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经典诗句/温庭筠《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注释、译文、赏析

温庭筠《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注释、译文、赏析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注释】 ①小山:床头屏山,一说额上画妆。鬓云:鬓发如云,状其蓬松。度:过,掩。香腮雪:香腮似雪,状其香艳洁白。②贴:熨贴。襦(ru):上衣;短袄。金鹧鸪:指襦上的绣金色鹧鸪鸟图案。鹧鸪(zhe gu):鸟名。又唐时有《鹧鸪曲》,伴曲而舞,谓之鹧鸪舞,舞妓...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注释】 ①小山:床头屏山,一说额上画妆。鬓云:鬓发如云,状其蓬松。度:过,掩。香腮雪:香腮似雪,状其香艳洁白。②贴:熨贴。襦(ru):上衣;短袄。金鹧鸪:指襦上的绣金色鹧鸪鸟图案。鹧鸪(zhe gu):鸟名。又唐时有《鹧鸪曲》,伴曲而舞,谓之鹧鸪舞,舞妓身上多绣贴鹧鸪鸟图案。

【译文】 屏风曲折似山叠,朝日辉映,金光忽明忽灭。如云的黑鬓掩映香腮,更显得肤白如雪。慵懒懒地起了床,缓缓地梳洗、画眉、弄妆。照照如花的新妆。用前后相映的两面镜,人面桃花在镜中辉映。新熨的罗袄穿在身上,罗袄上绣有金色的鹧鸪鸟配对成双。(王 洪译)

【集评】 明·汤显祖:“芟《花间集》者,额以温飞卿《菩萨蛮》十四首,而李翰林一首为词家鼻祖,以生不同时,不得列入。今读之,李如藐姑仙子,已脱尽人间烟火气;温如芙蓉浴碧,杨柳挹青,意中之意,言外之言,无不巧隽而妙入。珠璧相耀,正自不妨并美。”(汤显祖评本《花间集》卷一)

清·张惠言:“此感士不遇也。篇法仿佛《长门赋》,而用节节逆叙。此章从梦晓后领起,‘懒起’二字,含后文情事。‘照花’四句,《离骚》‘初服’之意。”(《词选》卷一)

清·陈廷焯:“所谓沉郁者,意在笔先,神余言外……飞卿词如‘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无限伤心,溢于言表。”(《白雨斋词话》卷一)

近代·李冰若:“‘小山’当即屏山,犹言屏山之金碧晃灵也。此种雕饰太过之句,已开吴梦窗堆砌晦涩之径。‘新贴绣罗襦’二句,用十字只说得襦上绣鹧鸪而已。统观全词意,谀之则为盛年独处,顾影自怜;抑之则侈陈服饰,搔首弄姿。‘初服’之意,蒙所不解。”(《花间集评注》引《栩庄漫记》)

现代·刘永济:“全首以人物之态度、动作、衣饰、器物作客观之描写,而所写之人之心情乃自然呈现,此种心情,又因梦见离人而起者,虽词中不曾明言,而离愁别恨已萦绕笔底,分明可见,读之动人。‘此庭筠表达艺术之高也。”(《唐五代两宋词简析》)

现代·唐圭璋:“此首写闺怨,章法极密,层次极清。……末句,言更换新绣之罗衣,忽睹衣上有鹧鸪双双,遂兴孤独之哀与膏沐谁容之感。有此收束,振起全篇。上文之所以懒画眉、迟梳洗者,皆因有此一段怨情蕴蓄于中也。”(《唐宋词简释》)

【总案】 《菩萨蛮》和《更漏子》二调凡二十余阕,乃温词之代表作,而此首既为温词开篇之什,亦可谓温词典范之作。然历代之评赏,见仁见智,颇为纷歧,焦点集中于是否有比兴寄托。主有者则攀比屈骚,谓有美人香草之托寓;主无者则以“无行”人品为依据,否认有忠厚缠绵之思,以为不过侈陈服饰,描摹美人图而已。至于艺术表现,或誉之为章法绵密,冷静蕴藉,或贬之为镂金错采,堆砌晦涩。公平论之,此词表面上所写不过一女子晨起梳妆之动态过程,及其慵散无聊、孤独幽怨而又自矜自持、要眇宜修之缠绵情怀,其深层里是否有所托寓,似乎很难断然以“有”、“无”二字论定,但联系温庭筠累举不第坎壈终生之遭遇,说其中一定程度地流露了词人怀才不遇之感,应属可信的。就艺术表现而言,色彩浓艳,过于雕饰,固为温词之弊端,然描写精美,刻画细微,于客观冷静叙写中,含委婉蕴藉之情思,正为温词之特色也。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