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星期六
首页/经典诗句/朱淑真《江城子 赏春·斜风细雨作春寒》注释、译文、赏析

朱淑真《江城子 赏春·斜风细雨作春寒》注释、译文、赏析

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栏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③ 昨宵结得梦因缘,水云间,悄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注释】 ①斜风细雨:语本张志和《渔歌子》:“斜风细雨不须归。” ②“曾把梨花”句:化用白居易《长恨歌》:“玉容寂寞泪栏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③芳草句:江淹《别赋》:“春草碧色,春水...

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栏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宵结得梦因缘,水云间,悄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注释】 ①斜风细雨:语本张志和《渔歌子》:“斜风细雨不须归。” ②“曾把梨花”句:化用白居易《长恨歌》:“玉容寂寞泪栏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③芳草句:江淹《别赋》:“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

【译文】 在这欺人的风雨寒春,对着酒杯,不由忆起美好幸福的恋情往事。我曾手拿梨花,泪水涟涟粉面破痕,招惹了无限痛苦。尤其想起了那芳草萋萋,断烟南浦的送别路上,依依惜别,伤心已极,盈盈泪眼,遥望青山,本想多看几眼他的身影,但由于泪眼朦胧,怎能看得清呢?

昨夜难得梦中相见,重温旧日云水之情。本来有许多别后的话要诉说,但见面后却悄然不语。怎奈蓦然醒来,愁恨依旧,反而更增加了自己的痛苦。于是在锦被之中,展转反侧,空添烦恼。看来这一生一世,要见天容易,要见他却难了!

【总案】 朱淑真的恋情,大体可分三段:第一阶段,是少女时期的欢恋;第二阶段,是分离后的思恋;第三阶段,是处于绝境的失恋。就词而说,倘若《清平乐》、《生查子》是她恋爱初期的代表作,《眼儿媚》、《谒金门》、《蝶恋花》是她惜别、思恋时期的代表作,而《江城子》则应是她失恋绝望时期的代表作。这三个时期作品的情调是不同的,各时期都有各自的特征。一般说,初期之作,热情而缠绵,末期之作,深沉而悲切。中期之作,则介于两者之间,既有愁,又有盼;既反映当前别离之苦,又抱有重逢团圆的希望,时喜时悲,充满着矛盾心理。行之笔墨,往往用清新婉丽之笔,蓄思含情地写怨写愁。这首《江城子》,题名“赏春”,实为“怨春”。她用深沉的笔调,概述了恋情始末,最后发出了绝望的心声。全词可分四段:第一段写忆旧,第二段写别离,第三段写梦幻,第四段写绝望。最后发出“天易见,见伊难”的哀鸣。朱淑真是先有情人而后由父母作主结婚的。由于婚配不当,她毅然决然地脱离了夫妇关系,返回母家。从而更加重了对过去情人的爱恋。她从少女时期的初恋,分别后的思恋,直到晚期的失恋,是始终如一的。她的爱情是纯洁的,并不因为她被迫结婚,曾过了一段夫妇生活而有所减损。她的不幸是由封建制度造成的。某些古人说她有“桑濮之行”,甚至诬之为“泆女”,是不公正的。我们应该正确分析她的爱情和婚姻问题,应该对她的悲惨一生作出公允的评价。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