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词赏析/刘长卿《穆林关北逢人归渔阳》(原文_赏析)

刘长卿《穆林关北逢人归渔阳》(原文_赏析)

逢君穆林路,匹马向桑干。楚国苍山古,幽州白日寒。城池百战后,耆旧几家残。处处蓬蒿遍,归人掩泪看。句句沉着,“白日寒”三字写尔时幽州景象,乃竟为千古名言。【笺释】[穆林关] 《元和郡县图志》卷二七“黄州麻城县”:“穆林关,西至白沙关八十里,在县西北一百里,在州北二百里,至光州一百四十九里。”渔阳,《通典》卷一七八“渔阳郡”:“蓟州,今理渔阳县。战国时属燕。秦置...

逢君穆林路,匹马向桑干。楚国苍山古,幽州白日寒城池百战后耆旧几家残处处蓬蒿遍归人掩泪看

句句沉着,“白日寒”三字写尔时幽州景象,乃竟为千古名言。

【笺释】

[穆林关] 《元和郡县图志》卷二七“黄州麻城县”:“穆林关,西至白沙关八十里,在县西北一百里,在州北二百里,至光州一百四十九里。”渔阳,《通典》卷一七八“渔阳郡”:“蓟州,今理渔阳县。战国时属燕。秦置渔阳郡,二汉因之。隋文帝徙玄州于此,并立总管府;炀帝初废,置渔阳郡。大唐属幽州。开元十八年,析幽州置蓟州,或为渔阳郡。领县三:渔阳,三河,玉田。”治所在今河北省蓟县。此诗当为大历二年(767)奉使淮西,巡行光、黄等州时作。

[桑干] 《太平寰宇记》卷六九“幽州蓟县”:“桑干水自西北平昌县界来,南流经府西,又东流经府南,又东南与高梁河合。”

[幽州] 《通典》卷一七八“范阳郡”:“幽州,今理蓟州。古之幽州,盖舜分冀州为之,置十二牧,则其一也。言北方太阴,故以幽冥为号。昔颛顼都于帝丘,其地北至幽陵,即此。殷复省幽州入冀州……初,武王定殷,封召公奭于燕。及秦灭燕,以其地为渔阳、上谷、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汉高帝分上谷郡置涿郡。武帝置十三州,此为幽州……后改燕国曰广阳郡。后汉置幽州,并因前代。晋亦置幽州,晋乱,陷于石勒、慕容儁、苻坚,后入于魏,其后分割不可详也。今之幽州,谓范阳郡,古涿鹿也。即燕国之都焉,谓之渤碣之间,亦一都会也。秦为上谷郡之地。汉高帝分置燕国,后又分燕置涿郡及广阳国,有独鹿、鸣泽。后汉为涿、广阳二郡地。魏更名范阳郡。晋为燕、范阳二国,兼置幽州。慕容儁尝都之。后魏置幽州。北齐置东北道行台。后周置燕、范阳二郡。隋初并废,炀帝初并置涿郡。大唐为幽州,或为范阳郡。”治所在今北京附近。

[城池] 城墙和护城河。《墨子·备城门》:“我城池修,守器具,推粟足。”《汉书·蒯通传》:“婴城固守,皆为金城汤池,不可攻也。”后泛指城、城市。

[耆旧] 故老。《汉书》卷七八《萧育传》:“上以育耆旧名臣,乃以三公使车载育入殿中受策。”

[蓬蒿] 蓬草与蒿草。亦泛指草丛;草莽。《礼记·月令》:孟春之月,“飙风暴雨总至,藜莠蓬蒿并兴”。《庄子·逍遥游》:斥“翱翔蓬蒿之间。”

【辑评】

《对床夜语》卷二:其前实后虚者,即前格也,第反景物于上联,置情思于下联耳。如刘长卿“楚国苍山古,幽州白日寒。城池百战后,耆旧几家残”,则始可以言格。

《唐诗归·中唐一》钟惺评:壮语、平调。“处处蓬蒿遍,归人掩泪看”,钟惺评:悲在“归人”二字。

《唐风定》卷一四:高调。顾云:文房雅鬯清爽,中唐独前。表曰:五言长城,允矣,不愧。

《唐诗解》:此伤禄山之乱也。意谓禄山构乱,神州陆沉,而渔阳为甚。今逢郡于此,观楚国唯苍山为旧物,则知从桑干而向幽州,殆白日无人行矣。百战之后,世家摧残,蓬蒿遍野,归人能无挥涕乎?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