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星期六
首页/经典诗句/张泌《浣溪沙·马上凝情忆旧游》注释、译文、赏析

张泌《浣溪沙·马上凝情忆旧游》注释、译文、赏析

马上凝情忆旧游,照花淹竹小溪流,钿筝罗幕玉搔头。 早是出门长带月,可堪分袂又经秋,晚风斜日不胜愁。【注释】 ①凝情:本指一往而深之情,犹云痴情。此词中指情绪高度集中。淹:浸渍之意。钿筝:饰有宝石的筝,弦乐器,其形似瑟。罗幕:帷帐。玉搔头:玉簪。“武帝过李夫人,就取玉簪搔头,自此后宫人搔头皆用玉。”(《西京杂记》卷二)词中叠用三个名词,分别指技艺、所在地和服饰...

马上凝情忆旧游,照花淹竹小溪流,钿筝罗幕玉搔头。 早是出门长带月,可堪分袂又经秋,晚风斜日不胜愁。

【注释】 ①凝情:本指一往而深之情,犹云痴情。此词中指情绪高度集中。淹:浸渍之意。钿筝:饰有宝石的筝,弦乐器,其形似瑟。罗幕:帷帐。玉搔头:玉簪。“武帝过李夫人,就取玉簪搔头,自此后宫人搔头皆用玉。”(《西京杂记》卷二)词中叠用三个名词,分别指技艺、所在地和服饰。②“早是”三句:承首句来。带月:同披星一般用以表示辛劳。可堪:那堪。袂(mei妹):衣袖。分袂:指分手。

【译文】 在离乡远行的马上回想旧日的游踪、游侣,那是一个清澈的小溪映照着鲜花、浸润着翠竹的日子,一座小楼内,装饰着玉簪的佳人依帐按弦拂筝,弹出动人的乐曲。分别之后,踏上旅途,披星戴月,备尝艰辛,又经过了秋天。我心中禁不住愁苦,更何况晚风萧瑟、夕阳惨淡!

【集评】 明·卓人月、徐士俊:“‘早是出门’一联与葆光‘早是魂消’一联,皆似香山律句。”(《古今词统》卷四)

清·谭献:“开北宋疏宕之派。”(谭评《词辨》卷一)

近代·李冰若:“以‘忆旧游’领起全词,实处皆化空灵,章法极妙。”(《栩庄漫记》)

【总案】 上阕以“忆旧游”领起,神寄旧时游冶的情境。“照花”句点明旧游地之美;“钿筝”句叠用三个名词写旧游人之艳。钿筝、罗幕、玉搔头,抓住三个典型的细节从侧面托出佳人的妆饰、技艺和帷帐。将携侣游赏、踏青寻芳时人情物态活画出来。极其凝炼。写花竹只写“照花”、“淹竹”,写人物只写发饰、技艺,不涉本体,而其人其境倍加真切,更加衬托出如今羁旅之凄寥。下阕由上阕的忆旧而伤今,写别后旅途之劳顿。使人不禁想起飞卿之《商山早行》。结句渲染出一位在晚风斜阳中充满忧愁的旅客形象,又有马致远〔天净沙〕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意境。全词景中含情,事中寓意。以景结情,音调凄婉,一波三折,语深情长。比之于他的其馀几首〔浣溪沙〕的脂粉香艳,清新疏隽,别具格调,开北宋词坛“疏宕”之风。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