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句/温庭筠《菩萨蛮·蕊黄无限当山额》注释、译文、赏析

温庭筠《菩萨蛮·蕊黄无限当山额》注释、译文、赏析

蕊黄无限当山额,宿妆隐笑纱窗隔。相见牡丹时,暂来还别离。 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心事竟谁知,月明花满枝。【注释】 ①蕊黄:即“额黄”,也叫“额山”,施于额上的黄色涂饰,六朝至唐时妇女常点额黄作为装饰。山额:额间高处。宿妆:头天留下的残妆。②“相见”二句:形容相见很晚,却又很快分手了。牡丹时:指牡丹花开的阴历三月下旬。【译文】 额头高处,是风流的浓妆;隔着纱...

蕊黄无限当山额,宿妆隐笑纱窗隔。相见牡丹时,暂来还别离。 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心事竟谁知,月明花满枝。

【注释】 ①蕊黄:即“额黄”,也叫“额山”,施于额上的黄色涂饰,六朝至唐时妇女常点额黄作为装饰。山额:额间高处。宿妆:头天留下的残妆。②“相见”二句:形容相见很晚,却又很快分手了。牡丹时:指牡丹花开的阴历三月下旬。

【译文】 额头高处,是风流的浓妆;隔着纱窗,传来低低的笑语。相会在牡丹花开的时候,她像花一样美,又如梦般离去。金钗上,还有双蝶在舞,有情人却不在一处。这话又对谁讲呢,我只见月亮又圆了,花又开满了枝头! (章亚昕译)

【集评】 清·张惠言:“提起。以下三章,本入梦之情。”(《词选》卷一)

清·李渔:“有以淡语收浓词者,别是一法。如‘心事竟谁知,月明花满枝’之类是也。此等结法最难,非负雄才具大力者不能。”(《窥词管见》)

近代·李冰若:“以一句或二句描写一简单之妆饰,而其下突接别意,使词意不贯。浪费丽字,转成赘疣,为温词之通病,如此词‘翠钗’二句是也。”(《栩庄漫记》)

【总案】 从本词来看,温庭筠描写闺怨离愁,确实是语言秾丽,颇有韵味。上阙写牡丹花开时间短暂的相会,下阙为离别后女方相思不置,空对鲜花、明月,满腹心事无人可诉的寂寞惆怅情怀。上阙写欢会时的热烈,下阙为独处的无聊赖,对比强烈,更突出如今之愁闷。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