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经典诗句/俞国宝《风人松·一春长费买花钱》注释、译文、赏析

俞国宝《风人松·一春长费买花钱》注释、译文、赏析

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箫鼓,绿杨影里秋千。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余情付、湖水湖烟。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注释】 ①花钿:用金翠珠宝等制成的花朵形的首饰。【译文】 整个春天总是在耗费买花钱,天天沉醉在西湖边。坐下的白马早已熟识西湖的路径,骄傲地嘶鸣着,通过沽酒楼前。伴着红杏的芳香传来...

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箫鼓,绿杨影里秋千。

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余情付、湖水湖烟。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

【注释】 ①花钿:用金翠珠宝等制成的花朵形的首饰。

【译文】 整个春天总是在耗费买花钱,天天沉醉在西湖边。坐下的白马早已熟识西湖的路径,骄傲地嘶鸣着,通过沽酒楼前。伴着红杏的芳香传来声声箫鼓,碧绿的杨柳影里荡着秋千。

暖融融的风儿吹拂十里长堤,正是美人游乐的好晴天,鲜花压得她们乌黑如云的鬓发偏向一边。画船远去,春天似被载去,不尽的情意留给了湖水湖烟。明日再带着残存的醉意,到路径上寻找失落的花钿。

【集评】 宋·周密:“淳熙间,寿皇以天下养,每奉德寿三殿游幸湖山。……一日御舟经断桥,桥旁有小酒肆颇雅洁,中饰素屏,书《风入松》一词于上,光尧驻目称赏久之,宣问:‘何人所作?’乃太学生俞国宝醉笔也。其词云……上(孝宗)笑曰:‘此词甚好,但末句未免儒酸。’因为改定云: ‘明日重扶残醉’,则迥不同矣,即日命解褐云。”(《武林旧事》卷三)

明·沈际飞:“起处自然馨逸。”(《草堂诗余正集》)

清·许昂霄:“较原本‘重携残酒’,工拙判然。”(《词综偶评》)

清·况周颐:“流美”。(《蕙风词话》)

清·李佳:“煞句‘明日重携残酒,来寻陌上花钿’,德佑改为‘重扶残醉’,便多蕴藉,不似原作,犹带寒酸气”(《左庵词话》卷下)

清·陈廷焯:“‘金勒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有此香艳,无此情致。结二句余波绮丽,可谓‘回头一笑百媚生’。”(《自雨斋词话》)

【总案】 以“馨逸”、“流美”、“绮丽”来形容此词,皆可得其韵致,然而,要深入把握其特征,尚需进一步分析。词中凡两个“醉”字,后一“醉”字虽为御笔所改,但与全词之情调亦甚为融洽。“醉”字实为全词之骨。游乐,是在一种醺醺然、飘飘然的兴奋中进行的。故而心情亦处于一种不太真实的欢乐感觉之中。以“游”为经纬,一个个场景随着骄嘶的玉骢不停地变换,这种变换所造成的轻快感、速度感,构成了词的内在的节奏。因“游”是在“醉”中进行的,故而在朦胧的醉眼中,似乎处处皆乐,皆与我同乐。正是这点激起偏安的皇帝的激赏,故而他要改“明日重携残酒”为“明日重扶残醉”吧?不过“残酒”也好,“残醉”也好,带来的欢乐都仍然是虚幻的。一切都在“醉”中变美,可是潜意识中的忧虑哀愁却仍然不免在酒力中时时泛上来。那种时代特有的颓唐丧气,涌出来与强作欢乐的心情作对,使“醉”中的欢乐不免变质、变味。这又是醉后的空虚苦涩和一丝清醒意识的闪现。所以,在绮丽中有颓靡,在欢乐中有哀痛,衰世的特有气息仍然从“归”、“余”、“残”等字句中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