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经典诗句/温庭筠《梦江南·梳洗罢》注释、译文、赏析

温庭筠《梦江南·梳洗罢》注释、译文、赏析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注释】 ①脉脉:含情欲伸的样子。白苹洲;长满白苹的汀洲。【译文】 我梳洗完毕,登上望江楼,独自倚着栏干,满怀希望地等候。可是眼前千百张风帆过尽,都不是他的归舟。只见那落日的余晖含情脉脉,楼前的江水东去悠悠。啊!眼看当年分手的白苹洲,我肝肠寸断难回头!【集评】 明·沈际飞:“痴迷摇荡,惊悸惑溺,...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注释】 ①脉脉:含情欲伸的样子。白苹洲;长满白苹的汀洲。

【译文】 我梳洗完毕,登上望江楼,独自倚着栏干,满怀希望地等候。可是眼前千百张风帆过尽,都不是他的归舟。只见那落日的余晖含情脉脉,楼前的江水东去悠悠。啊!眼看当年分手的白苹洲,我肝肠寸断难回头!

【集评】 明·沈际飞:“痴迷摇荡,惊悸惑溺,尽此二十余字。”(《草堂诗馀别集》卷一)

明·卓人月、徐士俊:“朝朝江口望,错认几人船。”(《古今词统》卷一)

清·潭献:“犹是盛唐人绝句。”(谭评《词辨》卷一)

清·陈廷焯:“绝不着力,而款款深深,低徊不尽,是亦谪仙才也!吾安得不服古人?”(《白雨斋词评》)

近代·李冰若:“‘过尽’二语,既极怊怅之情,‘肠断白苹洲’一语点实,便无余韵。惜哉,惜哉!”(《栩庄漫记》)

【总案】 本篇与上篇内容相同,但在艺术上更为出色。在构思上不是一般地抒发相思之苦,而是具体地写思妇等候远人归来而失望的过程。从着意修饰,独倚江楼到归帆不见,肠断苹洲,思妇的情绪发展脉络分明,其期待之热烈,久候之焦急,失望之悲哀无不如见肺腑,恻恻动人。而斜晖脉脉,江水悠悠,运用以景写情的手法,哀怨之中复杂以温馨,极具艺术魅力,确实令人有“黯然魂消”之感。同时词人运笔举重若轻,全篇生动自然,一气呵成,而又深沉凝炼,耐人咀嚼,允为词中上乘之作。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