化神、业绩神、行为...

自然性、人文性、社会性与信仰的结合

中华文化注意的是天道、自然、天理、天命、圣王、仁义、礼法。杀身舍生,仁义,这个哲学—道义链条就是终极价值。“朝闻道,夕死可矣”,道的哲学就是终极信仰。天地、上苍、日月、正气、英烈、美誉,就是精神的上帝,概念的上苍,灵魂的顶峰、支柱与主宰,是极高极久极大与极其不朽。

中国的神是概念神、哲学神、道德神、智慧神、文化神、业绩神、行为神、规范神。儒家是不是孔教,近现代国内外争议颇多,原因是中华传统文化对于终极信仰、形而上形而下、六合内外、此岸彼岸的思路与欧洲、与印度,根本不在一条轨道上。

其实,上帝、主、玉皇、佛,也都是概念,不可随意把他们拉到具象的此岸来。就连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的石头也是文学概念,出现在贾府,绝对成不了信仰对象,只能被受众嘲笑与怜惜,叫作“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的四不像人物。

共产党员的信仰则是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对于科学社会主义,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真理的信仰,是“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这种思路是可以与中华传统文化接轨的。

我们的神灭论、唯物论,也是信仰;是以无为终极,以无为根本,从无生出的有,有再成无,无再成有,生生不息。无与无穷大是数学之神、哲学之神,一个0是无,一个∞是终极,一个1 是万有,互相转化,这就是世界。

以万有的物即大块即天地即客观存在为自然、为起源与归宿,而一切物又都以“无”为起源与归宿,“无”与万有互为起源与归宿。以“无为”而治作为社会治理的最高理想,以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无极而生太极,太极而生四象、八卦、万物的规律为发生学,以一切都有过往、生灭、变化、发展、得失、成败、循环或者螺旋为大道,好了,我们可以安身立命了。

老子的说法是:“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道德经》第六章)我们今天对上述言语解释发挥起来,不妨强调:大自然的生发力量是永远的,世界的母体“子宫”的生命力活力,是伟大的,世界的子宫,天地的根基,绵长恒久,永远不会衰老,不会疲累。而各种事物,就这样新生、成长、繁荣、衰老、寿终正寝。

中华传统文化对待信仰特别是对待宗教的态度与思路是庄重、辩证、清醒而又极其合情合理的。合情合理,避免钻牛角尖,避免殊死的绝对对立,这是我们的文化传统的一个特色,一个有效好使的亮点。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