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经典诗句/杨炎正《水调歌头·把酒对斜日》注释、译文、赏析

杨炎正《水调歌头·把酒对斜日》注释、译文、赏析

把酒对斜日,无语问西风。胭脂何事,都做颜色染芙蓉。②放眼暮江千顷,中有离愁万斛,无处落征鸿。③天在阑干角,人倚醉醒中。④ 千万里,江南北,浙西东。吾生如寄,尚想三径菊花丛。⑤...

把酒对斜日,无语问西风。胭脂何事,都做颜色染芙蓉。放眼暮江千顷,中有离愁万斛,无处落征鸿。天在阑干角,人倚醉醒中。 千万里,江南北,浙西东。吾生如寄,尚想三径菊花丛。谁是中州豪杰,借我五湖舟楫,去作钓鱼翁。故国且回首,此意莫匆匆。

【注释】 ①无语问西风:倒装句,意为问无语之西风。②芙蓉:指荷花。③万斛:极言其多。斛:古时量器,一斛相当于五斗。征鸿:长途迁徙的鸿雁。④天在阑干角:太阳挂在屋角,指夕阳西下,天色将暮。⑤寄:寄寓。三径菊花丛:晋·陶潜《旧去来兮辞》:“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此借以指归隐田园。⑥借我:让我。舟楫:船和桨。⑦故国:旧都。

【译文】 面对斜阳,我把酒询问那无言的西风:为什么胭脂都只把荷花染红?放眼那千顷暮江,竟无处可落征鸿。只因为万斛离愁尽在其中。夕阳挂在屋角,我似醉非醉,似醒非醒。

我曾辗转于江浙大地,东西南北走过千万里路程。可叹我此生犹如寄寓,不如效仿那归田伴菊的陶渊明。谁是中州豪杰?让我去荡舟五湖吧,去做一个自由自在的钓鱼翁。我回首瞻顾失陷的故都,这种归隐之念还是且莫急于实行。

【总案】 这是一首伤秋感怀词。南宋朝廷偏安江南之后,许多词人在其作品中都程度不同地流露出一种悲时伤世之情。该词写愁满一江,连征鸿都无落脚之地,虽是夸张笔法,却也形象地反映了南宋一个时代的社会现象——愁满四方,愁贯始终。在这浓重的愁的氛围中,自身愁绪难以排遣的词人,似醉非醉,似醒非醒。欲进不能、欲退不忍。他归心甚切,每以五湖三径为念,但回首故国,又转而踌躇。报国之心未泯,泄气话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大概也只有这样,词人才能排遣心中的愁绪。此词笔墨奇矫,由写万斛离愁到写归隐之念,已逐渐造成成纡缓消沉之势,然结尾陡然一转,别开生面,使全词顿生亮色。杨炎正曾与辛弃疾交游,且多有酬唱,该词从章法、立意上看,颇具稼轩词风。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