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24日星期三
首页/经典诗句/张镃《满庭芳 促织儿·月洗高梧》注释、译文、赏析

张镃《满庭芳 促织儿·月洗高梧》注释、译文、赏析

月洗高梧,露溥幽草,宝钗楼外秋深。土花沿翠,萤火坠墙阴。②静听寒声断续,微韵转、凄咽悲沈。③争求侣,殷勤劝织,促破晓机心。④ 儿时,曾记得,呼灯灌穴,敛步随音。任满身花影,犹自追寻。携向华堂戏斗,亭台小,笼巧妆金。...

月洗高梧,露溥幽草,宝钗楼外秋深。土花沿翠,萤火坠墙阴。静听寒声断续,微韵转、凄咽悲沈。争求侣,殷勤劝织,促破晓机心。 儿时,曾记得,呼灯灌穴,敛步随音。任满身花影,犹自追寻。携向华堂戏斗,亭台小,笼巧妆金。今休说,从渠床下,凉夜伴孤吟。

【注释】 ①露溥(tuan团):露水湿润的样子。宝钗楼:形容楼之华美。②土花:墙脚下的苔藓。墙阴:墙脚阴影处。③微韵:细小的声调。④促破:促尽。晓机:指织布到晓尚未停机的织女。⑤华堂:华美的厅堂。笼巧妆金:唐时宫中嫔妃皆以饰金小笼盛蟋蟀,富家争效之,以竞逐奢华。

【译文】 月光沐浴着高高的梧桐,露水湿润着幽院的小草,华丽的楼阁外面,一片深秋气氛。苔藓沿墙根伸展,象是一条翠带,萤火虫由空中坠入墙脚阴影。静听那寒怆的声音断断续续,细小的声调那么悲切、那么深沉。那虫儿是在争相寻偶,更是在殷勤地催促织女,只催得她们到晓不知停机歇身。

记得孩提时候,小伙伴们曾招呼着灯火,往虫穴灌水,敛轻脚步,追随那细弱的声音。任凭浑身映满花影,还是照旧追寻。然后将捉到的蟋蟀带到那华美的厅堂去戏斗,亭台式小巧的笼子个个嵌银镶金。如今别提这些了,那蟋蟀正在床下,于寒凉之夜伴着孤独的人儿沉吟。

【集评】 宋·姜夔:“丙辰岁,与张功父会饮张达可之堂,闻屋壁间蟋蟀有声,功父约予同赋,以授歌者。功父先成,辞甚美。”(《全宋词》收姜夔《齐天乐》序)

宋·周密:“张功甫,西秦人,其‘月洗高梧’一阕,乃咏物之入神者。”(《历代诗馀》卷七引)

清·贺裳:“稗史称韩干画马,人入其斋,见干身作马形,凝思之极,理或然也。作诗文亦必如此始工。如史邦卿咏燕,几于形神俱似矣。次则姜白石咏蟋蟀:“露湿铜铺,苔侵石井,都是曾听伊处。哀音似诉,正思妇无眠,起寻机杼。’又云:‘西窗又吹暗雨,为谁频断续,相和砧杵。’数语刻画亦工。蟋蟀无可言,而言听蟋者,正姚铉所谓赋水不当仅言水,而言水之前后左右也。然尚不如张功父‘月洗高梧……(原词略)’不惟曼声胜其高调,兼形容处,心细如丝发,皆姜词之所未发。”(《皱水轩词筌》)

清·许昂霄: “响逸调远。”“萤火句陪衬, ‘任满身’二句工细。”(《词综偶评》)

清·郑文焯:“功父《满庭芳》词咏蟋蟀儿,清隽幽美,实擅词家能事,有观止之叹。白石别构一格,下阕寄托遥深,亦足千古矣。”(郑文焯校本《白石道人歌曲》)

【总案】 从姜夔《齐天乐》词小序(见“集评”)中,可以看出,张镃此词和《齐天乐》一样,皆系精心咏物之作。此词艺术成就,属南宋咏物词之上乘。词中从写闻蟋蟀,到写捉蟋蟀、斗蟋蟀、伴蟋蟀,反复展挪,极尽开合变化之能事。上片写景,用笔细致绵密;下片记事,摹写生动逼真。尤其记叙少年时代捉蟋蟀之情趣,虽纯用白话,但维妙维肖,令人耳目一新。结尾转写今日情怀之落漠,与孩提时之自由天真形成强烈对比,虽是急转直下,却也收得贴切自然。王国维谓:“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此词,可谓景真情真,其所创造的艺术境界自然也为后人所激赏。周密称其为“咏物之入神者。”是为剀切之评。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