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经典诗句/吴琚《酹江月 观潮应制·玉虹遥挂》注释、译文、赏析

吴琚《酹江月 观潮应制·玉虹遥挂》注释、译文、赏析

玉虹遥挂,望青山隐隐,一眉如抹。忽觉天风吹海立,好似春霆初发。白马凌空,③琼鳌驾水,④日夜朝天阙。飞龙舞凤,郁葱环拱吴越。⑤ 此景天下应无,东南形胜,⑥伟观真奇绝。好是吴儿飞彩帜,蹴起一江秋雪。黄屋天临,⑦水犀云拥,⑧看击中流楫。⑨晚来波静,海门飞上明月。...

玉虹遥挂,望青山隐隐,一眉如抹。忽觉天风吹海立,好似春霆初发。白马凌空,琼鳌驾水,日夜朝天阙。飞龙舞凤,郁葱环拱吴越。 此景天下应无,东南形胜,伟观真奇绝。好是吴儿飞彩帜,蹴起一江秋雪。黄屋天临,水犀云拥,看击中流楫。晚来波静,海门飞上明月。

【注释】 ①青山隐隐:语出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青山隐隐水迢迢。” ②天风吹海立:语本苏轼《有美堂暴雨》诗:“天外黑风吹海立”。③白马:枚乘《七发》:“其少进也,浩浩,如素车白马帷盖之张”。④琼鳌:玉鳌。鳌是传说中海上的大龟。《列子·汤问》载,天帝使巨鳌举首承戴海上神山,后世因用“鳌戴”、“鳌忭”为感恩戴德、欢欣踊跃之词。⑤飞龙舞凤:天龙山、凤凰山盘踞杭州东南。吴越:今江苏、浙江一带,此指杭州。⑥东南形胜:语本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⑦黄屋:帝王车盖,以黄缯为盖,故名。⑧水犀:指水军。《国语》载吴王夫差有“衣水犀之甲”的水军,故称。⑨击中流楫:《晋书·祖逖传》载,祖逖率部渡江,中流击楫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楫:船桨。

【译文】 玉色的飞虹悬挂远空,望中的隐隐青山,犹如美人的一抹眉黛。忽然觉得天外的巨风吹得大海直立起来,好象春天的雷霆初发声威震骇。如白马凌空飞渡,似琼鳌驾驭波涛,日日夜夜对着天宫朝拜。旁边的山峰势如飞龙舞凤,郁郁葱葱,环绕簇拥着吴越地带。

如此壮美的景象天下应无双,东南的地形地势卓异雄奇,宏伟大观真正奇特绝代。更奇妙的是江南的小伙子飞舞着彩色的旗帜,弄潮时踢腾起一江的飞沫,犹如秋雪漫天洒落。黄罗盖中天子降临,水犀甲军如云相拥,注视着勇士们中流击楫。晚来风平浪静,海的门户中飞上一轮明月,构成又一个美妙世界。

【集评】 宋·周密:“淳熙十年八月十八日,上(宋孝宗)诣德寿宫,恭请两殿往浙江亭观潮。……令各赋《酹江月》一曲,至晚进呈。太上(宋高宗)以吴琚为第一。……两宫并有宣赐,至月上还内。”(《武林旧事》卷七)

清·张德瀛:“淳熙九年,驾诣德寿宫,八月十五夜,曾觌进赏月词,十八日吴琚进观潮词,皆为孝宗叹赏,其恩遇有在柳耆卿之上者。盖偏安以后,犹有承平和乐之气象也。”(《词徵》卷五)

【总案】 应制之作,须“应景”;须写出帝王之威仪气派,为朝廷歌功颂德,制造一些承平气象,表现一些欢乐气氛,还得将这些功利目的包裹在富丽堂皇的华美外衣中,变为最易吸收消化、能够迅速生效的迷幻剂,令天子飘飘然有凌云之意,才算是“成功之作”。这些,此词都做到了。以天下奇观钱塘江潮的壮伟景象烘托皇家之尊严高贵、气势非凡,以杭州奇丽的江山秀色表现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可谓寻找到了极好的“契合点”。而且,作者好似触景生情,将“应制”与“应景”“应情”地交融在一起,全篇贯穿着一道强烈、雄浑的情感之流,排除了明显的肉麻与卑俗。若仅仅如此,也不过是一种更高雅一些的俗气罢了;虽赢得帝王叹赏,揆之当时当地,却适可令我们心下生疑的。偏安的朝廷,在破碎的山河上宴乐赏玩,麻醉自己的神经,以忘却家国之痛,吟诗作词的文人墨客迎合其心意舞弄邀赏,弄得越好,越令人生厌。然而,此词却别有其价值在。其价值不仅在于以雄劲遒丽的笔力写出了“真奇绝”的伟观,可以相对独立地为人们所叹赏;更主要的,是作者笔底之气概盖来自于胸中之内在冲力,而这内在冲力,便是由壮美景观所激起的强烈的爱国心志。故而壮美之景与慷慨之气不期不遇,相摩相荡,以一种阔大高华的形式表现出来。在颂扬中暗寓激励,于高昂里潜藏悒郁;虽说仍是一种劝谏,但因其心志之深,气魄之大,笔力之劲而获得了相当的审美价值。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