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25日星期六
首页/经典诗句/岳飞《满江红 写怀·怒发冲冠》注释、译文、赏析

岳飞《满江红 写怀·怒发冲冠》注释、译文、赏析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③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④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⑤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注释】 ①怒发冲冠:愤怒得头发竖立,上冲冠帽。《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相如因持璧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 ②等闲:轻...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注释】 ①怒发冲冠:愤怒得头发竖立,上冲冠帽。《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相如因持璧却立,倚柱,怒发上冲冠。” ②等闲:轻易。③靖康耻:指北宋灭亡的耻辱。靖康:宋钦宗年号。靖康元年(1126)冬,金兵攻陷汴京,北宋灭亡,次年初春俘掳宋徽宗、钦宗北去。④长车:一种山地战车。贺兰山:在宁夏回族自治区。此借指金邦。北宋姚嗣宗题壁诗:“踏碎贺兰石,扫清西海尘。”(文莹《续湘山野录》)语或本此。一说贺兰山指河北磁县境内之贺兰山,距岳飞家乡不远,岳飞早年曾随宗泽到过此地。缺:山口。⑤胡虏、匈奴:此处对金兵的蔑称。⑥朝天阙:朝见皇帝。天阙:指皇帝的宫殿。岳飞《五岳祠盟记》:“嗣当激励士卒,功期再战。北逾沙漠,蹀血虏廷,尽屠夷种。迎二圣归京阙,取故地上版图,朝廷无虞,主上奠枕,余之愿也。”可与互参。

【译文】 我站在楼台栏干旁,怒火中烧,头发倒竖,一阵哗哗急雨刚刚停歇。抬头远望,仰面对天呼啸怒吼,壮怀激烈。转战南北,战袍积满尘与土,三十岁虽成就功名;但人民尚涂炭,还需继续奋战八千里,披星戴月。切莫轻易地虚度了青春壮年,以致老后徒然悔恨悲切。

靖康年间的耻辱,还没洗雪;二帝被俘,主辱臣忧,此恨何时能熄灭!我要驾着一往无前的战车,把贺兰山踏破碾裂。恨不能饥饿了撕吃敌凶的肉,干渴了谈笑挤喝他们的血。待到凯旋的那一天,重新整理好祖国的山河,朝见君王,报告胜利的消息。

(汤俊峰译)

【集评】 明·沈际飞:“胆量、意见、文章悉无今古。有此愿力,是大圣贤、大菩萨”(《草堂诗馀正集》)。

清·沈雄:“《满江红》忠愤可见,其不欲等闲白了少年头,可以明其心事”(《古今词话·词话》上卷)。

清·刘体仁: “词有与古诗同义者, ‘潇潇雨歇’, 《易水》之歌也”(《七颂堂词绎》)。

清·丁绍仪:“(明)文衡山(征明)待诏题宋高宗岳武穆手诏石刻《满江红》云:‘拂拭残碑,敕飞字,依稀堪读。慨当初、倚飞何重,后来何酷。岂是功高身合死,可怜事去言难赎。最无端、堪恨又堪悲,风波狱。

岂不念,疆圻蹙。岂不念,徽钦辱。念徽钦既返,此身何属。千载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笑区区,一桧竟何能,逢其欲。’余尝谓高宗非昏庸之主,武穆又深荷眷顾,桧何人斯,敢于擅戮,高宗亦竟不问,与待诏之意正同。至寓议论于协律中,尤觉激昂慷慨,读之色舞”(《听秋声馆词话》卷九)。

清·陈廷焯: “何等气概!何等志向!千载下读之,凛凛有生气焉。‘莫等闲’二语,当为千古箴铭”(《云韶集》)。

现代·刘永济:“此词乃作者直抒其痛愤国耻,期于复仇之志。情辞慷慨,至为明切。‘三十’二句,盖言年已三十,功名未就,直同尘土之无价值,但空经过八千里路之云月,言远征无成也。‘壮志’二句,正见其痛恨侵略者之深刻,故言之不觉激烈如此。飞力图恢复,大功可期,乃为桧贼所陷害,冤死狱中。后世正义之士,同深愤惋,多发为歌咏。明文征明有《满江红》词云(已见前)……。最能说出高宗所以纵任秦桧诬杀岳飞之心理”(《唐王代两宋词简析》)。

现代·唐圭璋:“此首直抒胸臆,忠义奋发,读之足以起顽振懦。起言登高有恨,并略点眼前景色。次言望远伤神,故不禁仰天长啸。‘三十’两句,自痛功名未立、神州未复,感慨亦深。‘莫等闲’两句,大声疾呼,唤醒普天下之血性男儿,为国雪耻。下片承上,明言国耻未雪,馀憾无穷。‘驾长车’三句,表明灭敌之决心,气欲凌云,声可裂石。着末,预期结果,亦见孤忠耿耿,大义凛然”(《唐宋词简释》)。

【总案】 自靖康之难以来,由于皇帝与朝廷一贯坚持乞和求苟安的国策,残酷迫害主战的大臣与志士,致使天下英雄豪杰请缨无路,报国无门,渐渐地失去了对民族前途的自信和对个人壮怀理想实现的希望。因此在宋南渡词坛上多的是被压抑者的英雄悲歌,少有昂扬乐观的高唱。尽管也时闻豪迈慷慨之音,但深层里总潜藏着悲凉与感伤。在当时能以词吐露心声的英雄志士中,岳飞是唯一建立了盖世奇勋、成就了惊天动地的功名事业的英雄词人。按照他的战略和他当时所把握的战机,北定中原本指日可待,他曾对部下说“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就充分流露出他对抗金事业、民族前途的乐观、自信。因而从成功的英雄岳飞心灵中进发出的歌声自比那些失路英雄的吟唱要高昂、雄壮,更具有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和必胜的乐观信念。所谓此词的“胆量、意见、文章悉无今古”,是缘于作者独特的身份地位、独特的经历与独特的心态。

词的开篇从外貌神态、到动作语言再到心理的层层描写,突现出一位顶天立地的血性男儿的形象。“三十”就已建立不朽的功名,按照古代文人传统的价值观,本可功成身退,衣锦还乡,但作者却觉得历史赋予英雄的重任与使命尚未完成,还须继续战斗,直到最终成就民族的大业。英雄超凡的胸襟气度,得到进一步的深化与升华。他那“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的“壮志”,是从深沉的民族耻辱感中激发出来,体现出民族英雄不可战胜、无所畏惧的豪气,而绝不是本性好战者的狂喊,所以千百年来他常常激发着中华民族的热血男儿为了和平,为了正义而战斗!此词是中国文明史上最雄壮的一支战斗进行曲,是中国人民不甘屈服、勇于抗争战斗的民族精神的象征。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