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是清朝长洲人沈复著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的自传体散文集,成书于清嘉庆十三年(1808)。《浮生六记》以作者夫妇的生活为主线,叙述了平凡而又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的浪游各地的所见所闻。作品描述了作者和妻子陈芸情投意合,想要过一种布衣蔬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由于封建礼教的压迫与贫困生活的煎熬,终至理想破灭。该书文字清新真率,无雕琢藻饰痕迹,情节则伉俪情深,至死不渝。

卷六·养生记道

卷六养生记道自芸娘之逝,戚戚无欢。春朝秋夕,登山临水,极目伤心,非悲则恨。读《坎坷记愁》,而余所遭之拂逆可知也。静念解脱之法,行将辞家远出,求赤松子于世外。嗣以淡安、揖山两昆季之劝,遂乃栖身苦庵,惟以《南华经》[1]自遣。乃知蒙庄鼓盆而歌[2],岂真忘情哉?无可奈何,而翻作达[3]耳。余读其书,...
卷五·中山记历

卷五·中山记历

卷五中山记历[1]嘉庆四年[2],岁在己未,琉球国[3]中山王尚穆薨[4]。世子尚哲,先七年卒;世孙尚温,表请袭封[5]。中朝怀柔远藩[6],锡[7]以恩命,临轩召对,特简儒臣[8]。于是,赵介山先生名文楷,太湖人,官翰林院修撰[9],...
卷四·浪游记快

卷四·浪游记快

卷四浪游记快余游幕三十年来,天下所未到者,蜀中、黔中与滇南耳。惜乎轮蹄征逐,处处随人,山水怡情,云烟过眼,不道领略其大概,不能探僻寻幽也。余凡事喜独出己见,不屑随人是非,即论诗品画,莫不存人珍我弃、人弃我取之意。故名胜所在,贵乎心得,有...

卷三·坎坷记愁

卷三坎坷记愁人生坎坷何为乎来哉?往往皆自作孽耳。余则非也!多情重诺,爽直不羁,转因之为累[1]。况吾父稼夫公,慷慨豪侠,急[2]人之难,成人之事,嫁人之女,抚人之儿,指不胜屈,挥金如土,多为他人。余夫妇居家,偶有需用,不免典质[3]。始则移东补西,继则左支右绌[4]。谚云:“处家人情,非钱不行。...
卷二·闲情记趣

卷二·闲情记趣

卷二·闲情记趣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1],见藐小微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2]。夏蚊成雷,私拟[3]作群鹤舞空。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4]。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其冲烟飞鸣,作青...

卷一·闺房记乐

卷一·闺房记乐余生乾隆癸未[1]冬十一月二十有二日,正值太平盛世,且在衣冠之家[2],居苏州沧浪亭[3]畔。天之厚我,可谓至矣。东坡云“事如春梦了无痕”,苟不记之笔墨,未免有辜彼苍之厚。因思《关雎》冠三百篇之首[4],故列夫妇于首卷;余以次递及[5]焉。所愧少年失学,稍识之无[6],不过记其实情...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