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星期六
首页/经典诗句/朱淑真《清平乐 夏日游湖·恼烟撩露》注释、译文、赏析

朱淑真《清平乐 夏日游湖·恼烟撩露》注释、译文、赏析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注释】 ①恼烟撩露:恼,取烦恼之意;撩,取撩拨之意,即挑逗、招惹。简言之,即含烟带露的意思。欧阳修《少年游》词:“恼烟撩雾,拼醉倚西风。”须臾:片刻、一会儿。②和衣睡倒人怀:《花草粹编》·《草堂诗余别集》作“和衣倒在人怀”。《全宋词》依汲古阁《诗词杂...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注释】 ①恼烟撩露:恼,取烦恼之意;撩,取撩拨之意,即挑逗、招惹。简言之,即含烟带露的意思。欧阳修《少年游》词:“恼烟撩雾,拼醉倚西风。”须臾:片刻、一会儿。②和衣睡倒人怀:《花草粹编》·《草堂诗余别集》作“和衣倒在人怀”。《全宋词》依汲古阁《诗词杂俎》本作“随群暂遣愁怀”,此句与前后文意不谐,现据《四印斋》本校语改。

【译文】 夏日,同情人相约去游湖。看到那含烟带露的荷花,娉娉婷婷,实在可爱。使我们留连沉醉,不忍离去。正当我们携手漫步,在湖畔欣赏荷花美景时,忽然下起了蒙蒙的黄梅细雨。娇痴痴地不怕别人猜疑,不顾羞怯地倒在情人的怀抱难舍难分之际,是最难过的时刻。回到家中,百无聊赖,连妆台都懒得靠近,哪里还有心思去梳洗打扮呢!

【集评】 明·沈际飞:“《地驱乐歌》云:‘枕郎左臂,随郎转侧。摩捋郎须,看郎颜色。’《诗归》谓其千情万态,可作风流中经史。注疏:‘和衣倾倒’,谓不可训。迂哉!”(《草堂诗余别集》)

明·卓人月、徐士俊: “朱淑真云‘娇痴不怕人猜’,便太纵矣。”(《古今词统》卷四)

明·赵世杰:“姿态横生。”(《古今女史》)

清·吴衡照:“易安‘眼波才动被人猜’,矜持得妙;淑真‘娇痴不怕人猜’,放诞得妙。均善于言情。”(《莲子居词话》卷二)

【总案】 这首词,从湖上相会,写到携手漫游;又从携手漫游,写到旖旎缱绻的欢聚高潮;最后从甜蜜的欢聚,再写到痛苦的分离和归来后的百无聊赖的心情。这样根据情节的自然发展,由低潮写到高潮,再由高潮写到低潮,层次分明,排比有序,把一个夏日湖上小游的恋情幽会,写得有声有色,历历在目。过去对这首词,议论最多的是“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二句。李清照有“眼波才动被人猜”,惟妙惟肖地写出了少女的矜持;而朱氏的这一描述,则更是近乎放荡的爱情自白。至于有人认为朱的“娇痴”句出自李的“眼波”句,值得商榷。因为她们是同时代人,而且朱的生卒可能早于李,倘若没有确切根据,最好不谈谁学谁的问题。再者,有人认为下句是被人改过的,应为“随群暂遣愁怀”。倘若如此,这首词的主题就变了。仔细揣摩,两句不能协调,上句写“娇痴”,下句写“愁怀”,二句根本搭配不起来。而且就全词的意境和文辞的安排来看,也是不伦不类的。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