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词赏析/刘长卿《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原文_赏析)

刘长卿《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原文_赏析)

荒村带返照,落叶乱纷纷。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野桥经雨断,涧水向田分。不为怜同病,何人到白云?文房五言皆意境好,不费气力,此尤以不见用意为长。【笺释】[碧涧] 刘长卿《酬滁州李十六使君见赠》诗自注云:“李公与予俱于阳羡山中新营别墅。”则碧涧当在阳羡山中。阳羡,《元和郡县图志》卷二五“常州”:“义兴县,本汉阳羡县,故城在荆溪南。”《全唐文》卷三一六李华《送薄...

荒村带返照落叶乱纷纷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野桥经雨断涧水向田分不为怜同病何人到白云?

文房五言皆意境好,不费气力,此尤以不见用意为长。

【笺释】

[碧涧] 刘长卿《酬滁州李十六使君见赠》诗自注云:“李公与予俱于阳羡山中新营别墅。”则碧涧当在阳羡山中。阳羡,《元和郡县图志》卷二五“常州”:“义兴县,本汉阳羡县,故城在荆溪南。”《全唐文》卷三一六李华《送薄九自牧往义兴序》:“阳羡山深水阔,海隅幽阻,而人罕知之。以中明之元姿默识阳羡之清漪秀石,人乎哉?清乎哉?”同书卷四九二权德舆《送义兴袁少府赴官序》:“过江山水,阳羡居最,性质夷淡者得之愈深。”又同卷《送三从弟况赴义兴尉序》曰:“彼阳羡有佳山水,玉潭东舍溪,南岳洞灵,仁祠仙观,邑子乡导,穷年胜赏。”又,《江南通志》卷一三“山川”:“玉女潭,在荆溪县(即宜兴县)张公洞西南三里,深广逾百尺。旧传玉女修炼于此。唐权德舆称:阳羡佳山水,以此为最。”可知,碧涧当在阳羡山中。皇甫曾有《过刘员外长卿别墅》:“谢客开山后,郊扉与水通。江湖千里别,衰老一尊同。返照寒川满,平田莫雪空。沧洲自有趣,不复哭途穷。”皇甫曾,字孝常。见本书卷四皇甫曾小传笺释。《四库全书》本《二皇甫集》载独孤及《唐故左补阙安定皇甫公集序》曰:“孝常既除丧,惧遗制之坠于地也,以及与茂政前后为谏官,故衔痛编次,以论撰见托。遂着其始终以冠于篇。”并署作于大历十年(775)。可知,皇甫曾往常州求序于独孤及,因趁便往义兴访刘长卿。

[返照] 夕阳,夕照。骆宾王《夏日游山家同夏少府》:“返照下层岑,物外狎招寻。”

[落叶乱纷纷] 王融《古意》:“况复飞萤夜,木叶乱纷纷。”

[同病] 比喻遭遇相同。《吴越春秋·阖闾内传》:“子不闻《河上歌》乎?同病相怜,同忧相救。”杜甫《送韦郎司直归成都》:“窜身来蜀地,同病得韦郎。”皇甫曾此时亦未得官,故有“同病相怜”之叹。

[白云] 比喻归隐。左思《招隐》其一:“白云停阴岗,丹葩曜阳林。”陶弘景《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钱起《蓝田溪与渔者宿》:“一论白云心,千里沧州趣。”此处指隐居之所。

【辑评】

《瀛奎律髓》卷一三方回评:刘随州号“五言长城”,答皇甫诗如此,句句明润,有韦苏州之风。他诗为尝贬谪,多凄怨语。纪昀评:起四句有灏气。五、六言路之难行,以起末二句,非写意也。

又:卷四二方回评:刘长卿诗细淡而不显焕,观者当缓缓味之,不可造次一观而已也。冯舒评:细能不弱,淡实有味。何焯评:画出闻人足音,跫然而喜。纪昀评:随州五律甚精采,评语谬。

《唐诗解·五言律》:暮景凄其,路无行客,所见独侍御耳。试观桥之断,水之分,地之幽僻可想。苟非同病相怜,畴能至此耶?深见侍御之知心也。雨水浮桥,故断。

王尧衢《古唐诗合解笺注》卷八:“荒村带晚照,落叶乱纷纷”,荒村日暮,落叶秋凉,一种衰飒之象,令人生迟暮之感,故以“无行”、“独见”为承。“古路无行客,空山独见君”,此真空谷之足音耶?诗中不言喜,而喜可知能。“野桥经雨断,涧水向田分”,以别墅荒僻,无人能到,转到怜同病也。因雨过,水涨没桥,涧水至田,即分流也。“不为怜同病,何人到白云”,今侍御之临此荒僻,只为同病相怜之故,不然,如此白云深处,再有何人能到乎!○前解叙时景,后解叙地景,总言荒僻,而喜侍御之相访,喜意已足。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