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词赏析/刘长卿《酬皇甫侍御见寄时前相国姑臧公初临郡》(原文_赏析)

刘长卿《酬皇甫侍御见寄时前相国姑臧公初临郡》(原文_赏析)

离别江南北,江洲叶再黄。路遥云共水,砧迥月如霜。岁俭依仁政,年衰忆故乡。伫看宣室召,汉法倚张纲。【笺释】[皇甫侍御] 即皇甫曾。侍御,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的省称。赵璘《因话录》卷五:“御史台三院:一曰台院,其僚曰侍御史,众呼为端公……二曰殿院,其僚曰殿中侍御史,众呼为侍御……三曰察院,其僚曰监察御史,众呼亦曰侍御。”则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皆可习惯称为侍御,独...

离别江南北,江洲叶再黄。路遥云共水,砧迥月如霜。岁俭依仁政年衰忆故乡。伫看宣室召,汉法倚张纲。

【笺释】

[皇甫侍御] 即皇甫曾。侍御,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的省称。赵璘《因话录》卷五:“御史台三院:一曰台院,其僚曰侍御史,众呼为端公……二曰殿院,其僚曰殿中侍御史,众呼为侍御……三曰察院,其僚曰监察御史,众呼亦曰侍御。”则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皆可习惯称为侍御,独侍御史则称之为端公。前相国姑臧公,指李揆。《旧唐书》卷一二六《李揆传》:“李揆,字端卿,陇西成纪人,而家于郑州,代为冠族……少聪敏好学,善属文……乾元初,兼礼部侍郎。揆尝以主司取士,多不考实,徒峻其堤防,索其书策,殊未知艺不至者,文史之囿亦不能摛词,深昧求贤之意也……由是数月之间,美声上闻,未及毕事,迁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崇文馆大学士、修国史……初,揆秉政,侍中苗晋卿累荐元载为重官。揆自恃门望,以载地寒,意甚轻易,不纳,而谓晋卿曰:‘龙章凤姿之士不见用,獐头鼠目之子乃求官。’载衔恨颇深。及载登相位,因揆当徙职,遂奏为试秘书监,江淮养疾。既无禄俸,家复贫乏,孀孤百口,丐食取给。萍寄诸州,凡十五六年,其牧守稍薄,则又移居,故其迁徙者,盖十余州焉。”“元载以罪诛,除揆睦州刺史。”《旧唐书》卷一一《代宗纪》:大历十二年(777)四月,“癸巳,以前秘书监李揆为睦州刺史。”则李揆临郡当在大历十二年秋。诗当作于此时。又,皇甫曾有《寄刘员外长卿》诗:“南忆新安郡,千山带夕阳。断猿知夜久,秋草助江长。疏发应成素,青松独耐霜。爱才称汉主,题柱待回乡。”意谓李揆任睦州刺史,将会对刘长卿有特别之礼遇。

[叶再黄] 大历十年(775)皇甫曾有《过刘员外长卿别墅》诗,刘长卿有《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诗酬答。至大历十二年(777)寄诗,故有“叶再黄”之说。

[宣室召] 《史记》卷八四《屈原贾生列传》:“后岁余,贾生征见。孝文帝方受厘,坐宣室。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贾生因具道所以然之状。至夜半,文帝前席。既罢,曰:‘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司马贞索隐引《三辅故事》曰:“宣室在未央殿北。”

[张纲] 《后汉书》卷八六《张纲传》:“纲,字文纪,少明经学,虽为公子而厉布衣之节,举孝廉不就,司徒高第辟为御史。时顺帝委纵宦官,有识危心,纲常感激,慨然叹曰:‘秽恶满朝,不能奋身出命,扫国家之难,虽生吾不愿也。’……汉安元年,选遣八使徇行风俗,皆耆儒知名,多历显位,唯纲年少,官次最微,余人受命之部,而纲独埋其车轮于洛阳都亭,曰:‘豺狼当路,安问狐狸!’”遂弹奏权臣大将军梁冀。“书御,京师震竦。时冀妹为皇后,内宠方盛,诸梁姻族满朝,帝虽知纲言直,终不忍用。”此二句,兼呈皇甫曾与李揆,以耿直守法、为国靖难相勉励。

【辑评】

《瀛奎律髓》卷四二方回评:第五句不涉风物,未尝不新。纪昀评:题中“前相国”云云当注。五句下与全诗无涉,不宜入之题中。又:通体深稳。又:意总在言情而不写景,然古人诗法不必定写景,亦不必不写景,惟其当而已矣。“江西”诸人始以摆落为高,虚谷因而加僻焉,非笃论也。

《唐诗归·中唐一》:“风俭依仁政”,钟惺评:一身苦境,却说出关系。谭元春评:有体。

《唐诗镜》卷二九:“砧迥月如霜”,景趣深长。若除却“砧”字,余俱浅俗矣。

《重订唐诗别裁集》卷一一:“伫看宣室召,汉法倚张纲”,此指初临郡,答侍御。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