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经典诗句/温庭筠《更漏子·柳丝长》注释、译文、赏析

温庭筠《更漏子·柳丝长》注释、译文、赏析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注释】 ①漏声:指壶漏滴水之声。漏:古代滴水计时的器具,又称“漏壶”、“漏刻”、“壶漏”、“刻漏”等。迢递:遥远。②谢家池阁:指代青楼妓馆。唐人李德裕有《悼亡妓谢秋娘》曲,后遂以谢娘指称歌妓,以谢家指称妓馆。【译文】 柳丝飘飘,春雨潇潇。花树...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注释】 ①漏声:指壶漏滴水之声。漏:古代滴水计时的器具,又称“漏壶”、“漏刻”、“壶漏”、“刻漏”等。迢递:遥远。②谢家池阁:指代青楼妓馆。唐人李德裕有《悼亡妓谢秋娘》曲,后遂以谢娘指称歌妓,以谢家指称妓馆。

【译文】 柳丝飘飘,春雨潇潇。花树丛中,传来漏壶滴水的滴哒声响。惊起遥天雁唳,城上乌啼。凝视床头屏风,上画金色鹧鸪,也好象在随声起舞。重帘叠幕,麝香兰雾。身居华丽的水榭楼阁,心中却不免惆怅孤独。怕对红烛,垂下帘幕,梦长行尽江南路,别情难对君面诉。

【集评】 清·尤侗:“飞卿《玉楼春》、《更漏子》最为擅长之作。”(《花间集评注》引)

清·张惠言:“此三首亦《菩萨蛮》之意。‘惊塞雁’三句,言欢戚不同,兴下‘梦长君不知’也。”(《词选》卷一)

清·陈廷焯:“飞卿《更漏子》首章云:‘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此言苦者自苦,乐者自乐。次章云:‘兰雾重,柳风斜,满庭堆落花。’此又言盛者自盛,衰者自衰,亦即上章苦乐之意。颠倒言之,纯是风人章法,特改换面目,人自不觉耳。”(《白雨斋词话》卷一)

近代·李冰若:“全词意境尚佳,惜‘画屏金鹧鸪’一句强植其间,文理均因而扞格矣。”(《花间集评注》引《栩庄漫记》)

现代·俞平伯:“‘塞雁’,‘城乌’是真的鸟,屏上的‘金鹧鸪’却是画的,意想极妙。”(《唐宋词选释》上卷)

【总案】 此首亦为温词最富特色之作品,与《菩萨蛮》“小山重叠”、“水精帘里”诸章写法类似,有突破传统审美规范之处,故历代评赏亦颇多争议,或以比兴寄托解会,谓有欢戚、苦乐之异;或由文理脉络寻绎,谓有扞格不通之弊。其实,此词所写情事并不隐晦复杂,若单看下阕,其写法虽亦委婉含蓄,然美人相思惆怅之情还是易于把握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上阕。其实上阕亦无非写此美人于春雨静夜之所见所闻及其心灵感应,然在写法上却颇有特异之处。他不是按生活的逻辑来抒写,而是按感觉的真实来表现。无论是花外漏声之拟想,还是塞雁、城乌与画屏鹧鸪之并置,皆可由此作出解释。这种表现手法颇有点近似今日西方意识流、印象派的特征,因此持传统的接受批评方法,作理性的观照与探析,自然会格格不入。寄托之说由此生,而贬抑之辞亦由此发焉。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