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经典诗句/张曙《浣溪沙·枕障薰炉隔绣帷》注释、译文、赏析

张曙《浣溪沙·枕障薰炉隔绣帷》注释、译文、赏析

枕障薰炉隔绣帷,二年终日苦相思,杏花明月尔应知。 天上人间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黄昏微雨画帘垂。【注释】 ①枕障:枕屏,即枕屏风。李白有《巫山枕障诗》。薰炉:一作香炉,用以取暖或薰香的炉子。二年:一作“年年”。苦:又作“雨”。杏花:又作“好风”。尔:又作“始”。【译文】 枕屏、熏炉与绣帷相隔,日日苦思已两年多,杏花呵,明月呵,只有你们应深深地理解我……在天...

枕障薰炉隔绣帷,二年终日苦相思,杏花明月尔应知。 天上人间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黄昏微雨画帘垂。

【注释】 ①枕障:枕屏,即枕屏风。李白有《巫山枕障诗》。薰炉:一作香炉,用以取暖或薰香的炉子。二年:一作“年年”。苦:又作“雨”。杏花:又作“好风”。尔:又作“始”。

【译文】 枕屏、熏炉与绣帷相隔,日日苦思已两年多,杏花呵,明月呵,只有你们应深深地理解我……

在天上还是在人间,你到底去了何方?旧日的欢欣托入新梦,一觉醒来画帘低垂,微雨淅淅,又是黄昏夕阳……。(贾 春译)

【集评】 五代·孙光宪:“唐张祎侍郎朝望甚高。有爱姬早逝,悼念不已。因入朝未回,其犹子右补阙曙,才俊风流,因增大阮之悲,乃制〔浣溪沙〕词云云,置于几上。大阮退朝,凭几无聊,忽睹此词,不觉哀痛,乃曰;‘必是阿灰所作。’阿灰,即中谏小字也。然于风教,似亦不可。以其叔侄年颜相似,恕之可耳。语曰;‘小舅小叔,相追相逐’,谑戏固不免也。”(《北梦琐言》卷八)又:“文章秀丽,精神敏俊”、“区区之荀鹤,不足拟伦。”(《北梦琐言》卷八)

明·沈际飞:“到末句自然掉下泪来。”(《草堂诗馀别集》卷一)

清·陈廷焯:“婉约,对法活泼。”(《别调集》卷一)

【总案】 尽管《北梦琐言》谓此词为“谑戏”之作,但它确实写得哀婉动人。词的上片从枕障、熏炉入手,揭示了人物睹物思人的心理,着一“隔”字颇见精巧,透过绣帷,目睹爱姬所用过的床帐,物在人逝、人逝楼空,不禁悲从中来,哀恸不已。第三句由内而外,由眼前而往昔,人物蕴藏在心底的相思之情,唯有杏花明月可以作证。寥寥七字,平添了多少惆怅、哀痛。过片明知故问,愈增哀感,同白居易“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长恨歌》)同一机杼。末尾景中寓情,暮雨垂帘,一派孤寂凄凉气氛,无怪乎沈际飞读之,到末句自然掉下泪来。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