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史百科/郭茂倩对《乐府诗集》的编撰

郭茂倩对《乐府诗集》的编撰

宋代的乐府诗批评,从批评类型的角度言,既有“整理类批评”“选 择类批评”,又有“题解类批评”“品第类批评”与“专论类批评”,更有 甚者,则是集这些批评形式于一书之中,如郭茂倩《乐府诗集》即属如 此。仅此即可表明,宋代乐府诗批评的组织结构体系,乃是相当丰富而 完整的,这是乐府诗批评进入其成熟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而郭茂倩的 《乐府诗集》,也就自然成为了一部乐府诗...

宋代的乐府诗批评,从批评类型的角度言,既有“整理类批评”“选 择类批评”,又有“题解类批评”“品第类批评”与“专论类批评”,更有 甚者,则是集这些批评形式于一书之中,如郭茂倩《乐府诗集》即属如 此。仅此即可表明,宋代乐府诗批评的组织结构体系,乃是相当丰富而 完整的,这是乐府诗批评进入其成熟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而郭茂倩的 《乐府诗集》,也就自然成为了一部乐府诗批评的集大成之作。其后的 元、明、清各朝之乐府诗批评,虽然大多以“题解类批评”与“专论类批 评”为主,但却无不与郭茂倩《乐府诗集》有着千丝万缕之联系。所以, 《四库全书简明目录》于《乐府诗集》所撰“提要”认为,后世“言乐府者, 以足资为祖本,犹渔猎之资山海也”。大约正是由于这“足资为祖本”的 原因,《乐府诗集》在南宋初年印行问世后,坊间之翻刻与重刻即形成 了一股风气,以致其版本之多,为历代乐府诗总集所少见①。《乐府诗 集》对于后世的影响之大,可见一斑。

注释

① 关于《乐府诗集》的版本,仅宋、元两朝即有多种记载。以宋本为例,陈 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十五、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卷二之所载,即各为一种,前 者所“书录”为“首尾皆无序文”本,后者之“志”则为“包括传记、词曲”本,二者明 显不同。而元本,仅据李孝光《五峰集》卷三《乐府诗集序》一文即可知,时为监察 御史的彭敬叔便藏有三种,一为“前得其书”本,一为“吴越善本”,一为“使文学童 万元刻诸学宫”本。在这三种元刻本《乐府诗集》中,最后一种又称为“集庆路儒学 刊本”,今存。另,傅增湘《藏园群书题记》卷十八《宋本乐府诗集跋》一文之末,记 载了近十种《乐府诗集》的重要版本,可参看。此外,宋以后的各种公私书目亦多 有记载,兹不具举。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shiwenxuan.com/china-wenshi/20221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