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9日星期五
首页/自信励志/阅读方法:三角式积累阅读法

阅读方法:三角式积累阅读法

三角式积累阅读法三个几何基本图形,想来人们并不陌生,它们分别是圆、正方形、三角形。这里暂且抛开其纯数学上的含义,就人们读书积累知识的形态而言,可以形象地勾勒出三种人群——圆形知识结构的人、方形知识结构的人、三角形知识结构的人。圆形知识结构的人,知识容量大,但是各科用力平均,没有专业方向。此种类型的人犹如一则谚语所言,是“样样都抓,门门不精”的尴尬类型。方形知...

三角式积累阅读法

三个几何基本图形,想来人们并不陌生,它们分别是圆、正方形、三角形。这里暂且抛开其纯数学上的含义,就人们读书积累知识的形态而言,可以形象地勾勒出三种人群——圆形知识结构的人、方形知识结构的人、三角形知识结构的人。

圆形知识结构的人,知识容量大,但是各科用力平均,没有专业方向。此种类型的人犹如一则谚语所言,是“样样都抓,门门不精”的尴尬类型。

方形知识结构的人,对好几种技能的了解都超过了普通的水准,但是却不足以形成有别于他人的专业特征。罗曼·罗兰曾讲过,“与其花许多时间和精力去凿许多浅井,不如花同样的时间和精力去凿一口深井”。如果说以凿井来比喻知识的精深的话,那么方形知识结构的人就是犯了“花许多时间和精力去凿许多浅井”的错误。

三角形知识结构的人,其知识积累形态呈上尖下宽形,是阅读广泛、知识面广而且对一门学科掌握得非常精深,足以超出他人的类型。有一则谚语讲得好:“聪明人接触所有的知识,但他是以精通一门来认识世界”。三角形知识结构的读书人就是“接触所有的知识”、“以精通一门来认识世界”的典型。

以三角形知识结构的方式来读书,就是我们这里要讲的“三角式积累阅读法”,我国现代著名编辑和政论家邹韬奋就是这种使用这种读书方法的典型代表。

邹韬奋上中学的时候,学校国语课主要讲的还是古文。他求知欲很强,不满足于课堂上老师所教的几篇范文,于是把清人编的厚厚75卷的《古文词类纂》及《经史百家杂抄》和唐宋八大家个人的文集统统搜罗来,从头至尾地看。这中间,他发现自己比较喜欢的文章,就反复阅读。

按照邹韬奋这种方法读书,所要读的书被分置在三个不同的层次上:第一个层次是浏览,在浏览中发现必须再看一遍的书或一部书的若干章节;第二个层次是略读,在略读中找出自己必须反复精读的书或一部书的若干章节;第三个层次是精读,即反复研读由前两个层次择取出来的自己“最喜欢”的书或章节。

这样,读书的时候,便不再是不分良莠,平均用力,而是在广泛博览群书的基础上,精读最重要的部分。所读的书,经过层层精拣,形成了一种“三角式”的积累。最底下的一层最大,是一次性浏览的;第二层小一些,读的比第一层精一些;第三层、第四层更小,而读得也更精。越往上,书的数量越少,重读的遍数则相应越多。

另外,如果仔细琢磨一下我国的读书教育方式,可以发现,它其实也是一种“三角积累式”教育方法。小学到中学是以博为主的读书教育;进入大学以后,按照专业的不同,学习的范围缩小到一个专门的方向;之后,再到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其学习的范围进一步缩小,其研究学习的范围缩为一个点或一个方向,其专业的水准则可达到极高点。这样就形成了一种上尖下宽的“三角式积累”的学习系统。正是这种外在的教育学习系统,让人们在读书中也不知不觉地遵循着“三角式积累”的规律。“三角式积累阅读法”既广博又连接精深,既有开阔的阅读视野,又连接精髓的专门攻读。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诗文选原创或收集发布,欢迎转载