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词赏析/刘长卿《和袁郎中破贼后军行过剡中山水谨上太尉即李光弼》(原文_赏析)

刘长卿《和袁郎中破贼后军行过剡中山水谨上太尉即李光弼》(原文_赏析)

剡路除荆棘(直从破贼后起),王师罢鼓鼙。农归沧海畔,围解赤城西。赦罪春阳发,收兵太白低。远峰来马首(军行过剡中),横笛入猿啼。兰渚催新幄,桃源识故溪(就山水四抱春阳)。已闻开阁待...

剡路除荆棘(直从破贼后起),王师罢鼓鼙。农归沧海畔,围解赤城西。赦罪春阳发,收兵太白低。远峰来马首(军行过剡中)横笛入猿啼。兰渚催新幄,桃源识故溪(就山水四抱春阳)。已闻开阁待(太尉),谁许卧东溪(谓袁)

开门见山,李从一、皇甫茂政发端皆不及。

【笺释】

[袁郎中] 即袁傪,乃天宝末至代宗时人,两《唐书》无传。李肇《国史补》卷上云“袁傪之破袁晁,擒其伪公卿数十人”。《旧唐书》卷一一《代宗纪》:宝应二年(763)三月,“丁未,袁傪破袁晁之众于浙东。”独孤及有《贺袁傪破贼表》(《毗陵集》卷四),皇甫冉《和袁郎中破贼后经剡中山水》(《全唐诗》卷二五○),诗曰:“武库分帷幄,儒衣事鼓鼙。兵连越徼外,寇尽海门西。节比全疏勒,功当雪会稽。旌旗回剡岭,士马濯耶溪。受律梅初发,班师草未齐。行看佩金印,岂得访丹梯。”李嘉佑《和袁郎中破贼后经剡县山水上太尉》(《全唐诗》卷二○七,亦见本书卷五)。此诗当作于宝应二年三月。剡中山水,白居易《沃洲山禅院记》(《全唐文》卷六九六):“东南山水,越为首,剡为面,沃洲天姥为眉目。”《太平寰宇记》卷九六“越州剡县”:“谢灵运诗云:‘暝投剡山中,明癸天姥岑。高高入云霓,远奇何可寻!’即此也。”越州山水绝秀,境内有天姥、会稽、历山、东山、涂山、桐柏、若耶等山,又有剡溪、若耶溪等,为游览胜地。《方舆胜览》卷六“绍兴府”:“鉴水环其前,天下繁剧,襟海带江,浮鄞达吴,千岩万壑,山川之美,胜游珍观。” 太尉,即李光弼。《旧唐书》卷一一〇《李光弼传》:“李光弼,营州柳城人。其先,契丹之酋长。父楷洛,开元初,左羽林将军同正、朔方节度副使,封蓟国公,以骁果闻。光弼幼持节行,善骑射,能读班氏《汉书》……(乾元二年)八月,兼幽州大都督府长史、河北节度支度营田经略等使,余如故……加光弼太尉、兼中书令,代郭子仪为朔方节度、兵马副元帅,以东师委之。”《资治通鉴》卷二二二代宗广德元年(763):“夏四月,庚辰,李光弼奏擒袁晁,浙东皆平。时晁聚众近二十万,转攻州县,光弼使部将张伯仪将兵讨平之。”

[除荆棘] 《后汉书》卷四七《冯异传》:“异朝京师,帝谓公卿曰:‘是吾起兵时主簿也,为吾披荆棘,定关中。”

[赤城] 《元和郡县图志》卷二六“台州唐兴县”:“赤城山,在县北六里,实为东南之名山。”

[春阳发] 《国史补》卷上:“袁傪之破袁晁,擒其伪公卿数十人,州县大具桎梏,谓必生致阙下。傪曰:‘此恶百姓,何足烦人!’乃各遣笞臀而释之。”

[太白] 星名,即金星。又名启明、长庚。《史记》卷二七《天官书》:“察日行以处位太白。”司马贞索隐:“太白晨出东方,曰启明。”古星象家以为太白星主杀伐,故多以喻兵戎。太白“当出不出,未当入而入,天下偃兵,兵在外,入。未当出而出,当入而不入,天下起兵,有破国。其当期出也,其国昌。其出东为东,入东为北方;出西为西,入西为南方。所居久,其乡利;易,其乡凶。”

[兰渚] 《太平寰宇记》卷九六引《舆地志》:“山阴郭西有兰渚,渚有兰亭,王羲之所谓曲水之胜境,制序于此。”

[桃源识故溪] 桃源洞,在今浙江天台县北。刘义庆《幽冥录》谓:剡县人刘晨、阮肇至天台山采药,“山上有一桃树,大有子实,而绝岩邃涧”,误入桃源洞遇二仙女,被邀至家半,后返乡时,子孙已过七代。 故溪,旧识之路。

[开阁待] 有汉公孙弘故事。《汉书》卷五十八《公孙弘传》:“公孙弘,菑川薛人也。少时为狱吏,有罪,免。家贫,牧豕海上。年四十余,乃学《春秋》杂说。武帝初即位,招贤良文学士。是时弘年六十,以贤良征为博士,使匈奴,还报,不合意,上怒,以为不能,弘乃移病免归。元光五年,复征贤良文学,菑川国复推上弘。弘谢曰:‘前已尝西,用不能罢,愿更选。’国人固推弘,弘至太常……时对者百余人,太常奏弘第居下。策奏,天子擢弘对为第一。召入见,容貌甚丽,拜为博士,待诏金马门……元朔中,代薛泽为丞相。先是,汉常以列侯为丞相,唯弘无爵,上于是下诏……其后以为故事,至丞相封,自弘始也。”此谓李光弼。

[卧东溪] 谓隐居。

【辑评】

《瀛奎律髓》卷三○方回评:“赦罪春阳发,收兵太白低”,所圈一联绝精。纪昀评:“远峰”一联亦好。无名氏(甲)评:刘君在当时本推“五言长城”,况杂之宋人中,自觉老气无敌。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