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经典诗句/薛昭蕴《浣溪沙·江馆清秋揽客船》注释、译文、赏析

薛昭蕴《浣溪沙·江馆清秋揽客船》注释、译文、赏析

江馆清秋揽客船,故人相送夜开筵,麝烟兰焰簇花钿。 正是断魂迷楚雨,不堪离恨咽湘弦,月高霜白水连天。【注释】 ①揽:《全唐诗·附词》作缆,缆是系舟之绳,意为缆舟待发。麝烟兰焰:麝烟,麝香所冒之香烟。《全唐诗》759成彦雄《夕》:“台榭沉沉禁漏初,麝烟红蜡透虾须。”兰焰,薰兰草所生之焰。“麝烟兰焰”,形容筵席之盛大。花钿,古代妇女首饰,即花钗,也代指艳妆的女子。...

江馆清秋揽客船,故人相送夜开筵,麝烟兰焰簇花钿。 正是断魂迷楚雨,不堪离恨咽湘弦,月高霜白水连天。

【注释】 ①揽:《全唐诗·附词》作缆,缆是系舟之绳,意为缆舟待发。麝烟兰焰:麝烟,麝香所冒之香烟。《全唐诗》759成彦雄《夕》:“台榭沉沉禁漏初,麝烟红蜡透虾须。”兰焰,薰兰草所生之焰。“麝烟兰焰”,形容筵席之盛大。花钿,古代妇女首饰,即花钗,也代指艳妆的女子。杜牧《早春赠军事薛判官》:“弦管开双调,花钿坐两行。” ②楚雨:似借宋玉《高唐赋》之喻。高唐神女对楚王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神女行雨,因而以楚雨喻神女,喻佳丽。

【译文】 正是清秋时节,江边馆舍泊着待发的客船。故人好友要为我送别,夜色中摆下了丰盛的酒宴。那袅袅的麝烟、那薰兰草发出的光焰、还有美丽的花钿在面前闪现。

唉!我的心儿,正把那人儿迷恋,离恨已令人不堪,偏此时又有呜咽的湘弦。此时月渐高、霜如雪、水连天。(王 洪译)

【集评】 明·周珽:“依依别情,流为销魂之语,自觉香艳。”(《删补唐诗选脉笺释会通评林》卷六十)

清·李慈铭: “‘楚天为多恨之乡,秋水实怀人之物’正宜语此。”(《越缦堂日记》)

近代·李冰若:“一结便有怊怅不尽之意,可谓善于融情入景。”(《栩庄漫记》)

近代·俞陛云:“此首记送别……月高霜白之宵,七条弦上,宜其离心凄咽也。”(《唐五代两宋词选释》)

【总案】 作者所写《浣溪沙》共八首,此为其六,写的是在楚地临别前夕的一次筵会。诗人着力写筵会之盛大,席间散发着麝香兰草的轻烟,作陪的佳丽一簇一簇,烛光照耀如昼,弦歌之声不辍。显出设宴主人之盛情,也反衬作客者之尊贵。大概这是当时官场的排场。然而,在这种热闹的气氛中,主人公却没有欢乐之情,他感到“不堪离恨”,最后用“月高霜白水连天,”以景作结,情蕴深长。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