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词赏析/刘长卿《听笛歌留别郑协律》(原文_赏析)

刘长卿《听笛歌留别郑协律》(原文_赏析)

旧游怜我长沙谪,载酒沙头送迁客。天涯望月自沾衣,江上何人复吹笛?横笛能令孤客愁,渌波淡淡如不流。商声寥亮羽声苦,江天寂历江枫秋。静听关山闻一叫,三湘月色悲猿啸。又吹杨柳激繁音,千里春色伤人心。随风飘向何处落?唯见曲尽平湖深。明发与君离别后,马上一声堪白首。音韵悲凉,尤妙于短歌中写得繁会丛杂,如闻入破。...

旧游怜我长沙谪,载酒沙头送迁客。天涯望月自沾衣,江上何人复吹笛?横笛能令孤客愁,渌波淡淡如不流。商声寥亮羽声苦江天寂历江枫秋静听关山闻一叫三湘月色悲猿啸又吹杨柳激繁音千里春色伤人心随风飘向何处落?唯见曲尽平湖深。明发与君离别后,马上一声堪白首

音韵悲凉,尤妙于短歌中写得繁会丛杂,如闻入破。

【笺释】

[郑协律] 不详。协律,《唐六典》卷一四“太常寺”:“协律郎二人,正八品上。协律郎掌和六律、六吕,以辨四时之气,八风五音之节。阳为六律,所以统气类物……阴为六吕,所以旅阳宣气。”刘长卿亦有《逢郴州使因寄郑协律》诗(《全唐诗》卷一四七):“相思楚天外,梦寐楚猿吟。更落淮南叶,难为江上心。衡阳问人远,湘水向君深。欲逐孤帆去,茫茫何处寻。”可知此人亦尝谪郴州。据“旧游怜我长沙谪,载酒沙头送迁客”可知,此诗当为乾元二年(759)春贬南巴、吴中留别时所作。

[长沙谪] 《史记》卷八四《屈原贾生列传》:“贾生名谊,洛阳人也。年十八,以能诵诗属书闻于郡中……廷尉乃言贾生年少,颇通诸子百家之书。文帝召以为博士。是时贾生年二十余,最为少。每诏令议下,诸老先生不能言,贾生尽为之对,人人各如其意所欲出。诸生于是乃以为能不及也。孝文帝说之,超迁,一岁中至太中大夫……诸律令所更定,及列侯悉就国,其说皆自贾生发之。于是天子议以为贾生任公卿之位。绛、灌、东阳侯、冯敬之属尽害之,乃短贾生曰:‘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于是天子后亦疏之,不用其议,乃以贾生为长沙王太傅。”

[商声] 五音中的商音,其音寥亮,凄怆哀怨。《荀子·王制》“商歌”注:“商,哀思之音。”阮籍《咏怀》其十:“素质游商声,凄怆伤我心。”

[羽声] 五音之一,羽声慷慨。《战国策·燕策三》:“复为慷慨羽声。”晋陶潜《咏荆轲》:“商音更流涕,羽奏壮士惊。”

[寂历] 犹寂静,冷清。江淹《灯赋》:“冬膏既凝,冬箭未度,悁连冬心,寂历冬暮。”

[关山] 《乐府诗集》卷二三“横吹曲辞·关山月”:“《乐府解题》曰:‘《关山月》,伤离别也。’古《木兰诗》曰:‘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按,相和曲有《度关山》,说此类也。”

[三湘] 一说湘水发源与漓江合流后称漓湘,中游与潇水合流后称潇湘,下游与蒸水合流后称蒸湘,总称三湘。一说今湖南湘乡县所在为下湘,湘潭市所在为中湘,湘阴县所在为上湘,合称三湘。古人诗文中的三湘多泛指整个湘水流域及洞庭湖地区。如王维《汉江临眺》:“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

[杨柳] 《乐府诗集》卷二二“横吹曲辞·折杨柳”引《宋书·五行志》曰:“晋太康末,京洛为折杨柳之歌,其曲有兵革苦辛之辞。”并进而说明:“古乐府又有《小折杨柳》,相和大曲有《折杨柳行》,清商四曲有《月节折杨柳歌》十三曲,与此不同。”

[春色] 宋玉《九辩》:“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明发] 黎明,平明。《诗经·小雅·小宛》:“明发不寐,有怀二人。”朱熹集传:“明发,谓将旦而光明开发也。”王维《春夜竹亭赠钱少府归蓝田》:“羡君明发去,采蕨轻轩冕。”

[马上] 马背上。《史记》卷九七《郦生陆贾列传》:“陆生时时前说称《诗》《书》,高帝骂之曰:‘乃公居马上而得之,安事《诗》《书》?’陆生曰:‘居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之乎?’”陈后主《昭君怨》:“只余马上曲,犹作旧时声。”

【辑评】

《对床夜语》卷五:“横笛能留孤客愁,绿波澹澹如不流。商声寥亮羽声苦,江天寂历江枫秋。”如此等作,尤不可以五言掩其美。

《唐诗解·七言古诗八》:按,文房尝贬南巴尉,协律祖之,因闻笛而歌以留别也。言君饮我酒,而当月明之夜,望之足以沾衣,况又闻此笛声乎?愈添孤客之愁也。且其声始发,水为之不流;寻则调谐商羽,而秋声为之凛烈也。于是关山奏而哀猿鸣,杨柳激而春色动,曲之入神如此!吾不知声之所为,惟见曲尽而湖深者,若有以收其响也。以挥觞之际,闻之已不胜悲,况别后于马上听之乎?是足以令人白首矣。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