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19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句/章楶《水龙吟 杨花·燕忙莺懒芳残》注释、译文、赏析

章楶《水龙吟 杨花·燕忙莺懒芳残》注释、译文、赏析

燕忙莺懒芳残,正堤上、柳花飘坠。轻飞乱舞,点画青林,全无才思。闲趁游丝,静临深院,日长门闭。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兰帐玉人睡觉,怪春衣、雪沾琼缀。绣床旋满,香球无数,才圆却碎。时见蜂儿,仰粘轻粉,鱼吞池水。望章台路杳,金鞍游荡,有盈盈泪。【注释】 ①“轻飞”三句:语本韩愈《晚春》:“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

燕忙莺懒芳残,正堤上、柳花飘坠。轻飞乱舞,点画青林,全无才思。闲趁游丝,静临深院,日长门闭。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兰帐玉人睡觉,怪春衣、雪沾琼缀。绣床旋满,香球无数,才圆却碎。时见蜂儿,仰粘轻粉,鱼吞池水。望章台路杳,金鞍游荡,有盈盈泪。

【注释】 ①“轻飞”三句:语本韩愈《晚春》:“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②“望章台”三句:章台为汉代长安街名。语本《汉书·张敞传》:“时罢朝会,过走马章台街,使御吏驱,自以便面拊马。”颜师古注谓其不欲见人,以扇自障面。后世以“章台走马”指冶游之事。崔颢《渭城少年行》:“斗鸡下杜尘初合,走马章台月半斜。章台帝城称贵里,青楼日晚歌钟起。”即其一例。至于柳与章台的关系,较早见于南朝梁诗人费昶《和萧记室春旦有所思》:“杨柳何时归,袅袅复依依,已映章台陌,复扫长门扉。”唐传奇《柳氏传》又有“章台柳”故事。词把两个典故结合起来用作双关:既状写柳花飘坠似泪水,又刻画少妇望不见正在“章台走马”的游治郎时的痛苦心情。

【译文】 燕儿忙忙,莺儿懒懒,繁花芳残。柳堤上,杨花飘飘坠落,轻轻飞扬,曼舞婆娑,在绿色的林木中点画渲染。使人忆起韩愈“杨花榆荚无才思”的诗句。杨花她悠闲地趁着春日的游丝,悄悄地进入了深深的庭院,此时正是日长门闭,依傍着珠帘四散,缓缓地想飘入闺房,却又一如先前,被风儿扶起。

美丽的玉帐里少妇正在入睡,杨花沾满了少妇的春衣,象飞雪一般地沾附,象琼玉一般轻缀。美丽的绣床上也很快就沾满了,无数的香球,才圆了,很快又破碎。少妇无法入睡,不时有蜂儿,身上沾着花粉在飞,池水里,有鱼儿戏水欢会。望望那有夫婿游荡的长满杨柳树的章台路,路杳杳,无消息,不禁涌出了热泪。(王洪译)

【集评】 宋·朱弁:“章质夫作《水龙吟》,咏杨花,其命意用事,清丽可喜。东坡和之,若豪放不入律吕,徐而视之,声韵谐婉,便觉质夫词有织绣工夫。”(《曲洧旧闻》卷五)

宋·黄升:“章质夫《水龙吟·杨花》‘傍珠帘散漫’数语,形容尽矣。”(《唐宋诸贤绝妙词选》卷五)

宋·魏庆之:“章质夫咏杨花词,东坡和之。晃叔用以为:‘东坡如王嫱、西施,净洗却面,与天下妇人斗好,质夫岂可比哉?’是则然矣。余以为质夫词中所谓:‘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亦可曲尽杨花妙处。东坡所和虽高,恐未能及。诗人议论不公如此!”(《诗人玉屑》卷二十一)

清·许昂霄:“(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与原作均是绝唱,不容妄为轩轾。”(《词综偶评》)

近代·王国维:“东坡《水龙吟》咏杨花,和韵而似原唱;章质夫词,原唱而似和韵。才之不可强也如是!”(《人间词话》卷上)

近代·俞陛云:“此词虽不及东坡和作,而‘珠帘’四句、‘绣床’三句赋本题极体物浏亮之能,若无名作在前,斯亦佳制。”(《唐五代两宋词选释》)

【总案】 此词对“似花还似非花”的杨花柳絮的描绘,可说是工细委婉、曲尽妙处,称得上刻划入微、穷极工巧的画工之笔。他以“燕忙莺懒芳残,正堤上、柳花飘坠”领起,写杨花飘坠到“青林”、“深院”、珠帘”,缀满“春衣”,铺满“绣床”;而对那些蜂儿、鱼儿、以至楼头望远的少妇,也都与杨花“时见”。章词本是北宋的一首名作,但苏轼和词出后,由于他的才气大,反而“压倒”了原作。但在咏物词中,具有作者这样深入的把捉物象本领的高手还是不多的。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