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词赏析/刘长卿《负谪后登干越亭作》(原文_赏析)

刘长卿《负谪后登干越亭作》(原文_赏析)

天南愁望绝1,亭上柳条新。落日独归鸟,孤舟何处人?生涯投越徼2,世业陷胡尘3。杳杳钟陵暮,悠悠鄱水春4。秦台悲白首5,楚泽怨青6。草色迷征路,莺声伤逐臣7。独醒空取笑8,直道不容身。得罪风霜苦,全生天地仁。青山数行泪,沧海一穷鳞。牢落机心尽...

天南愁望绝1,亭上柳条新。落日独归鸟孤舟何处人?生涯投越徼2,世业陷胡尘3。杳杳钟陵暮,悠悠鄱水春4。秦台悲白首5,楚泽怨青6。草色迷征路莺声伤逐臣7。独醒空取笑8,直道不容身。得罪风霜苦全生天地仁青山数行泪沧海一穷鳞牢落机心尽惟怜鸥鸟亲9
十韵中声泪俱下,文房诗之深悲极怨,无逾于此者,真绝唱也。
【校记】
1.天南,《全唐诗》一作“南天”。
2.越,《全唐诗》一作“岭”。
3.胡,《全唐诗》一作“边”。
4.杳杳钟陵暮,悠悠鄱水春,《全唐诗》一作“江入千峰暮,花连百越春”。
5.悲,《全唐诗》一作“怜”。
6.泽,《全唐诗》一作“水”。
7.伤,《全唐诗》一作“谤”,又注:“一本无此四句。”
8.空,《全唐诗》一作“翻”。
9.牢落机心尽,惟怜鸥鸟亲,《全唐诗》一作“流落谁相识,空将鸥鹭亲”。
【笺释】
[干越亭] 《太平寰宇记》卷一○七“饶州余干县”:“干越亭,《越绝书》云:‘余,大越故界。’即谓干越也。在县东南三十步,屹然孤挺,古之游者,多留题章句焉。”《唐诗品汇》卷七七:“杨文公《说苑》云:咸平初罢处州赴阙,道经余干,登干越亭,前瞰琵琶洲,后枕思禅寺,林麓森郁,天下之绝境,古今留题者百余篇,而刘此篇绝唱也。”此诗作于贬南巴途经饶州余干县时。
[天南] 指刘长卿贬所潘州南巴。《通典》卷一八四“南潘郡”:“东至高凉郡九十里。南至大海百五十六里,西至陵水郡百二十二里,北至怀德郡百五十里。东南到大海百六十里,西南到陵水郡百里……去西京七千百八十七里,去东京六千三百八十九里。”“潘州,今理茂名县。秦属象郡,二汉属合浦郡。大唐武德四年置南宕州,八年改为潘州,或为南潘郡。领县三:茂名、南巴、潘水。”
[越徼] 谓百越南界。《通典》卷一八四“古南越”:“自岭而南,当唐、虞、三代为蛮夷之国,是百越之地,亦谓之南越……大唐分为十五部,此为岭南道(所领郡尽得古南越之地,并如其目,不复重出也)。”潘州南巴县在古百越之南鄙。徼,边界。
[钟陵] 洪州别称。《元和郡县图志》卷二八“洪州南昌县”:“汉高帝六年置。隋平陈,改为豫章县。宝应元年六月改为钟陵县,十二月改为南昌县。”《太平寰宇记》卷一○六“洪州豫章郡”:武德四年(621)“分豫章置钟陵县”。南昌县“唐宝应元年六月,改为钟陵县,因山为名。”
[鄱水] 流经鄱阳县,入于洞庭湖。《元和郡县图志》卷二八“饶州鄱阳县”:“秦置。孙权分豫章置鄱阳郡,理于此。晋武帝改为广晋。隋开皇九年改广晋为鄱阳,以在鄱水之北,故曰鄱阳。”《太平寰宇记》卷一○七饶州鄱阳县:鄱水“经郡城南,东过都昌县,入彭蠡湖”。
[秦台] 《汉书》卷五一《邹阳传》引《狱中上梁王书》:“臣闻秦倚曲台之宫,悬衡天下,划地而人不犯。”颜师古注引应劭:“秦皇帝所治处也,若汉家未央宫。”又,《文选·司马相如〈长门赋〉》:“览曲台之央央。”李善注:“《三辅黄图》曰:未央东有曲台殿。”汉时作天子射宫,又立为署,置太常博士弟子。又,为校书之处。独孤及《送长洲刘少府贬南巴使牒留洪州序》:“臧仓之徒得骋其媒孽,子于是竟谪为南巴尉。而吾子直为己任,愠不见色,于其胸臆,未尝虿介。会同谴有叩阍者,天子命宪府杂鞫,且廷辨其滥,故有后命,俾除馆豫章,俟条奏也。是月也,舣船吴门,将涉江而西。夫行止者,时;得丧者,机。飞不抟不高,矢不激不远,何用知南巴之不为大来之机栝乎?由图南而致九万,吾惟子之望。”可知,秦台乃御史台之谓也。
