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词赏析/刘长卿《南楚怀古》(原文_赏析)

刘长卿《南楚怀古》(原文_赏析)

南国久芜没1,我来空郁陶2。君看章华宫,处处生蓬蒿3。但见陵与谷,岂知贤与豪。精魂托古木,宝剑捐江皋。倚棹下晴景,回舟随晚涛。碧云暮寥落,湖上秋天高4。往事那堪问,此心徒自劳。独余湘水上,千载闻《离骚》。【校记】1.没,《全唐诗》一作“漫”。2.来,《全唐诗》一作“生”。3.蓬蒿,《全唐诗》一作“黄蒿”。4.秋天,《全唐诗》一作“青天”。【笺释】...

南国久芜没1,我来空郁陶2。君看章华宫,处处生蓬蒿3。但见陵与谷,岂知贤与豪。精魂托古木,宝剑捐江皋。倚棹下晴景,回舟随晚涛。碧云暮寥落,湖上秋天高4。往事那堪问,此心徒自劳。独余湘水上,千载闻《离骚》。

【校记】

1.没,《全唐诗》一作“漫”。

2.来,《全唐诗》一作“生”。

3.蓬蒿,《全唐诗》一作“黄蒿”。

4.秋天,《全唐诗》一作“青天”。

【笺释】

[南楚] 古地区名。春秋战国时,楚国在中原南面,后世称南楚,为三楚之一。《史记》卷一二九《货殖列传》:“夫自淮北沛、陈、汝南、南郡,此西楚也。”“彭城以东,东海、吴、广陵,此东楚也。”“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长沙,是南楚也,其俗大类西楚。”南楚之地,北起淮汉,南至江南,约包括今安徽中部、西南部,河南东南部,湖南、湖北东部及江西等地区。宋玉《登徒子好色赋序》:“且夫南楚穷巷之妾,焉足为大王言乎?”曹植《王仲宣诔》:“我公奋钺,耀威南楚,荆人或违,陈戎讲武。”《史记》卷七《项羽本纪》:“项王自立为西楚霸王,王九郡,都彭城。”裴骃集解引孟康曰:“旧名江陵为南楚,吴为东楚,彭城为西楚。”按诗意,所指当为江陵一带。《全唐诗》卷一四六又作“陶翰诗”,题同。

[郁陶] 陶,音yáo。忧思积聚貌。《尚书·五子之歌》:“郁陶乎予心,颜厚有忸怩。”《楚辞·九辩》:“岂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门以九重。”王逸注:“愤念蓄积盈胸臆也。”

[章华宫] 即章华台,楚离宫名。《左传·昭公七年》:“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太平寰宇记》卷一四六“荆州监利县”:“章华台在县郭内。”其故址有四,位于监利者乃其一,晋杜预以为春秋时楚灵王所建者即此。汉荀悦《汉纪·武帝纪一》:“楚灵王起章华之台而楚人散。”晋葛洪《抱朴子·君道》:“鉴章华之召灾,悟阿房之速祸。”唐陈子昂《感遇》其二八:“昔日章华宴,荆王乐荒淫。”

[陵与谷] 意即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精魂] 精神魂魄。王充《论衡·书虚》:“生任筋力,死用精魂……筋力消绝,精魂飞散。”又,王逸《楚辞章句》卷九:“《招魂》者,宋玉之所作也。招者,召也,以手曰招,以言曰召。魂者,身之精也。宋玉怜哀屈原忠而斥弃,愁懑山泽,魂魄放佚,厥命将落,故作《招魂》,欲以复其精神,延其年寿。”

[碧云] 青云,碧空中的云。《文选·江淹〈杂体诗·效惠休“别怨”〉》:“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张诜注:“碧云,青云也。”

[湘水] 即湘江,源出广西壮族自治区,流入湖南省,为湖南省最大的河流。《楚辞·离骚》:“济沅湘以南征兮,就重华而陈词。”东方朔《七谏·哀命》:“测汨罗之湘水兮,知时固而不反。”杜甫《建都十二韵》:“永负汉庭哭,遥怜湘水魂。”

[离骚] 王逸《楚辞章句·离骚经序》:“屈原执履忠贞,而被谗邪,忧心烦乱,不知所愬,乃作《离骚经》。离,别也;骚,愁也;经,径也;言己放逐离别,中心愁思,犹依道径以风谏君也。故上述唐、虞三后之制,下序桀、纣、羿、浇之败,冀君觉悟,反于正道而还己也。”

【辑评】

《唐诗解·五言古诗九》:此叹浮荣易磨,立言不朽。盖因放逐而以屈原自况也。

《唐诗镜》卷二九:笔意萧疏。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