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19日星期三
首页/红楼梦/红楼梦:甄士隐仅仅是“真事隐”吗

红楼梦:甄士隐仅仅是“真事隐”吗

第九问甄士隐仅仅是“真事隐”吗“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庙傍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除去前面的楔子,这应该是《红楼梦》真正的开头,曹雪芹在这里先给我们提供了几个地名和一个人名。曹雪芹著书,地名人名爱以谐音寓意,那么这“...
第九问

甄士隐仅仅是“真事隐”吗

“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庙傍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除去前面的楔子,这应该是《红楼梦》真正的开头,曹雪芹在这里先给我们提供了几个地名和一个人名。

曹雪芹著书,地名人名爱以谐音寓意,那么这“十里街”、“仁清巷”有什么寓意吗?答曰有,其意曰“势利人情”耳。“葫芦庙”有什么寓意吗?答曰有,葫芦即“糊涂”,古人说人糊涂,爱说“葫芦提”,元曲中常见。对一件事情表示糊涂,也说成是“打入闷葫芦”,在本书第五回警幻仙姑还对贾宝玉这样说。整个意思是说人们终日在势利人情中头出头没,无有休息,糊涂得很。

鲁迅先生论《红楼梦》,把它归入“人情小说”,确实独具只眼。《红楼梦》里其实是写了两种人情,一种是俗世之势利人情,一种是高贵纯美之天然真情,这两种人情的冲突构成整部小说的结构张力。甄士隐是小说中第一个出现的人物,不可小视。他名费,在这个费字下面,脂砚有批曰:“废”,意为“真废物”,在士隐下有批曰:“托言将真事隐去也。”那么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有了两层,一为这个人是一个于世无用之人,二为小说内容是将真事隐去了。其实这个名字还有另一层意思,费,在这里不读“废”,应读为“拂”,拂逆、违逆之意。《礼记·中庸》有言“君子之道费而隐”,是说君子如果与世道相违逆,可以隐居起来,这方是甄费字士隐的本意。甄士隐生活在势利人情之中,但他并不糊涂,他没有住进葫芦庙中,而是住在它的旁边,保持一种超脱的态度,不以富贵功名为念。每日只是“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不到那势利人情中去蹚浑水。

考虑到稍后登场的贾雨村,《红楼梦》一开头就端出这一真一假两个人物,用意何在?这是一个很不好破解的谜。我们不能不想到甄士隐在“太虚幻境”看到的那一副联语:“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甄与贾,真与假,其实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东西,不可断为两截,那样便是呆看。

如果甄即是贾,我们完全可以把甄士隐看作贾宝玉的先期登场,如果假即是真,我们更可以把甄士隐这个看似过场性的人物看作贾宝玉的真实写照。事实上,从书中的描写来看,曹雪芹确实是把甄士隐做为贾宝玉的影子来写的,他的人生态度就是贾宝玉的人生态度,他的人生遭遇就是贾宝玉的人生遭遇,他的人生结局也是贾宝玉的人生结局。这种写法很像旧时话本中的“入话”,先说一个类似的故事、人物,然后引出正文。

书中写士隐做了一梦之后,抱了女儿英莲到门外看过会的热闹,遇到一僧一道,那僧指着他念了四句言词,道是:

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

后来,果然在元宵节那天他的爱女走失,到第二年的三月,因为葫芦庙内一场大火,连累他家,烧得一干二净,不得已到岳父封肃(风俗)家讨生活,受到慢待,最后随一个跛足道人走了。很有可能贾宝玉在后来的书中也有类似的遭遇。我们看在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的时候,正和贾母说话儿,府中便发生了一次火灾,这是曹雪芹在书的开头先做安排,中间再点一次,书的最后便可能是贾家最终是在抄家之后,又遇火灾,这才“家亡人散各奔腾”,“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当然,“火”也可以理解为“祸”,抱着英莲去玩耍最终走失英莲的那个仆人就叫“霍启”,既可理解为“火起”,也可理解为“祸起”。贾家是在一场如大火一般“接二连三,牵五挂四”的绝大祸事中败亡的。

然而甄士隐这个人物的作用还不止于此,我们以后再说。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