[青] 一种生于浅水中的草本植物。宋玉《风赋》:“夫风生于地,起于青之末。”此句谓南贬而多悲伤。
[独醒] 《史记》卷八四《屈原贾生列传》:“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欤?何故而至此?’屈原曰:‘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夫圣人者,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举世混浊,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怀瑾握瑜而自令见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温蠖乎!’”
[直道] 犹正道,指确当的道理、准则。《礼记·杂记》:“其余则直道而行之是也。”《韩非子·三守》:“然则端言直道之人不得见,而忠直日疏。”
[穷鳞] 孤苦无依之鱼,比喻处在困境的人。
[牢落] 无所依托。机心,巧诈之心,机巧功利之心。《庄子·天地》:“吾闻之吾师,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成玄英疏:“有机动之务者,必有机变之心。” 鸥鸟亲,《列子·黄帝》:“海上之人有好沤鸟者,每旦之海上,从沤鸟游,沤鸟之至者百数而不止。其父曰:‘吾闻沤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沤鸟舞而不下也。”此二句意谓受尽世俗机心之欺诈,唯以坦然率真心性与自然相亲近。
【辑评】
《瀛奎律髓》卷四三方回评:此诗所点四联(三、四、五、六、十一、十二句)可赏,而“得罪风霜苦,全生天地仁”尤佳。长卿诗谓之“五言长城”,世称刘随州,然不及老杜处,以时有偏枯。冯舒评:器局思路,事事不如老杜,时代使然。止曰“偏枯”,非知诗者。又:清华。冯班评:长卿大略小。又:虚谷云:“不及老杜处,以时有偏枯。”亦不在此。又:忠厚之至。陆贻典评:“番”,即鄱阳湖。无名氏(甲)评:干越亭,在江西。许印芳评:原诗共十韵,“怨青”以下有四句云:“草色迷征路,莺声傍逐臣。独醒翻引笑,直道不容身。”“草色”二句亦佳,惟“独醒”二句太露,晓岚抹而删之。但删此联,韵数单而不双,有乖体制。遂并“草色”一联删之,如此则为完璧矣。又:“生”字、“天”字、“青”字,俱犯复。纪昀评:“独醒”一联太浅率,亦太激讦。下二句则诗人之笔矣。又:不及处不在“偏枯”。
《围炉诗话》卷二:刘长卿《登干越亭》诗,前段尚宽和,至“得罪”三联,忽出哀苦之词,遂觉通篇尽是哀苦。唐人诗法如是,若通篇哀苦,失操纵法。
《重订唐诗别裁集》卷一八:在饶州府。“落日独归鸟,孤舟何处人”,言鸟归故处,人滞孤舟,作感兴语看,愈有味。“得罪风霜苦,全生天地仁”,归美君恩,风人之旨。
《小清华园诗谈》卷上:何谓忠厚?曰……刘随州之“得罪风霜苦,全生天地仁”,钱员外之“穷达恋明主,耕桑亦近邻”,裴仆射之“道直身还在,恩深命转轻”之类,亦犹有诗人温厚之遗云。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