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词赏析/刘长卿《送耿拾遗归上都》(原文_赏析)

刘长卿《送耿拾遗归上都》(原文_赏析)

若为天畔独归秦,对水看山欲暮春。穷海别离无限路,隔河征战几归人1。长安万里传双泪,建德千峰寄一身。想到邮亭愁驻马,不堪西望见风尘。结体清健,五、六尤警策。或疑次句春字韵无着,非深知侍者,试博取以观自见。【校记】1.征战几归人,《全唐诗》一作“征阵独归人”。...

若为天畔独归秦,对水看山欲暮春。穷海别离无限路隔河征战几归人1。长安万里传双泪建德千峰寄一身。想到邮亭愁驻马,不堪西望见风尘。

结体清健,五、六尤警策。或疑次句春字韵无着,非深知侍者,试博取以观自见。

【校记】

1.征战几归人,《全唐诗》一作“征阵独归人”。

【笺释】

[耿拾遗] 即耿湋。据傅璇琮《唐才子传校笺》卷四,“又刘长卿于大历十一、十二年间贬谪为睦州(今浙江衢州)司马,亦有《送耿拾遗归上都》,则耿湋充括图书使由吴越返京,当在大历十一年七月。在越中时尚有与严维、秦系等唱酬之作,如《赠严维》(《全唐诗》卷二六八),严维则有《酬耿拾遗题赠》(同上卷二六三),秦系则有《山中赠耿拾遗湋兼两省故人》(同上卷二六○)。”耿湋有《赠别刘员外长卿》(《全唐诗》卷二六九):“清如寒玉直如丝,世故多虞事莫期。建德津亭人别夜,新安江水月明时。为文易老皆知苦,谪宦无名倍足悲。不学朱云能折槛,空羞献纳在丹墀。”

[穷海] 僻远的海边。因睦州偏僻而近海,故云。《后汉书》卷四九《耿恭传》:“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

[隔河征战] 《旧唐书》卷一一《代宗纪》:大历十年(775)“六月辛未,田承嗣遣其党裴志清攻围冀州”,九月“癸丑,吐蕃冠陇州”;十一年(776)“五月癸巳,以永平军节度使李勉为汴州刺史,充汴宋等八州节度观察留后。时汴将李灵耀专杀濮州刺史孟鉴,北连田承嗣,故命勉兼领汴州。”其时战乱频仍,故有此句。

[长安万里] 极言其遥远。《世说新语·夙惠》:“晋明帝数岁,坐元帝膝上。有人从长安来,元帝问洛下消息,潸然流涕。明帝问何以致泣?具以东渡意告之。因问量帝:‘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答曰:‘日远。不闻人从日边来,居然可知。’元帝异之。明日集群臣宴会,告以此意,更重问之。乃答曰:‘日近。’元帝失色,曰:‘尔何故异昨日之言邪?’答曰:‘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建德] 《元和郡县图志》卷二五“睦州建德县”:“本汉富春县地,吴黄武四年分置建德县,隋大业末改为镇,武德四年复改为建德县。”乃睦州治所在地。睦州境内多山,故云“千峰”。

[邮亭] 驿馆;递送文书者投止之处。《墨子·杂守》:“筑邮亭者圜之。”《汉书·薛宣传》:“过其县,桥梁邮亭不修。”颜师古注:“邮,行书之舍,亦如今之驿及行道馆舍也。”

【辑评】

《诗薮内编·近体中·七言》:崔曙“汉文皇帝有高台,此日登临曙色开”,老杜“野老篱前江岸回,柴门不正逐江开”、“白帝城中云出门,白帝城下雨翻盆”、“青娥皓齿在楼船,横笛短萧悲远天”、“霜黄碧梧白鹤栖,城上击柝复乌啼”,岑参“满树枇杷冬着花,老僧相见具袈裟”,李颀“新加大邑绶仍黄,近与单车去洛阳”,刘长卿“若为天畔独归秦,对水看山欲暮春”,郎士元“石林精舍虎溪东,夜扣禅扉谒远公”,杜牧“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虽语意稍疏野,亦自一种风致。

《唐诗镜》卷二九:中联流动易而整策难。律法以整策为正。

《唐诗解·七言律诗》:此伤乱之诗。意谓秦中云扰,拾遗乃从天畔归之乎?纪其时则暮春也。别穷海而趋秦,路更无限,况隔河征战,归人几何而可独往耶?我方恋阙,因君之行,不无洒泪;然欲苟全性命,则宁寄此身于建德千峰间耳。想君前路当止邮亭,西望风尘,不堪莫甚,君其勉之!是诗年月无考,观隔河、西望等语,必吐蕃之难也,岂代宗幸陕之进乎?

《唐七律选》卷三引《西河诗话》:往读“隔河”句,似戍所送归京者,疑与“穷海”句不合,且不知建德所在,未审其自谓、谓耿。及考唐史,知刘以转运判官贬播州尉移睦州司马。建德属睦州,其所谓‘千峰寄一身’者,盖自谓也。然则‘隔河征战’非是实赋,只借言还归之难慰耿且自解耳。此必长安遭吐蕃之乱代宗幸陕时,故语及之。但三、四上实下虚,似比似赋,律法一变又如此。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卷二:(前解)“若为”之为言如何也,犹言反复展转思之,而终恐无有其事也。何也?秦在天畔,一未易事也。以天畔之秦,而欲一人独归,又一未易事也。反复展转思之,除非以春又欲暮,以是为肖汲汲乎?正甚言此归之决定无有其事也。三,穷海无限路,再写一之“天畔”字;四,隔河几归人,再写一之“独归”字,皆以反复展转“若为”之二字也。“欲暮春”上加“对水看山”,又妙!言但据山红水绿,则似欲暮春耳,其余人事固皆不然。(后解)上解既极陈独归之难,此解又自明不归之故,所以多方沮劝之也。言我日夕眼泪满面,何曾一刻忘归?然欲性命苟且得全,则现见不归在此,犹俗言“尔若得归,则我已先归”也。结言“想到”者,言我今反复沮君,而君决意不听,则意必有中途驻马之一日,始信今日之言之不谬耳。看他八句诗中,凡用无限意思,却又笔笔能到。

《重订唐诗别裁集》卷一四:时应值吐蕃之乱,故有“隔河征战”、“西望风尘”之语。

《昭昧詹言》卷一八:起句先点耿归上都。次句带叙时令。三、四从自己衬跌出,作羡之之词,以起送归意。五、六分写两边。结句送后情事,当时实象。姚先生云:“宝应元年,以京兆府为上都。此为睦州司马时所作。睦州今严州也。文房由潘州贬回,故曰穷海。潘州今高州也。”唐睦州置建德县,此在睦州作。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