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经典诗句/徐君宝妻

徐君宝妻

汉上繁华,江南人物,尚遗宣政风流。绿窗朱户,十里烂银钩。一旦刀兵齐举,旌旗拥、百万貔貅。③长驱入,歌台舞榭,风卷落花愁。④ 清平三百载,典章文物,扫地俱休。⑤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⑥破鉴徐郎何在?⑦空惆怅,相见无由。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⑧【注释】 ①汉上:指江汉流域,南宋时是商业经济很发达的地区。江南:泛指南宋国土。宣政:宣和、政和,都是北宋末年徽...

汉上繁华,江南人物,尚遗宣政风流。绿窗朱户,十里烂银钩。一旦刀兵齐举,旌旗拥、百万貔貅。长驱入,歌台舞榭,风卷落花愁。 清平三百载,典章文物,扫地俱休。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破鉴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

【注释】 ①汉上:指江汉流域,南宋时是商业经济很发达的地区。江南:泛指南宋国土。宣政:宣和、政和,都是北宋末年徽宗的年号。②十里:杜牧《赠别》:“春风十里扬州路。”烂银钩:辉煌的银制帘钩,代指华美的房屋。③貔貅:指元军。参见汪元量《六州歌头》注⑦。④歌台舞榭:供指南宋歌舞繁华的大都市。风卷落花:喻元军入侵,国破家亡,已身遭掳迫。落花即指己身。⑤三百载:指北宋建国至南宋灭亡(960—1279)共三百多年。这里举成数。典章:制度法令。⑥“幸此身”二句;即指被掳迫至杭。⑦破鉴:破镜。徐郎:指自己丈夫徐君宝。这里用徐德言的故事,一语双关。详见刘辰翁《《宝鼎现·春月》注⑨。⑧岳阳楼:在今湖南省岳阳市洞庭湖边上。是作者故乡。

【译文】 江汉流域,昌盛繁华;江南故国,人才如云。还遗留着徽宗宣和、政和年间的流风余韵。绿色的绮窗,朱红的门户,十里长街,高楼成片。银色的帘钩,光亮如雪。一旦兵连祸结,旌旗簇拥着敌国的百万军士,长驱直入。狂风卷过,昔日的歌台舞榭,落花纷纷,愁苦欲绝。

太平盛世三百多年,规章制度,人才文物,扫地而尽,烟消云灭。我虽侥幸没有被掳北去,却也依然客居在南方的杭州。破镜徐郎今在何方?空自懊恼怨恨,没有办法再度相见。从今以后,只有断魂飞越千里,夜夜回归到故乡岳阳楼。

【集评】 元·陶宗仪:“徐君宝妻某氏,亦同时被虏来杭,居韩蕲王府。自岳至杭,相从数千里,其主者数欲犯之,而终以巧计脱。盖某氏有令姿,主者弗忍杀之也。一日,主者怒甚,将即强焉,因告曰:‘俟妾祭谢先夫,然后乃为君妇不迟也,君奚用怒哉!’主者喜诺。即严妆焚香,再拜默祝,南向饮泣,题《满庭芳》一阕于壁上巳,投大池中以死。”(《辍耕录》卷三)

清·陈廷焯:“上半言往日繁华,销归一梦。深责在位诸臣,不能匡扶,酿成祸乱。下半言典章虽失,大义自在,今日有死而已。词严义正,凛凛有生气。”(《别调集》卷二)

清·王闿运:“写兵乱国亡,正是不相干人语。非吴梅村所得借口,亦非赵子昂所能说也。”(《湘绮楼评词》)

现代·刘永济;“此乱离中人民自言其遭遇与苦难之词。……其词首言南宋上下忸于一时之繁华,但追求享乐,以致一旦敌军入境,无能抵御者,而昔日之繁华,遂如‘风卷落花’,言外有一种愤恨情绪。后半阕即叹国家之‘典章文物,扫地都休,复伤此身被掠,故夫已无缘再见,乃决意自杀。’读‘此身未北,犹客南州’与‘断肠千里,夜夜岳阳楼’之句,知其有生为南宋人,死为南宋鬼之意。”(《唐五代两宋词简析》)

【总案】 这是一位亡国女子在被劫殉节之际,写下的绝命词。她回顾了南宋昔日的繁华鼎盛,一直推想到北宋当年安宁和平的生活。愤慨铁蹄南侵,如风卷落花,南宋小朝庭不堪一击,叹息丈夫生死不明,无由相见。词人品格坚贞,胸襟宽大。全词纵横时空,包举涵括。将个人遭际与历史变迁紧紧联系在一起,悲悼文明惨遭蹂躏。这也是南宋小王朝的一篇挽词。凄婉哀怨,深沉悲凉。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