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经典诗句/赵鼎《花心动 偶居杭州七宝山国清寺冬夜作。·江月初升》注释、译文、赏析

赵鼎《花心动 偶居杭州七宝山国清寺冬夜作。·江月初升》注释、译文、赏析

江月初升,听悲风、萧瑟满山零叶。夜久酒阑,火冷灯青,奈此愁怀千结。绿琴三叹朱弦绝,与谁唱、《阳春白雪》。③但遐想、穷年坐对,断编遗册。④ 西北枪未灭。⑤千万乡关,梦遥吴越。慨念少年,横...

江月初升,听悲风、萧瑟满山零叶。夜久酒阑,火冷灯青,奈此愁怀千结。绿琴三叹朱弦绝,与谁唱、《阳春白雪》。但遐想、穷年坐对,断编遗册。 西北枪未灭。千万乡关,梦遥吴越。慨念少年,横风流,醉胆海涵天阔。老来身世疏篷底,忍憔悴、看人颜色。更何似、归欤枕流漱石。

【注释】 ①萧瑟:形容风吹动树木的声音。零:凋零。②愁怀千结:愁思满怀,郁结难解。③绿琴:绿绮琴,泛指琴。朱弦:红色的琴弦。阳春白雪:古乐曲名。宋玉《对楚玉问》:“客有歌于郢中者,……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言曲高和寡。本词用来比喻自己的主张无人理解。④穷年:晚年。断编遣册:指破旧的书籍。⑤枪:彗星的别名,这里指金人。⑥横槊风流:横槊赋诗的英武气概。槊:即长矛。苏轼《前赤赋壁》谓曹操“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 ⑦疏篷:粗疏有漏隙的篷船。憔悴:瘦弱不堪,颜色不好。⑧“归欤”句:意谓归隐山林。归欤:犹言“回去吧”。枕流漱石:比喻隐居山林。漱:洗。据晋代王隐《晋书》载,孙楚年轻时欲隐居,欲对王济说“枕石漱流”,而误作“漱石枕流”。王济因讥笑他说:“流可枕石可漱乎?”孙楚将错就错,回答道:“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砺其齿。”

【译文】 江空中一轮明月刚升起,耳闻悲凉的秋风怒号,扫落满山的残叶。夜深沉,炉火冷,孤灯光寒,浊酒饮尽,怎奈河满腹愁肠仍千转百结。怀抱绿绮琴一弹三叹红弦断,曲高和寡,有谁听我《阳春白雪》。终年只有追思遐想千年历史事,闲翻阅断简残册,打发寂寞的时节。

侵略者横行我西北中原未消灭。我身在江南,常梦绕千万里外的家乡故国。追想少壮时,立马横刀多么风流潇洒,酒醉后一身胆气可含容大海嫌天窄。晚年来身世坎坷飘零,寄人篱下如栖破船底,怎能忍身心憔悴,起居行坐还得看人家的脸色。还不如早些归去,啸傲林泉山水,保持自我独立的人格。

【总案】 词写作者在一个火冷灯青、悲风萧瑟的冬夜里偶居杭州国清寺时的所见、所想、所感,慨叹他老来身世的孤寂冷落,表现他对抗金恢复主张不被人理解的痛苦失望心理。赵鼎是一位坚强的爱国者,力图恢复中原,曾荐用爱国英雄岳飞。然而他的爱国主张却未能最终得以实现,如阳春白雪无人应和,祖国的西北故地依然未能收复,而他对此又只能空怀感喟、“看人颜色”而已,这是令它深为哀痛的;所以词末表示倒不如归隐山林图个清静,骨子里却饱含愤激,实在是愤世之语,而非避世之论。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